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荣光(右)为读者签名。
为了研究“纸农菜”课题,周荣光(左二)几乎自费吃遍了泽雅山里所有的农家乐。

温州网讯 “我是一名共产党员,在有生之年只想多做些公益的事。眼下我已写好《泽雅纸山文化记忆丛书》最后7本、400余万字书稿,正在温州书局排版。这本是我这次回温州所做的最后一件公益事,没想到在这一紧要关头,我却病倒了……”

7月19日中午,“浙江好人”获得者、瓯海区退休干部周荣光在离开温州赴上海治疗时,紧握着赶来送行的党的十九大代表宋玲华的手,说出了自己未了的心愿,令现场所有人为之动容。

结缘泽雅半个多世纪

瓯海西部的泽雅,有“千年纸山”之称。今年85岁的周荣光,与泽雅纸山结缘已68年。

1952年,他以永嘉县人民政府财粮统计队小组长的身份,第一次翻山越岭去山区校对纸农土地的“田亩册”,第一次与泽雅结缘。1962年,参军复员后成为温州市民政局干部的他负责扶贫济困工作,去泽雅山区调查大饥荒后的“新三病”,50余天跑遍泽雅80余个村的同时,秀美的风景、淳朴的民风,给他上了一堂全景观的“纸山地理课”“纸农饮食课”。

半个世纪的工作和生活,让周荣光与纸山难分难舍。直到1981年,经组织批准,他正式调往上海市医药局党校工作,实现了与家人团聚、享受天伦之乐的愿望。

然而,时任上海市医药局党校办公室副主任、教务科副科长的他,却一直牵挂着泽雅山区。1986年春,当从《新民晚报》上看到瓯海两名中年知识分子志愿要求到贫困山区服务百姓的新闻后,他又萌发了到泽雅助力扶贫的意愿。次年10月,经上海和瓯海两地组织部门批准,他来到泽雅,先后担任泽雅区公所副区长、区长和区委书记,6年多时间创下一系列令当地人赞许的开拓性工作:林岙“扎根串连”,西岸“扶持卫生纸”,布袋垟“重点户扶贫”,坑源“外流安置”和全区“贫困老党员调查”“红点户定补”“五保户除夕分岁”“卫生纸滞销救济”“冬令救济”等。他还牵头成立全国第一个民间风光协会,带领一批风光开发爱好者进行200多处景点探源,并发动群众筹资自力开发泽雅景区,终使“温州西雁”成为省级重点风景名胜区。正因他不留恋上海大城市而选择重返泽雅扶贫的举动,1991年6月17日,被温州日报一版头条以《魂系大山》为题,作为典型人物予以报道,并配发评论员文章《多为扶贫做奉献》予以褒扬。此后,他被推荐获评为“瓯海区改革开放三十年周年十大风云人物”之一。

数十年来,周荣光几乎不间断地走在泽雅、住在泽雅、吃在泽雅,与泽雅纸山结下了深厚感情,更被千年纸山文化深深吸引。周荣光曾暗自许诺,在有生之年,要让“纸山文化”走出大山。但直到1998年退休,这个愿望还停留在遥想阶段。

十年钻研纸山文化

2010年大年初二,74岁的周荣光和73岁的老伴“秘书”、女儿“司机”一道,从上海再次来到泽雅山区,开始了他的“纸山文化记忆”研究的首个课题——“纸农菜”之旅。

此后的5年下来,他几乎自费吃遍泽雅山里所有的农家乐,还到了曾经同属“纸山”的瑞安、青田等周边乡村进行菜系考证,最终搜集了1000余种纸山菜品、上百种炊具,还有各种饮食风俗。最终菜品被归纳为23个大类、120个系列、1082种,还有30多种点心小吃、10多种家酒、10多种饮料、18种食疗菜以及一整套操作方法流程、配套设施设备和宴请礼仪习俗,并著书总结出5大经典特色、6大传统技术、8大饮食文化、16字品质,形成菜品文化体系,从此第一次叫响中国“纸农菜”并有了自己的谱系。

2015年5月,他筹资100余万元,正式出版了中国第一部“纸农菜”研究成果丛书——《泽雅·纸农乡味》,并把该书的义卖所得全部捐赠作为纸农菜文化发展基金起始资金,用于资助、奖励、开发、传承“纸农菜”。2015年6月,他倡导主办首届中国(泽雅)“纸农菜”文化节。2016年4月,他倡议牵头成立泽雅纸农菜文化发展促进会,让更多的人投入到纸农菜文化发展队伍中。

让“纸山文化”走出去,是周荣光一生的心愿,近十年里,他在走遍泽雅山山水水、村村落落后,将“纸山时代”定位为“纸后时代”,倡导了解泽雅、认识纸山、传承非遗、发展文旅。他在研究“纸农菜”的同时,将纸山文化系列研究,当作自己养老的最佳方式。《泽雅·纸后时代》,就是他在专门研究泽雅山区经济发展成果、出版《泽雅山区经济探索》一书之后的又一力作。

完成心愿“最后冲刺”

泽雅屏纸版画,是随着屏纸造纸术而诞生,新中国成立后,屏纸版画曾一度被定为迷信用品而销声匿迹。2018年,周荣光探访了温州至今尚存的瑞安东源活字印刷术、纸马雕版印刷术和造纸术中的瓯海泽雅屏纸造纸术之后,从历史考证和实际应用分析了温州“三术”联姻,最终通过实验提升,终于使失传的温州屏纸版画艺术“重见天日”。以此为基础,他撰写了研究专著《温州屏纸版画研究》。同时,他还完成了《那年·纸山行》《纸山手迹》《泽雅·纸后策划》《纸山行踪》《许愿三章》《泽雅纸山·自然法则》等专著。

十年纸山行,九本书累计达510万字。而完成“泽雅纸山文化记忆丛书”出版发行,是他有生之年的最后一大愿望。今年5月31日,他带着84岁的老伴来到温州,并将老伴安置在养老院,自己又扑在温州书局里,从《温州屏纸版画研究》等7本书的封面设计、书样校对、文章修改到书号申请等,亲力亲为。正当他没日没夜做“最后冲刺”时,疾病突降:7月9日午夜,他肝部疼痛难忍,彻夜难眠,只身到附近医院急诊挂点滴,然后辗转至市中心医院救治。在住院治疗的十天里,仍在病床上不停改稿、写稿,并撰写出版发行“众筹”策划书。他说,留给自己的时间也许并不充裕,但手头的一堆事情让他欲罢不能。“我希望有一个更好的结果,让纸山文化得到更广泛的传播。”他表示,“丛书”全部收入,将无偿捐献给正在筹建中的“温州屏纸版画研究会”作发展基金之用。

7月24日,他在被推入手术室之前仍牵挂着纸山文化记忆丛书的出版之事……

来源:温州日报

黄松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