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时报网】自疫情暴发后,Louise和Patrice就天各一方,相隔9000公里,一人在圣保罗,一人在图卢兹。6个月之久没有见过面,而两人在几年前还彼此承诺过,“不会分开太长时间”。

因为疫情耽误了谈恋爱?显然对于浪漫的法国人来说,这事儿是不道德滴!

像Louise和Patrice这样的情侣大约有2000对,他们既没有结婚也没有签署同居协议(PACS),因此由于疫情原因而分隔两地。法国政府负责旅游的国务秘书让-巴蒂斯特·勒穆瓦纳(Jean-Baptiste Lemoyne)日前宣布,政府将启动一项特殊程序,以便帮助跨国情侣在接下来几周内重返团圆。

但是面对繁冗又前后矛盾的各种手续,情侣们直呼“太失望了”。事情比想象中要复杂得多。行政上的延误,各使馆规定不统一,缺少信息……不少已经努力了数月的情侣抱怨,程序启动太慢、太复杂。

8月8日,在法国北部的阿兹布鲁克市政厅,当地副市长(中)为新人主持结婚注册仪式。(图片来源:新华社)

有人等着解决终身大事

Martin,他8月底就要和俄罗斯女朋友结婚,但谁也不知道这场婚礼还能否进行。这位准新郎官感叹道:“有人告诉我们,必须得符合申请通行证和签证的标准,但这两样我们目前都拿不到。”

由于莫斯科和巴黎之前没有直航,Martin的女朋友只得通过使馆组织的航班,但他没有得到关于此的任何信息。通行证也仅限一天内有效,航班不确定,时间太有限……结果就是,这对情侣目前束手无策。“我们邀请了客人、证婚人,订了礼服,一切都完美,就卡在了行政手续上。”Martin十分低落。

对于大卫来说,时间更加紧迫,还有不到10天他就要和目前身处新加坡的缅甸女朋友结婚了。“我女朋友的护照都准备好了,她本应该3月22日离开新加坡来到法国,然而5天的时间,一切都变了。”这位40几岁的男子表示,他每周都会向法国驻新加坡大使馆发出请求,但是没有收到任何回应。

5月7日,波兰首都华沙一对情侣坐在老城的砖墙上。(图片来源:新华社)

使馆忙到飞起

对于情侣们的种种抱怨,勒穆瓦纳辩护称:“规定很明确,这一指令已经通过外交照会传递出去。”

具体来说,从8月10日开始,大多数拥有法国配偶的人即可通过大使馆申请通行证(有时还需要签证),以允许他们进入法国。为此,需要提供大量文件以证明两人的关系,如租赁合约、发票、护照、共同出行证明,以及其他能够证明关系的文件。正式清单已经传达给全球的法国使馆,原则上讲,规定都应该是统一的。勒穆瓦纳保证道:“从10日晚开始,所有的使馆都应该明确要求。”

但他也坦白称,“资料审查需要时间,使馆现在已经很忙了”。疫情事情,使馆工作繁忙,需要处理大量例外程序。领事馆不但要处理外国人的申请,还有大量滞留在海外的法国人需要帮助。

法国-墨西哥情侣Kevin和Karen正是陷入这种麻烦中。两位已经跨境恋爱了一年,维持关系全靠两人从墨西哥城和南特两地之间互相看望。11日,在同法国驻墨西哥使馆的交流中,Kevin获知程序将会相当漫长,因为每份文件都会根据具体情况进行审查。“这个月都将无法获得通行证。”这也就能够解释,为何本应该迅速处理的文件迟迟不能过审。比如

6月26日,乘客在法国巴黎奥利机场办理乘机手续。(图片来源:新华社)

耐心点吧,疫情之下谈恋爱也得换种方式

政府方面则一再强调,需要等待几天让程序得以推行。勒穆瓦纳缓和道:“我希望在10天或15天内一切都可以就绪。”他承诺,每份申请都将在8到10天内审核完毕。

对于已经和另外一半分开数月的人来说,这是一场艰难的等待。长时间以来,Offely试图为她在斯里兰卡的男友争取特殊准许,但是徒劳无功。她先后去拜访了执政党议员Anne Genetet、外交部、内政部,都没有成功,她依然离男友十分遥远。有人建议Offely说:“最好在申请签证前签署同居协议,以便能够得到长期的访客签证。”

Jean-Marc在法国是一名警察,他十分希望能够与住在哈萨克斯坦的伴侣团聚。在政府宣布特殊程序的当天晚上,他就准备好了材料,并在第二天联系了位于努尔苏丹的法国使馆。“使馆彼时尚不知晓这一程序,但是他们反应迅速,承诺接到通知后会再联系我。”

13日,使馆通知Jean-Marc,他的伴侣可以开始提交申请通行证的材料。一个小时之后,文件就已经发送给使馆。“我和我的伴侣十分乐观。由于疫情,这个世界发生了一些事情。世界改变了,经营一段感情的方式也变了,我们必须耐心,等待事情发生转变。”

Jean-Marc表示:“并非所有的事儿都能在一周内做好。政府提出一种解决方案,是好是坏我们不知道,但必须试一试。”事实上,获得特殊准许只是实现团聚路上的一小步,还需要申请签证,以及航班是否允许。如此,才能让情侣们重新团聚。

(编辑:夏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