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时报9月11日白劼编译】新冠肺炎疫情在德国已经持续了6个月的时间,德国卫生部等机构作出了批判式的回顾和经验总结。需要汲取哪些教训?未来决策者在防疫问题上应该注意些什么?

在德国柏林主火车站,人们戴口罩坐在长椅上休息。(图片来源:新华社)

禁止学校全面关停

德国《世界报》网站报道,时至今日,人们难以想象学校将再一次全面关停。德国联邦政府表示,这种现象应“尽可能避免”。德国卫生部长施潘明确强调,应首先考虑重新开放学校。即使是德国赞成关停场所的强硬派人士也表示,“学校不能在今年秋天再一次关闭,这样做的代价之高,无人能承受。”

再次关停学校的代价有多高?经合组织(OECD)估算,停课将对学生未来的薪资带来3%的损失。

而教师联合协会却对此持谨慎态度。德国教育联合会(VBE)主席贝克曼说,“重开学校不是绝对必须的。”教育部门应该马上讨论秋冬两季开窗通风的问题,“可现在他们的方案听起来就是‘打开窗,烧暖气,穿上羽绒服’。”

德国在网络授课方面取得了一定进步,联邦政府能够提供更多资金支持。但行业专家表示,还需要进一步制定统一和明确的远程授课标准,例如“出勤要求、学分和尽可能搭建交流平台的提供相关工具”。

减少手术推迟情况

施潘在今年3月曾对德国医院院长们写到,“请您现在推迟可计划的手术”,以便为可能来临的疫情潮提供床位。但实际上,在德国绝大多数医院都没有发生这令人担忧的一幕,很多重症监护室数周几乎空置。这期间有多少手术取消,不得而知。根据德国癌症治疗协会(die Deutsche Krebshilfe)的估计,截至6月中旬,有5万例癌症手术取消。另据德国保险公司AOK的数据,3月和4月就诊人数同比下降了39%,而这仅是一个保险公司对其2700万客户的调查数据。报告同时表示,该数据不包含紧急手术。

德国跨学科急救协会主席亚森斯指出,推迟手术的计划曾经是正确的,毕竟无人能确定,感染病例将呈现怎样的上升趋势。但随着统计进行得越来越详细,这种情况慢慢实现了好转。亚森斯说,“当前无必要大规模地推迟手术。”

此外,医院当前的医疗资源配备充足,内部设置了传染病区和非传染病区的分离。并且大多数医院都成立了自己的疫情突发事件应对力量,能够短期内调动人力处理紧急事件。所有收治的患者都会接受新冠病毒检测,并在相应地点进行隔离。

取消探访养老院禁令

三月和四月,德国联邦州规定不得探视养老院。当时的新冠肺炎死亡率令德国震惊,养老院超过1/3的老人都感染了新冠病毒,这项规定在当时得到了理解。

然而,探视禁令对家属在感情上的伤害难以估量,德国总理默克尔在4月中旬时表示,对老人强制采取隔离是“残酷的”。现在,施潘表示,“我们将不再需要对养老院的探视禁令。”

德国私人社会服务提供机构联合会主席毛埃尔表示,“全面关停”养老院的规定应该取消,但也不应该给人灌输“因为住得近,所以我想什么时候就什么时候去看祖母”的思想。

鉴于再次增长的感染病例数,探视养老院的规范化显得尤为重要:预约、佩戴口罩、消毒以及签字声明,承诺自己14天前未到访高风险地区,未与感染患者有过接触。通过此举,可防范病毒传播,也可以代替探视禁令。

不再做无目的新冠病毒测试

经过过去的几周,一个教训犹然在目,也即未来要加强新冠病毒测试的目的性。

今年夏天,新冠病毒测试主要针对度假人士展开。这导致了一系列混乱的规定。但现在这样的乱局将结束,因为实验室已经不堪重负,试剂管也几乎再无剩余。

未来的病毒测试,应该更认真地准备,目标群体应为极易感染人群,出现症状人群、与新冠肺炎患者有过接触的人群以及具有其他并发症的患者。报道指出,很多养老院都在指责卫生部门至今都没有对老人进行新冠病毒测试。

避免口罩采购乱局

报道称,口罩采购的乱局称得上是施潘最大的败笔。

3月,德国卫生部门暴发了大恐慌,口罩价格飙升,医生和医护人员感到绝望,犯罪分子趁机敛财。3月末,德国卫生部发起一项名为“Open-House”的口罩采购机制,也即一种公共招标,口罩采购量只有2.5万的下限,不设上限。所有满足这一供货数量的厂商将自动成为德国卫生部的合作伙伴,结果口罩商的参加热情超过了卫生部门的预计:362家企业与卫生部签订了合作合同。

这其中出现了很严重的问题:约20%的口罩质量未达到规定要求,加之核算错误,部分采购款无法支付。50家生产商将卫生部告上了法庭,如果胜诉,联邦政府和纳税人将支付巨额赔款。也有口罩厂商认为,口罩质量不达标只是借口,因为口罩已经供过于求。

而据德国《每日镜报》称,德国卫生部将一部分即将过期的口罩送往了南美和中东地区,还有超过300架呼吸机因为在德国国内找不到买家,被送往了巴尔干国家。

(编辑:季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