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时报网】全网破案的杭州“杀妻案”余波未平,又一份警情通报引发公众关注。

四川省资阳市安岳县公安局通报,当地日前发生一起刑事案件,嫌疑人屈某某趁妻子熟睡,将其杀害,随后报警称妻子失踪。

有媒体指出,两起案件有诸多相似之处,都是表面看起来没有矛盾的“老夫老妻”,都是丈夫趁妻子熟睡时将其杀害后报警称妻子失踪,最后也是女方直系亲属深入追究,从小区监控中发现端倪。

警情通报。(图片来源:微博@安岳警方)

一个月两起“杀妻案”,已让很多人惴惴不安。但这样的事情不是个例也不仅仅发生在中国,法国警方在2019年就报告了至少126例女性被伴侣或前伴侣杀害的案子,平均每三天就有一名女性死亡。

法国女子被丈夫肢解后弃尸排水沟

就在四川“杀妻案”发布的同一日,法国检察官对外宣布,一名美国公民被指控谋杀了他的法国妻子。

在美联社的报道中,这名被指控的美国公民名叫比利·克鲁格(Billy Kruger),来自纽约布鲁克林。在他准备从附近的图卢兹机场出境时,法国警方将他逮捕归案。被杀害的妻子洛尔(Laure Kruger)现年52岁。

洛尔和克鲁格的爱情是在2015年开始的。那时,克鲁格在印度尼西亚做潜水教练,洛尔则在雅加达的一所学校里当法语老师。他们在南纬6°的热带雨林相识相爱,还在法国南部地中海沿岸的阿克德梅尔村中买下一处房产,每年夏天都会到那个度假屋里待上几周。

夫妻两人的度假屋。(图片来源:南方都市报)

而悲剧就发生在这个“爱巢”中。

7月24日,洛尔的父亲在没有等来本应和他告别的女儿,感觉十分异常,于是报了警。

没过多久,警方在夫妻俩的度假屋里发现了洛尔的行李,并在距离屋子150米外的排水沟里,发现了洛尔的尸体残骸,确认是克鲁格将妻子残忍肢解并遗弃。

检察官玛丽-阿格尼斯·朱莉(Marie-Agnes Jolie)说,克鲁格此前向警方承认用凶器刺了妻子两次,但他说自己“这是出于自卫”。

事发后,洛尔的哥哥皮埃尔·巴迪纳在社交媒体上写道:“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我们从未收到洛尔关于她丈夫针对她的暴力行为的任何暗示信号。”

据统计,这起最新的谋杀案使法国今年涉嫌杀害女性的人数至少达到40人。

亲密关系变危险关系

类似的案件在全球也是普遍存在。

根据联合国毒品和犯罪问题办公室2019年的一份报告,2017年,全球58%被谋杀的女性是被伴侣或其他家庭成员所杀。

联合国报告。(图片来源:BBC截图)

每天全世界有137名妇女被她的家庭成员所杀害。其中,三分之一的女性被她的现任或前任伴侣蓄意谋杀。

数据中,全球男性被伴侣或其他家庭成员杀害的比例是36%,而女性被伴侣或其他家庭成员杀害的比例高达64%。

而被伴侣杀害的人中,被(前)妻子/女朋友/同居者所杀的男性为18%,被(前)丈夫/男朋友/同居者所杀的女性达82%。

联合国报告。(图片来源:界面新闻)

“杀妻”并非孤例,这样的事实也引来更多人思考。还有多少专注于家庭的女性,死于丈夫手中而埋在“失踪”名单里?

爱的结合中,性别地位有无平等?

“吓得好多女人不敢睡觉了”“恐婚新闻连连看”“单身保平安”……频现的“杀妻案”让此类论调迅速占领舆论场。一时间,人心惶惶,仿佛身边至亲都不可相信,也让本就对女性不友好的婚恋环境雪上加霜。

网络言论。(图片来源:网页截图)

都说爱情是婚姻的坟墓,但当婚姻和谋杀扯上关系,就成了一出名副其实的悲剧。

而在这样的悲剧下,面对女性的惶恐与不安,部分网友却简单粗暴的指责其“归罪给男性”,不能不让人怀疑有挑起性别对立之嫌。更有甚者,将“杀妻案”拿来博眼球、渲染恐慌情绪,甚至成为娱乐化段子的“底材”。

评论。(图片来源:网页截图)

这样的舆论如果一再发酵,难免因过度焦虑引发社会层面上的男女冲突。

的确,从普遍的身体素质上看,女性应对男性暴力袭击的防范力量并不强。在家庭生活中,女性往往长期处于自我保护的弱势一方。

但是婚姻是两人共同缔结的合约。无论女方是受害者,还是男方是受害者,根本制因都在观念、性格或经济等外化因素上,与性别本身没有明显关系。过于放大女性或男性的性别地位,过度渲染女性总是可怜、男性总是可恶等偏见,“杀妻案”“家暴案”就会变少吗?

欧洲时报法国版微信公众号:francezone

(编辑:李璟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