“欢乐女神圣洁美丽/灿烂光芒照大地!/我们心中充满热情/来到你的圣殿里!”正午时分站在波恩老市政厅前的广场,耳畔响起的不是德国城市常见的教堂钟声,而是贝多芬《欢乐颂》的旋律。今年是这位诞生在德国波恩的伟大音乐家250周年诞辰。

图为6月28日,人们在德国波恩举办的音乐会上欣赏波恩贝多芬交响乐团带来的表演。(图片来源:新华社)

中新社报道,在介绍德国为其筹备的约1000场大型纪念活动时,德国联邦文化和媒体国务部长莫妮卡·格鲁特斯形容贝多芬是“最著名的德国人”。尽管新冠疫情当前,众多纪念活动不得不延期或取消,但波恩无疑仍是全球纪念贝多芬250周年诞辰的中心。而修葺一新、重新对外开放的贝多芬故居则是理解大师生平和创作的最佳入口。

路德维希·凡·贝多芬的确切出生日期已不可考。一般认为,他于1770年12月出生在波恩老城“波恩巷”20号一栋高三层、粉色外墙的巴洛克时期住宅。这里如今作为贝多芬故居博物馆对外开放。

贝多芬在教堂受洗时的登记簿、在波恩宫廷乐队时使用过的中提琴、创作第九交响曲第三乐章时用过的小本子……故居内一件件展品将人们带回到贝多芬21岁前那个充满变革的时代:当时,法国大革命“自由、平等、博爱”的启蒙思想也影响到尚未实现统一的德国和生活在其中的贝多芬。

21岁时贝多芬前往当时欧洲古典乐群星璀璨的维也纳,师从海顿。这一时期,贝多芬创作了后世最为耳熟能详的一系列作品:《D小调第九交响曲》《田园交响曲》《迪亚贝利变奏曲》等。

在故居最上层,摆放着贝多芬的四个听筒。晚年的贝多芬经历了逐渐失聪的巨大痛苦。在与病痛的抗争中,贝多芬创作了《命运交响曲》。故居特地提供了一个手机APP,让参观者可以“通过贝多芬的耳朵”听到充满耳鸣声、模糊喑哑的《命运交响曲》。

走出故居,贝多芬的身影无处不在。从老市政厅门口到老城内的店铺,人们总能在不经意间与形式各样的贝多芬雕像、招贴画、纪念品偶遇。

“你的力量能使人们/消除一切分歧,/在你光辉照耀下面/四海之内皆成兄弟。”

今天的波恩除了以“贝多芬城”著称,还是德国唯一一座“联合国城”。1945年以来,曾在统一前作为西德首都的波恩见证了从德国分裂到加入欧盟,以及最终实现两德统一、还都柏林的全过程。《欢乐颂》也被定为欧盟盟歌,象征着欧洲一体化百年梦想所取得的现实成就。

20世纪90年代以来,随着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UNFCCC)秘书处等机构相继落户于此,波恩逐渐成为了全球气候多边进程的主要舞台。2017年联合国气候大会在波恩举行,会场上摆放的贝多芬像成为了各国代表最熟悉的“波恩人”。

贝多芬的影响早已超越了时间、空间和艺术形式,以至于近年大热的探究人工智能的美国科幻剧《西部世界》也借安东尼·霍普金斯之口表达致敬:“贝多芬从未死去,他只是化为了音乐”。

记者离开波恩时,德国疫情已开始反弹。短短数周,第二波疫情和二度“封城”已成为当地舆论热议的话题。

“我认为,疫情带来的疏离感反而强化了纪念贝多芬诞辰这一主题。”贝多芬故居博物馆负责人马尔特·伯克尔表示,人们并未因此失去对贝多芬的热情,现实恰恰相反——疫情期间全球各地的“阳台演奏会”和线上演出中,贝多芬的曲目扮演了重要角色。

(编辑:季节)




声明: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