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欧洲侨报编译消息:作为一种以快时尚为特色的纺织加工基地,普拉托享有国际声誉,成为一片热土。但是,根据意大利的统计数据,这片热土开始“冷却”,主要原因是华人数量在慢慢变少。


普拉托当地媒体报道,2000-2018年人口生育普查显示,当地出生率在2007年达到峰值,之后逐步下滑,到了2018年人口生育率甚至低于2000年。整幅图就像一座山峰一样。分析显示,当地城市的生育率与外来移民有很大关联。事实上,本地居民的生育率在近20年间一直保持比较稳定的状态,但移民的生育率波动极大,特别是华人。对于其他移民而言,生育率波动虽然没有这么大,但也呈下滑趋势。


从城市出生率分布来看,从1999年到2003年,生育率最高的在市中心和Sant‘Ippolito、Paperino等郊区,Mezzana、San Giusto、Cavour-Curtatone路段是生育率最低的地区;从2004年到2008年,移民的涌入改变了生育率地图:市中心依然是生育率最高的地方,但基本偏向于Cavour-Curtatone路段,因为这里华人最多,北部和东北部区域生育率最低;从2009年到2018年,所有地区生育率均有下降,生育率最高的地区为市中心、Filzi-Pistoiese路段以及Tovala地区。


在2007年前后,普拉托的经济呈现蓬勃发展的势头,移民人口也达到高峰,大量外地人口涌入“淘金”,谁都希望能在普拉托拥有一家成功的裁剪公司。那个时期,缝纫衣服的配套工场也成群建立,随处可见。后来,随着政府的打压,党派的斗争喜欢拿普拉托现象说事,一些华人选择离开普拉托,甚至回国发展。

近十年来,西方经济危机,导致工业生态改变,华人新兴了很多与日常生活密切的系列行业:服装修改店、手机维修店、美甲美容店、理发店、烟草店、老虎机店等。各地兴起的大型零售商场,大型餐馆也吸引了大量年青华人就业。
640.webp (1).jpg

虽然现在华人不再神化普拉托,“并非遍地黄金”,但是不可否认,在疫情之后普拉托仍是华人经济的火车头,更是当地政府不可或缺的纳税大军。虽然往来人员少了,但一些裁剪公司的老客户更加依赖现代工具,他们通过网上订货,一张图片一段视频,凭着信任关系,一口气定下数十万欧元服装生意的现象在普拉托比比皆是。一位开服装公司的朋友说,疫情期间他一直不停的制作服装样品,疫情之后,订单像雪片一样飞来,“连睡觉的时间都没有”。

640.webp.jpg
华人用勤劳坚韧创造了普拉托的神话。一些与普拉托服装产业链相关的意大利人,以及房东、政客、律师、会计师等对华人的看法更是五味杂陈:华人多了,他们担心,华人少了,他们又担心……的确,要是华人都走了,那些靠“吃”华人房租和服务费的当地人又该如何自食其力,他们能不担心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