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大利《华人街》消息:意大利一小镇副镇长日前向晚邮报“哭诉”在自己美国治疗新冠肺炎的经历。在纽约市短短半个月的治疗,他累计收到账单超10万美元。

Screenshot 2020-10-16 at 20.50.59.png

阿扎诺圣保洛(Azzano San Paolo)小镇位于伦巴第北部,恰巧隶属在意大利疫情最惨烈的贝加莫市镇。

2月28日,这个不到8千居民小镇的副镇长弗朗切斯科·佩尔西科(Francesco Persico)因为所处公司纽纽约约市一座大楼的建造事宜,和同事飞往大西洋一侧的大苹果城。

“抵达美国一周后,我开始出现感冒,但我按照普通流感处理,服用了常见感冒药,可三,四天过去后,仍不见好转,开始伴随有头晕。但周天我还是和同事抽空,去看了场篮球赛。”

当时,意大利贝加莫市镇的疫情已有爆发态势,但美国一侧的平静没有让佩尔西科联想到新冠病毒的字眼。

“等到周一,我体温开始窜升,我的一个同事察觉到了异样......他们很快向下榻的酒店报告,但酒店不愿派医生前来......没有办法,我的同事只能拨打了911”

911紧急热线处理的迟缓,让习惯了意式温吞水作风的佩尔西科也大为光火。

persico-kivf-u32202882455zyg-1224x916corriere-web-bergamo_656x492.jpg
佩尔西科在重症监护室接受治疗

“我等救护车足足等了半小时,医护人员带我到了传染病房。刚开始他们身着保护服,把我晾在病房,我只能从玻璃窗外汪到走廊。随后头戴氧气罩的工作人员进来,将我转送到了重症监护室......”佩尔西科在重症监护室中,体温最高达到过41度,一度依赖呼吸机换气,索性各项指标稳定,远没到危及生命的程度。

从3月9日入院到3月25日出院,佩尔西科一共瘦去12公斤,但并非所想的病痛折磨到致,而是医院恼人的伙食。

“医院给重症病人提供的餐食是:汉堡,炸薯条和洒满蕃茄酱的披萨!我完全没有胃口,一出院我就奔向了超市,去购买食品。”

在佩尔西科呆在纽约Mount Sinai医院17天的隔绝时光中,新冠病毒已开始在不设防的城市滋蔓。

106422555-1583259621140gettyimages-1210144923.jpeg

出院那天,没有一个院方工作人员要求佩尔西科进行核酸检测,确保一万,只燎燎说让他在宾馆隔离七天。

佩尔西科回到先前入住的酒店,发现大堂正在分发逐客卡片,上面写着政府要求客人迅速离开。作罢,佩尔西科转至第二家宾馆,但待遇如出一辙......最终在4月4日,佩尔西科搭上了意大利航空的撤侨包机,返回祖国。

时隔6个月,佩尔西科接受了意大利晚邮报的采访。面对镜头,他第一个问题就是

“我钱都花在哪“

在从包里拿出的一沓账单和保单中,佩尔西科说他在美国17天的住院治疗中,总共花费超过10万美元,单在重症监护室一日的开销就超过8000美元。

“可不止10万美元,要想,我从宾馆到医院,救护车800米的距离就要了我2500刀!”

佩尔西科坦诚他当时极度恐慌,账单的负担远胜过病魔的缠身,尤其是在他读到保险单上写着一条:在世卫组织宣布新冠肺炎为世界流行性疾病后的住院费用,保险公司不予赔付。

万幸,在住院后的第4天,世界卫生组织干事谭德塞方宣布新冠疫情构成“大流行病”,佩尔西科的保险公司最终支付了相关治疗费用。

在没有全民医保制度的美国,不是所有民众都像意大利人佩尔西科这样走运。

财经网站Marketwatch报道,美国住院患者的医疗费用中位数在14366美元,而非住院患者的费用中位数也达到了3045美元。

今年3月,新冠肺炎疫情之初,在美国国会一场听证会上,加利福尼亚州民主党众女议员凯蒂·波特就曾质问美国卫生官员如何解决新冠肺炎单检测一项价格过高。

凯蒂·波特当时说,仅初步计算,新冠病毒单次检测就需要花费1331美元。这还没加上隔离病房4000美金一天的费用,如此高昂的费用会让普通家庭望而却步。

现实也的确如此是,财新网报道40%的美国人掏不出400美金的紧急支出,去年有33%的美国人选择放弃治疗。

8月,今日俄罗斯报道,同在纽约感染了新冠肺炎的普通人珍妮特·门德斯,在入院治疗一个月后终于康复出院,但家中目前收到的账单总额高达近40万美元,约合人民币273万元。

251314b1-40c0-404f-a227-5b785f5cb764_zsize.jpg

珍妮特·门德斯在采访中说:

“政府说别担心,如果你感染了新冠肺炎,我们会帮你支付医院的账单。那为什么我感染了新冠肺炎之后,要承担这么一大笔费用,我得的是新冠肺炎,又不是什么别的病。”

根据估计,目前有2800万的美国人处于医保覆盖的“盲区”,还有更多的人面临保额不足的窘境。对于珍妮特·门德斯他们而言,治疗新冠所产生的医疗债务,或许会伴随终生。

采访最后,晚邮报问佩尔西科在美治病是否获得了一些心得或是教训。

“最大的愤怒在于对待病毒的轻率和否认病毒的存在,病毒还没过去.....特朗普的对策?就靠他漂白剂的出路?”佩尔西科答道。

新冠病毒并未破坏美国,它只是揭开了已经坏掉的东西。


——意大利华人街zior编译

logo.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