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城的时候,市区仍然限行,可我必须得开车才能把防疫物资捐赠给那些有需要的人,也包括捐给警察局。一开始他们(政府人员)告诉我没事,但现在我却收到了一堆罚单!”意大利疫情最严峻时,意大利北部城市瓦雷泽(Varese)的一名牙医一直动员同事给抗疫一线的医护人员捐赠防护用品,而最终他换来的,却是19张违章罚单,而且每张罚单数额都近100欧元。

意大利Tgcom24网站7月23日报道,瓦雷泽MOOSS协会最初是由当地的牙医、医生等联合创建的,旨在为抗疫一线的医务人员提供卫生防疫设备。现在,疫情最严峻的时期已近过去了,但该协会的创始人之一、瓦雷泽当地牙医Alberto Ciatti却对自己的遭遇感到万分苦涩。
640.webp (22) - 副本.jpg
图片来源:MOOSS协会网站

接受媒体采访时,Ciatti医生说:“在防护物资最缺乏的时候,我们不辞劳苦,拿出所有我们能找到的防护装备,包括口罩、护目镜、防护服,把它们都捐给了医院和医生,甚至也给了警察局。我们呼吁人们团结,联合了几十名同事在全意大利建立起一张张‘支援网’。可现在呢?紧急情况过去了,我却收到了19张罚单!”对此,Ciatti感到气愤无比。

“在封城的时候,为了将防护物品捐赠给抗疫一线人员,我必须得穿过Ztl限行区,有时候一天得穿过6次。”Ciatti讲述道:“从瓦雷泽省长到副市长、还有警察局长,他们都知道我在封城期间在进行慈善行动。我没有获得紧急通行证,但在限行区的入口,他们告诉我说只要上报车牌号,就不会被罚款。可结果呢?从4月16日至5月20日,我一共被记录违章19次,每张罚单都是98.24欧元,有些违章单的时间甚至只间隔了10分钟。”

在收到前2张罚单的时候,Ciatti就已经向瓦雷泽市市长和副市长写信进行解释了,但迟迟没有收到回复。接着,他收到的罚单就一张接一张的越来越多。“我在疫情最严重的时候去市中心又不是为了玩!”Ciatti对此感到十分无奈,他指责当地的行政官僚体系,并拿米兰为例称当地在疫情时期就暂停了Ztl限行区。
640.webp (23).jpg
图片来源:pixabay网站

瓦雷泽副市长Daniele Zanzi随后通过媒体回应道:“我们已经对此事进行了处理,并与Ciatti见了面,同时对他在封城期间的付出表达了感谢,也同他澄清了所有问题。”

虽然副市长的回应表明Ciatti医生的事件已经得到了合理的处理,但此事却依旧引发广大网友们的议论。

网友Mario说:在今天的意大利做好事会挨罚,我们已经被一个强盗般的官僚主义控制了。
640.webp (24).jpg
网友Nuccia:无耻……认识Ciatti医生的人都知道他是用真心在做好事……我再说一遍:无耻!
640.webp (25).jpg
网友Luigi:封城期间,我在做值班医生的时候也被开过罚单。这就是一个市政府进行敲诈的实例。
640.webp (26).jpg
网友Giancarlo:取消那些给为人民做慈善的人开出的罚单!
640.webp (27).jpg
还有网友直接点名副市长Daniele Zanzi,质问他:为何会发生这样的事情?是谁开出的罚单?为什么没有提前和Ciatti医生进行沟通?
640.webp (28).jpg
对此,副市长也在自己的脸书主页进行了解释。他表示,Ztl限行区的摄像头会自动对未登记的车牌进行检测并罚款。他同时保证,会用最佳的方式处理好此事。
640.webp (29).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