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屏2020-10-20 07.43.27.png
法国历史老师塞缪尔-帕蒂(Samuel Paty)给中学生讲解言论自由特意举出先知穆罕默德漫画事件引发恐怖分子屠戮的事例做说明,他可能是在暗示,言论自由是珍贵的,有时为了捍卫它,甚至可能会付出生命的代价。就在这堂公民教育课上过几天之后,一名年仅十八岁的伊斯兰恐怖分子把他杀害了,而且使用的是原始人类使用过的最残暴手段---斩首。

杀人舆论是如何酝酿的

现在大致理出来这位居住在距离事件发生地80公里以外的Évreux的刽子手---车臣难民,是如何知悉巴黎北郊小镇孔夫朗-圣奥诺里讷(Conflans-Sainte-Honorine)一所普通的中学的一位老师因讲述穆罕默德漫画事件引发的风波的:周一,10月12日,帕蒂在课堂展示伊斯兰先知漫画之前,告诉那些不愿意看到这张漫画的学生可以暂离教室。课堂上一位学生回家后把这件事告诉信仰伊斯兰的父亲,他的父亲先后三次通过社交网络呼吁驱逐老师,勒令学校开除老师,他直指老师是“流氓”,他呼吁所有的穆斯林同他一样站出来检举,他的视频在一定的人群中间产生爆炸性效应,他们根本不管那堂教学课的内容是什么,先知漫画事件与老师所讲主题的关系,而只注意到了那个暴怒的面孔,并把这张暴怒的面孔转播开来;接着是一个号称“反对仇视伊斯兰协会”的组织抓住这件事大肆宣扬,这个协会不关心事件的真相,只相信暴怒家长的一面之词,呼吁大家站出来揭发;接下来的事众所周知,一位颇有名声,常常鼓吹伊斯兰主义的伊玛目拿这件事大做文章,称绝不能容忍这样的事在法国发生,意味着绝不能容忍老师们继续教授?

杀人犯如何找到老师的

从事后检索杀人犯的脸书内容来看,这件事很快通过脸书传到18岁屠夫居住的城市。星期五,10月16日,他准备了一把厨房用的长刀,可能搭上两位同伴的汽车,然后乘坐火车到了目的地。他的作案手段与一般伊斯兰极端分子不一样之处,在于兜里装了几百欧元,来到学校门口,用钱来收买学生,打听那位老师的长相,上下课以及离校的时间,回家的路线等等,他掌握了一切必要的条件,在老师回家的路上,出其不意地下手。

伊斯兰恐怖分手形成的环境从来不是独立的,法国在为恐怖主义付出多少人命代价后,难道刚刚清醒?这件斩首血案残忍的程度让法国的所有派别都坐不住了,即使被指控与“反对仇视伊斯兰协会”眉来眼去的极左组织“法国不屈服”也一样。被指称“伊斯兰-极左翼”的该组织领袖梅郎雄意识到这一血案正在向法国最重要的价值--言论自由挑战,他必须在赞成与否认之间作出选择,今天,法国人从他嘴里听到一句很难听到的话,他谴责暗杀行动是“极端伊斯兰恐怖主义行动”,他甚至以在左派通常看来很“出格”通常会被视为极右翼的方式表述:“我认为车臣社群成了法国的问题”,他呼吁驱逐所有推行伊斯兰极端政治行为的车臣人。

左翼天使主义受质疑

在这个在法国为说一句话都要牺牲头颅的时刻,梅郎雄也许要赶紧与被右翼和极右翼指控的“天使左翼”划清界限。他的讲话产生了冲击波,一位内阁成员对法新社表示,否认暴力,那些左翼政党以及伊斯兰极左翼支持孤狼理论者,以及否任在法国存在着正在强势上升的有组织的有宣传力量的政治伊斯兰势力的一翼失败了,梅郎雄抛弃了本阵营的这一部分人马。但是,前总理瓦尔兹指控梅郎雄对伊斯兰政治势力的恭维和软弱负有极大责任。法国右翼和极右翼再次提出惩治伊斯兰极端分子的方案,尽管右翼执政时并未很有效地应对法国的伊斯兰势力。共和党党团负责人阿巴德认为,这一恐袭攻击到了共和国最神圣之处--学校,这已经不是分裂主义行动,而是宣告战争。

法国政府星期一发起了一系列针对伊斯兰极端分子的行动,法国总统马克龙表示,从今以后,要让恐惧改换阵营。周一晚间,当局拒押15人,其中四名初中生,反恐检察官昼夜不停地讯问,查找车臣恐怖分子与可能的合谋人的蛛丝马迹。根据接近调查的消息,帕蒂老师被一到几位被钱收买的初中生向杀手指认,法国内政部长达曼宁认为帕蒂被前面提到的那位学生和家长发出的伊斯兰教令瞄准,两人现已在押。内政部长还要求93省省长周一晚上立即封闭巴丹清真寺,因为该清真寺通过其脸书传播一个指名道姓攻击帕蒂老师的视频。

法国政府盯上了“反仇视伊斯兰”协会

周一晚上,马克龙总统召集国家安全会议,宣布阻止伊斯兰分子“继续在法国高枕无忧”的计划。星期一,内政部长表示,政府正在调查51个接近伊斯兰极端政治的协会,其中十几个包括最出名的“反对仇视伊斯兰”协会政府将下令解散。 这一协会被认为打着反对仇视伊斯兰的名义,行设法阻挠任何批评伊斯兰的言论 之实。而且,在本次事件中,该组织被指除了热衷传播不负责任的攻击帕蒂老师的视频,呼吁所有穆斯林站出来之外,还发出了“再也不能容忍 ”之类的威胁。

法国总理表示,恐惧和愚昧永远不会得逞,他宣布另外的行动计划,尤其是打击“与共和国为敌”的协会,以及全力清除网络播撒仇恨。

在周日爆发一系列自发游行和悼念活动之后,法国人激动的心情远远不能平静。星期一,不少伊玛目从法国各地来到出事的中学门口,表达他们的“愤怒”和“耻辱”。

也有观察人士质疑,法国,又一次遭受恐怖分子袭击,又一次被痛苦的情绪包裹,现在竟发展到老师的头颅都被肮脏的手砍掉的地步,法兰西会不会在悲痛过去之后,再一次漠视极端伊斯兰分子的可见的不可见的撕裂共和国的罪行?人们正在盯着政府的行动。

来源:RFI



声明: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