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时报网】9月11日,英国与日本签署了自由贸易协定。这是英国“脱欧”后与其他独立经济体达成的首个自由贸易协定,在与欧盟、美国谈判面临重重阻碍之际,这份协定意义重大。一方面,它体现了英国想要与其他经济体达成协议的决心和能力,为日后加入全面与进步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CPTPP)铺平道路;但另一方面,英日自贸协定也成为英欧谈判的“范本”与借鉴,或削弱英国在欧盟方获得的自由和权利。

与欧盟、美国谈判受阻 英日协定证明了英国的能力

英国“脱欧”后,与欧盟的贸易谈判一直是全世界关注的焦点问题。但双方谈判进展缓慢,对于很多问题分歧严重,且没有妥协的态度。就在英国与日本达成贸易协定时,英欧还因北爱尔兰边境问题争执不下。

另一边,英国与美国的谈判也一波三折。据北京财新网报道,自2020年5月起,英美双方开启了三轮谈判,在原产地规则和知识产权的讨论上略有成果。但随着新冠疫情的蔓延和美国总统大选的逼近,美国政府对与英国达成自贸协定的兴趣也在减弱。

在此情形下,英国与日本仅用3个月的时间就完成的自贸协定,其意义已远高于协定内容本身。

日本经济产业省在通告中称,在新冠疫情的影响下,世界贸易投资停滞、各国保护主义抬头,日本和英国此时达成全面高水平的贸易协定具有重大意义,这向世界展示出了两国推动自由贸易的强烈意志。

英国首相约翰逊在推特上发文称,该协议表明英国已经收回了对贸易政策的控制权,并将继续作为欧盟以外的贸易国繁荣发展。

法新社评论称,英国官员是向反对“脱欧”的人发出明确信号,即英国可以和其他国家达成贸易协议。

9月11日,英国国际贸易大臣特拉斯(左二)与日本外务大臣茂木敏充举行视频会议。(图片来源:新华社)

英国向加入CPTPP再迈进一步

英国国际贸易大臣利兹· 特拉斯(Liz Truss)表示,英日自由贸易协定,将有助于英国加入全面与进步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CPTPP)。

早在2018年,英国便表示过加入CPTPP的意向,其后更向CPTPP提交了相关咨询。但目前英国社会对加入CPTPP与否,仍存在各种辩论。

有质疑称,英国不属于CPTPP所固有的“跨太平洋地区”,为何要思考加入CPTPP?英国原驻华大使吴百纳(Dame Barbara Woodward)认为,地理位置不会成为英国加入CPTPP的障碍。

“首先,英国经济的一半构成是服务业。对一个以服务业主导的经济体来说,地理位置不太重要。此外,英国和亚太地区之间的国际供应链已成型多年,且运作良好。英国除了与亚太地区既有的海运联系,还有在‘一带一路’倡议下逐渐增强的中欧班列计划等等”,“我不认为这(地理因素)会是一个不可踰越的障碍”。她认为,若能成功加入CPTPP,对英国目前积极与各国各区域展开贸易协商的国际战略是一大进展。

英国也一直是CPTPP扩容所争取的目标国之一。CPTPP约占2019年全球国内生产总值(GDP)的13%。如果英国加入,这一比重将提升至16%以上。

英国国际贸易部称,英国已与该协定成员国进行了“准备性对话”,如果英国决定申请加入,将与协定所有成员国进行正式谈判。英国《金融时报》分析称,虽然与现有的11个成员国分别谈判是一项耗时、费力的工作,但能进一步与加拿大、澳大利亚等重要市场国谈判,也是英国的收获之一。

英国对欧盟“双标” 未来谈判或显劣势

英国与日本达成自由贸易协定后,与欧盟谈判的前景又在哪里?《金融时报》分析称,虽然约翰逊曾放言不惧“硬脱欧”,但却大张旗鼓地庆祝英日达成协议,其实可以说明英国是希望与欧盟达成协议的,这一份协议对双方也都十分重要。

但是,此次英日协议的内容让欧盟“抓住马脚”,或削弱英国在谈判桌前的地位。

《金融时报》称,在英日双边协定中,英国和日本同意复制2019年生效的、《欧日自贸协定》中对补贴的限制,即禁止政府无限期地担保陷入困境的企业的债务,或在没有明确重组计划的情况下,提供无限期的救助。

而在与欧盟的谈判中,伦敦方面拒绝布鲁塞尔类似的要求。英国一再向欧盟表示,在脱欧过渡期结束后,英国必须在国家援助方面拥有完全自由,对未来的补贴决定拥有完整的自主权,仅需遵守世贸组织规则。

两种立场之间的矛盾在英国政府内部引起了恐慌。有贸易专家表示,如果英国在两场谈判中采取明显不同的立场,将会很尴尬。此外,这些条款被一些分析人士认为是英国对达成英日自贸协定做出的让步。但这种让步更接近欧盟想要达到的要求,因此可能会削弱英国在与欧盟谈判中的地位。

英国如何与欧盟谈判、是否达成贸易协议,也影响到英国加入CPTPP。一方面,CPTPP成员国对英欧谈判中对自由主权的限制问题感到担忧;同时也担心英国会违法国际法,蔑视与欧盟的条约承诺。因此,CPTPP在观望中,就显得英国与欧盟达成协议十分必要。

(编辑:顾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