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料书铺成为TED温州承办方。

创始人张潇。

無料·田中央。

黎明西路REFACE店。

五马街店。

书盒1670。蒋文广摄

温州网讯 在古唐文里,“無料”是“免费”的意思。如今,在温州说起这个词,会让人想起無料书铺这间书店。创始人张潇这样解释为何取名“無料”——希望每个人可以在無料书铺免费借书、参加沙龙;谐音“无聊”,希望更多人来书铺充实自己;也是一种自我调侃方式,希望更多人一起把無料书铺变得有料。距离首家书铺开业快3年了,门店越来越多的無料书铺也逐渐完成了品牌的迭代更新。

打造内容型轻社交文化空间

2017年的一个雨天,张潇与友人路过市区黎明西路REFACE,发现了一处有三面落地窗和玻璃顶的地方。因为在二楼,外面街道的嘈杂被隔绝了,映入眼帘的是水泥墙、铁架、钢筋等工业元素,雨声滴滴答答落在玻璃顶上,正在为首家無料书铺选址的张潇,一下子相中了这里。“这样闹中取静的感觉很符合我们对书店的定位。”

张潇决定开书店时,很多人并不看好。当时全国各地都有传统书店闭店的新闻。不过他看到的是,北京的“单向街”、上海的“言几又”、杭州的“钟书阁”、厦门的“不在”等个性化的现代书店逐渐成为“网红”。“温州没有这样的书店,市场是空白的,蕴含巨大的商机。”

“除了卖书,無料书铺也承担了内容型轻社交的功能。”张潇向其他人解释这个概念时,大多数人一脸疑惑。“既然如此,那就先开张直接让大家看成果吧。”2017年9月,無料书铺REFACE店开张。

如何将無料书铺与传统书店区别开来?张潇认为,关键在于给人们逛书店,提供一个买书以外的理由。开业后,無料书铺举办了各式各样的主题沙龙活动,拥有相同爱好的人聚集在一起,或讨论观点,或讨论书籍。从开业9月份起到2017年年末,無料书铺一共举办了98场沙龙活动。“有一次在永嘉山区的沙龙活动,来的人远远超出了计划,活动7个多小时,大家依然充满兴致直到活动结束。”这些,让無料书铺团队看到了温州旺盛的文化需求。

当时,無料还有很多稀奇古怪的产品。例如时间套餐,给你一块木头和咖啡,有限时间内任你随意摸木头,感受时间的流逝。

“那时候我们运气也好,正好赶上TED(一个致力于传播创意的非营利组织)有意落户到温州。”张潇说,TED要求每场规模不超过100人,REFACE正好有这样的场地,书店主色调红色与TED相符,团队又有策展能力,無料书铺顺利地成为了TED温州的承办方。第一场活动,90张门票半小时内售空。这场活动,也让無料书铺在温州文化爱好者里打出了知名度。

商业化运营的文化平台

2017年12月,無料书铺与浙南云谷合作,采用联营扣点模式开出了第二家店——云上书局。这种合作形式,也为后来的开五马街店打下了基础。

2018年,鹿城区五马街启动改造提升工程,计划引入书店业态。这样的机会,無料书铺团队却犹豫了。当时他们只有REFACE店和云上书局两家门店的运营经验,后者还仅是浙南云谷的配套设施。“当时我们是没有入行的,而且我们付不起租金。”鹿城区提出,無料书铺可以享受文化企业免租金的扶持政策,也可以采用云上书局联营扣点的经营模式。

“如果免掉租金,我们可以试一试。”张潇说,在五马街开店意味着無料书铺要进入商业化运营的模式了。“在人流量密集的商业街上开店,联营扣点的模式对营业额有要求,你必须商业化。”

以前的小问题,也不得不解决了,如书籍的供货。此前,無料书铺的书籍全部来自温州当地一家供书商,成本高,书籍可选择品类少。五马街店有300多平方米,对成本控制和书籍要求更高。

决定开五马街店后,张潇和团队一行4人来到了北京。5天里,他们陌生拜访了所有知名出版社后,都得到同一个答案——进货量太少,没办法供货。不过,这些出版社也给了张潇一个建议:可以去找浙江新华书店,这是浙江地区最大的供书商之一。“我们也没有渠道,但就这么回去,我们挺不甘心。我想到博库网有个二级分销商服务,我试着打了个电话。接线员也很热情,说他们只给网络零售商提供服务,然后就帮我们转到了浙江新华书店的小连锁书店服务专线上了。”这一通电话,张潇成功与浙江新华书店搭上了线。

商业化以后,無料书铺的定位也要更新。内容型轻社交空间只是在书店形式上增加了社交功能,商业化以后,书铺需要承载的功能就更多了。2018年9月底,無料书铺五马街店开业,被打造为整合了书籍、产品和生活业态的文化商业平台。“五马街店是無料书铺里程碑式的一家门店,这之后,無料书铺与出版社联系上了,也步入商业化运营的行列了,等于入行了。”

2个月开出8家门店

無料书铺五马街店开业后,越来越多机构来找無料书铺合作。从2019年10月开始,無料书铺陆续在全国开出8家门店,3家直营店分布在温州南塘、七都以及成都,与苏宁极物合作的5家联营店分布在上海、南京、福州、无锡、镇江。“联营店是我们2019年新尝试的一种开店模式,我们只需负责运营,减轻了资金压力,而且与苏宁极物合作,也借助其品牌优势树立自家书店的品牌形象。”

这其中,不得不提無料书铺南塘店——书盒1670,这是無料书铺品牌的再次升级。为何取名书盒1670?张潇转述了日本茑屋书店创始人的话:“书籍不只是商品,更是可以编辑空间的线索。”而1670万色是最高的真彩色,希望读者在这里感受“真彩”阅读世界,1670年也是温州叶同仁成立的年份。

书盒1670里有各个不同主题的场景,每个场景里都摆上了主题书籍。如叶同仁主题场景被定义为轻养生空间,除了有叶同仁的养生服务,还随处可见养生书籍,来这里逛一逛了解养生知识,看到一本好的养生书自然就带回家了,带动了图书销售。

無料书铺在行业里也开始有了知名度,受邀前往北京参加行业座谈会,捧回了“2019十大年度主题书店”“2019全国首届十大未来书店”“2019-2020年度温州市级重点文化企业”及“2019-2020年度浙江省级成长型文化企业”等多项重量级荣誉。

無料书铺团队也一直践行着“开一间书店,影响一群人”的理念。书店的客户不仅限于文化爱好者,还有办半个会员卡,每半个月就要来借两本书的外卖小哥;每个月只休息一天,但也要带着孩子来书店逛一逛的鞋厂女工。“我们感到非常荣幸,無料书铺能成为大家纷繁芜杂的生活中的精神栖息处。”

成为温州文化地标

“無料书铺这个品牌最难的事情,就是一直是开拓者,一直是第一个吃螃蟹的人,什么事情都是自己试着来,没有一个可以模仿的对象。”张潇说,这样一定程度浪费了团队的精力,但这个过程里,团队的思路也逐渐变得清晰。

今年,無料书铺也开始对业务进行了调整。原先,策划类业务占了無料书铺营收很大一部分比例,很多人误以为他们是策划公司。而無料书铺团队更想回到经营书店这个本业上来。“2019年我们发展太快,年初的疫情也让我们刹住车,好好想想接下来的路该怎么走。”张潇说,自己有一个执念,希望無料书铺像南京的先锋书店、苏州的诚品书店那样,成为一个文化地标。“这也是我们坚持将总部放在温州的原因。”

张潇还有一个愿望,就是将無料书铺打造成“99年”老店。“立‘百年老店’的目标太远了,先定‘99年’吧。”

如今,团队自主研发的包括借阅、销售等功能在内的盖亚图书管理系统已部分上线,并且不断完善中,未来将成为無料书铺的硬实力。张潇说,今年也会对所有门店进行综合评估后做出调整。“其实成熟的商业品牌,并不是店越多越好,而是要有清晰的定位。对于我们来说,情怀、品牌效应、商业价值,这三样無料书铺门店占了一样,这家店我们就会开下去。”

来源:温州商报

记者:诸葛芳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