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时报周文仪编译】据法新社9月17日报道,法国歌剧女高音克洛艾·布里奥 (Chloé Briot)指控一名男同事性侵。布里奥自称勇于打破歌剧界的“保密禁规”。

其他一些女歌唱家也有同样的遭遇,但因担心失去角色和影响自己的职业前途而保持沉默。布里奥的行动有点像去年年底指控一名导演性侵的法国电影女演员阿黛尔·埃涅尔(Adèle Haenel)。

“我也是受害者”运动(#MeToo)爆发后,近三年来,歌剧界和音乐界也未能幸免,一些受害人挺身揭发一些名人的性侵行径。其中最轰动的案子涉及世界著名男高音多明哥(Placido Domingo)。

一些著名的乐团指挥家如詹姆斯·莱文(James Levine,纽约大都会歌剧院乐团指挥)和夏尔·迪图瓦(Charles Dutoit),在受到性侵指控之后,被停职或被解雇。

图右为克洛艾·布里奥2012年在演出中。(法新社图)

在法国也有一些受害者开始发声。在克洛艾·布里奥的案子中,引人注目的是,法国文化部9月初向检察官通报之后宣布,文化部将采取“警报、预防、协助受害人的工作,预定2020年底做出结果”。

“不想弄得乌烟瘴气”

8月17日,克洛艾·布里奥在《音乐家通讯》(La lettre du musicien)杂志中指控在歌剧《水灾》(L'inondation)中担任主要角色的一位男中音重复抚摸其性部位。这出歌剧由Joël Pommerat创作,2019年10月在巴黎首演,随后在雷恩(Rennes)和南特(Nantes)演出。

布里奥表示,在巴黎演出期间,她“不想把演出弄得乌烟瘴气”,所以什么也没说,后来在雷恩才说出来。

她坚称,在两个亲密的场景中,男演员所做的动作逾越了导演提议的动作。她于今年3月在贝藏松(Besançon)提出了控告,检察院5月15日以性侵罪嫌启动了预备性调查。按布里奥使用的字眼,她揭露该案,打破了歌剧界的“保密禁规”(黑手党之间保持缄默的禁规)。

这名男中音则反控布里奥“诬告”。

贝藏松检察官芒托(Etienne Manteaux)表示,对布里奥女士的指控,“需要规范标准,需要了解在什么样的范围,演员在舞台上的表演动作能够构成性侵罪行”。

“保持缄默的职业”

另一位30来岁不愿公布姓名的女高音提到了“发声”的困难。“我们想要工作”。她称赞“克洛艾·布里奥非常勇敢,但也为她担心,因为这有点是自杀”。

她叙述,在她15岁的时候被一名声乐教师性霸凌。“我去跟一位女老师诉苦时,她告诉我‘这是一个你要保持沉默的职业”。还有“我19岁的时候,有一名乐团指挥,每次我遇到他,他都把我抵住墙上强吻我”。

她强调,大部分的男搭档在舞台上都非常尊重女性,“尤其新的一代”。但她提到了在职业生涯初期的“灰色地带”。“这是非常暧昧的阶段,我当时年轻,有男性对我感兴趣时我会很高兴”。

“一位乐团指挥对我说:‘你唱得很好,人又漂亮,这个音乐节我有一些入场券,只需要你对我好’”。“在一些音乐晚会上我也会收到一些短信。我们不想冒险拒绝一个有影响力的人”。

主张女男平等的女导演贝古(Chloé Bégou)说,“一个女演员在舞台上吃了暗亏被性侵,必须继续演下去,要坚强担当。当80个人在一起排练时,不能轻易停下来”。

演出《水灾》歌剧的三家歌剧院表示在此方面将加强保护演出人员,“防止失控行为,受害人发声时,不会冒任何冒险”。

巴黎喜剧歌剧院(Opéra-Comique)院长芒泰(Olivier Mantei)立刻采取了行动:2023年《水灾》再次演出时,被指控的男中音被停用,克洛艾·布里奥仍继续担纲。

(编辑 :夏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