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时报原野编译】法国总统马克龙表示,法国要“出硬手”打击恐怖主义。10月19日,马克龙在爱丽舍宫接待被极端伊斯兰恐怖分子残忍杀害教师帕蒂的家人,对他们表示慰问,并与他们一同商讨关于周三全国哀悼日相关事宜。18日,马克龙总统召开特别防务会议,决心这次一定要使出点硬手段,打击极端化分子。

19日,宗教界人士在被害教师生前供职的学校前对其表示哀悼。(法新社图)

16日,巴黎郊区历史地理教师帕蒂因给学生看《查理周刊》刊登的“先知漫画”而被残忍斩首。

拘押15名涉案人员 包括初中生

截至19日,警方已拘押15名与极端势力有关联的嫌疑人,其中包括4名初中生。

消息人士称,凶手Anzorov曾给一名或多名初中生钱,让他们指认帕蒂老师。此外,在19日新逮捕的人员中,有一人曾因恐怖主义被判刑,他曾“在案发前主动联系”Anzorov。

另据BFMTV新闻台消息,Anzorov曾联系过发布仇恨视频的学生父亲和另一则视频的发布者伊斯兰激进主义者Abdelhakim Sefrioui。

驱逐231名激进分子

19日,法国内政部长达马南在Europe1电台上宣布,将驱逐231名列入“预防恐怖主义性质极端化行动”监视档案(FSPRT)上的在法外国人,其中180人已关押在监狱中,剩下的51人即将被抓捕。

达马南指出,法国情报部门监控的极端伊斯兰分子约有2.2万名,很多已被驱逐出境,仍有8000人活跃在法国境内,其中600名是非法滞留的外国人,大部分在监狱服刑,刑满后将被驱逐。

不过,内政部长解释说,有一些人“不可驱逐”,如利比亚、叙利亚人,因为“我们不能把这些人赶回战争国家”,但他强调,情报部门将继续对这些人严密监控。

另外,驱逐也并没有想象中那么简单。内政部长指出,一些被驱逐人员来自北非、俄罗斯,以及一些非洲国家,这些国家与法国有正常的外交关系。“有时候会涉及外交问题,要驱逐某个人,对方国家必须愿意接收才行,要有我们所说的‘领事通行证’。”达马南表示,还在与上述国家以及东欧国家进行进一步外交交涉。

格勒诺布尔-阿尔卑斯大学法学教授Serge Slama向Franceinfo介绍说,如果一个外国人没有法国合法居留,是可以被驱逐的,但欧洲人权法院规定,若该人可能会在目的地国家受到虐待,则不能被驱逐。

关于达马南所说的“领事通行证”,Serge Slama指出,要驱逐一个没有护照的外国人时,就需要这份文件。内政部长上周刚刚前往摩洛哥,就是为了摩洛哥政府接收被法国驱逐的9名无证极端分子。

“追逼”“撼动”极端伊斯兰运动

此外,达马南还宣布,将对“极端化分子、协会和机构”进行打击。国家将对51家机构每天进行检查,包括学校、文化场所、团体和协会等。

内政部长表示,今后对这些机构每天都要进行20多次行政检查,来“追逼”和“撼动”伊斯兰主义运动。

希望取缔多个“极端化”组织

内政部长明确指出,希望能取缔“法国反对仇视伊斯兰团体(CCIF)”和伊斯兰主义非政府组织BarakaCity协会。

19日,达马南在推特上重申希望取缔CCIF和BarakaCity协会。

据BFMTV新闻台介绍,CCIF团体成立于2003年,自称旨在为仇视伊斯兰行为的受害者提供司法帮助。

据BFMTV新闻台介绍,非政府组织BarakaCity协会成立于2010年,自称旨在帮助贫困穆斯林。该协会的创始人Idriss Sihamedi上周日因网络骚扰RMC电台专栏编辑Zohra Bitan被逮捕。

达马南强调:“法国反对仇视伊斯兰团体CCIF显然与本案有牵连”。达马南说,在网上发布视频的学生父亲依据“伊斯兰教令(fatwa)”对教师发起指控,并提到“法国反对仇视伊斯兰团体,而该协会一边拿着国家的补助、享受着国家的减税政策,一边指责国家仇视伊斯兰团体……我们有证据可以证明,这个协会是共和国的敌人”。

CCIF协会在惨案中扮演角色?

“法国反对仇视伊斯兰团体(CCIF)”称其宗旨是为仇视伊斯兰行为的受害者提供司法帮助。

10月7日,受害教师所在学校的一名女生的父亲Brahim C.在自己的脸书页面上号召“兄弟姐妹们”,“给学校、CCIF协会、学区监察,以及教育部甚至总统写信”。10月11日,Brahim C.再次呼吁,“如果您支持我们、想帮助我们起诉,那就快和我们一起说‘不!不要碰我们的孩子!’快联系CCIF吧!”,并留下CCIF协会的联系电话。(据《观点》杂志报道,与Brahim C.在视频中所说不同,其女儿并未在帕蒂老师的道德与公民教育课堂上。)

Thibault de Montbrial律师18日在Europe1电台上表示,CCIF协会“可疑”,并要求“立即取缔”。当天,“#CCIF的伊斯兰主义分子”和“#取缔CCIF”两个话题词先后上了法国推特热搜。

CCIF则发推特表示受到死亡威胁,而且成为仇恨目标。不过除了恶意言论,该组织也开始收到越来越多支持者发来的信息。

不过,CCIF协会方面已向《世界报》明确否认该协会曾转发Brahim C.的帖文和视频。协会称,曾于10月10日收到Brahim C.的电话,协会当即建议其“删掉视频,以便心平气和地研究该问题”。协会表示,“90%的情况都是依靠调解来解决的”,除了“记录电话投诉”,协会没有针对涉事教师和学校采取“任何其他动作”。

该协会前执行会长穆罕默德Marwan Muhammad表示不解:“他们的目的就是千方百计把CCIF扯进去,因为他们就是想弄死协会。但我想不到他们有什么司法依据来取缔。”

参加悼念集会的退休数学教师Farid也表示:“不管同不同意(协会的)路线,绝大部分穆斯林还是把(CCIF)看作唯一的维权机构,取缔协会肯定会被认为是对穆斯林的打压。”

消息人士称,法国总统正在考虑取缔CCIF协会。但该人士同时表示:“(真取缔的话)那可是件大蠢事!这么做只会制造无意义又危险的强烈反弹情绪,事实上这协会也代表不了几个人。”

《世界报》还指出,与“L.E.S. Musulmans”其他宗教文化协会一样,CCIF实际上和政府始终保持着一定的联系。CCIF前执行会长、“L.E.S. Musulmans”平台现任负责人穆罕默德辟谣说,“L.E.S. Musulmans”和CCIF并无意与伊斯兰身份认同非政府组织BarakaCity合并:“我们与BarakaCity不同,而且在方法上也有分歧,说我们要合并是赤裸裸的谎言。”

彻查网络仇恨言论

达马南宣布将在第一时间在全法范围内加强学校安保措施,同时,还将对网络散布极端化信息展开调查。

法国总理卡斯泰表示,“恐惧和蒙昧主义永远不会得逞”,并宣布将会采取一系列措施打击“共和国的敌人”和“网络仇恨言论”。

达马南称,自从教师被斩首惨案发生后,警方已启动80份与案件相关的申诉调查,均为“受害教师自讨苦吃”之类、为恐怖主义辩论的言论。内政部长透露,警方从周一早上6时起在全法范围展开行动,对被情报部门密切关注的数十人进行行政和司法检查,这些人均有传教、在网上散布信息等极端化的“微弱迹象”。

19日,法国伊玛目协会主席Hassen Chalghoumi表示,学生斩首老师这类野蛮极端行为无论是在学校还是在法国,都没有存在之地,即使是在巴格达、阿富汗都不存在这样的事情,这是人类的耻辱。他说:“我要告诉家长们:’你们清醒一点’,他们必须监督自己的孩子,不要让这代年轻人成为仇恨的一代。”此外,他还强调在法国的大部分穆斯林对法国拥有很深的感情。

(编辑 :夏雨)




声明: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