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时报记者余梁意、王岩、田皓雪子、实习记者李悦欣报道】英国抗疫打到下半场,全面解封后商业社会回归繁荣指日可待,但不少在英华人面临的真实困境也随之浮出水面。尽管英国内政部已经为受疫情影响的多种签证持有者出台了不同政策,但现实情况的复杂性远远超出现行政策所覆盖的范围。

由于飞行限令,飞往中国的机票一票难求,内政部先前出台的签证有限期延后至7月31日,但这之后签证到期的华人可谓留不下、走不得。更令人担心的是,疫情造成的去留难题是否会化作护照上的“不良”记录。

读者求助邮件一时间塞满了本报邮箱,本报记者遂拨通了英国内政部新闻办公室的电话,为受困华人“讨个说法”。

学生签证续签、探亲签滞留、工作居留续签何解?

案例1

留不得走不了 预科学生的现实困境

考虑到尚未完成的学业,很多预科生们也选择留守英国。刚刚结束了谢菲尔德大学硕士预科学年的Coco就是其中之一,她表示,由于十月底仍需赴英开学,路途和隔离所需要花费的时间、金钱成本和风险都要做双倍考虑,于是她放弃了暑假回国的打算,希望能在英国境内续签。

但到七月中旬,中英航线依然紧张,英国移民局针对八月初就签证到期的留学生们也迟迟未出政策,这使得和Coco一样的许多中国预科生们陷入困境。签证难办的主要阻碍有2个:一是学校并未发放学生录取确认函(Confirmation of acceptance for students,以下简称“CAS”),二是由于疫情,大学延迟开学日期至10月26日,与签证到期日期间隔超过28天。

她告诉记者,自己和身边的同学们已经通过发邮件、打电话等方式,多次向学校和移民局提出诉求,但两方“踢皮球”的消极态度“死板且缺乏人情味”:“除了让我们耐心等待,它们并没有正面回答我们的问题,也没有做出实际的行动。”

据悉,英国格拉斯哥大学对此专门开设了免费预科课程,开课日期为8月31日,以满足为学生发放联合CAS(即正课+语言课)的条件。Coco说,谢菲校方目前表示7月20日将开始发放CAS,但她最担心的是,届时如果内政部还没有明确指示,学校也不在规定日期内开设新课,那么她既无法延长或申请新签证,又买不到机票回中国,恐怕在签证过期后被判定为非法滞留,影响后续学生签证的申请和学业的完成。

针对在7月31日后到期的学生签证持有者是否有相应的指导政策?由于买不到机票导致学签到期后滞留英国是否会造成不良记录,影响后续签证申请?

案例2

探亲父母回国难 担心签证记录留污点

刘先生的父母自1月底过来探亲,全家六口人一直住在一个屋檐下,经历了中国国内封锁,在英国的自我隔离,到英国封城,刘先生父母一直心有余悸。由于机票被两次取消,回国一直一票难求,加上父母身体不是特别好,刘先生也不想让父母冒险,在这个时候回国。眼看合法停留时间6个月将要到期,刘先生也在一直没等到移民局最新的政策调整。

“现在就很尴尬,如果不回去,很担心下次父母过来想看外孙,就会被移民局阻止入境。”刘先生告诉记者,父母的两年探亲签证9月底也要到期了,“现在隔一阵子就看一下国内有没有更多的航班,但就算买到,4万一张的机票也真是天价了,加上回国可能还要在转机地隔离,真不想父母这么折腾。如果移民局能体谅一下再延长时间,或者在中国还没有大范围放开前,允许签证过期滞留。那我们会安心很多。”

像刘先生这样的中国家庭不少,根据英国的政策,中国探亲或旅游签证的持有者,一个自然年内,居留时间不能超过180天。而很多中国新移民的老人都会利用这一政策,尽量延长和子女团聚的时间,在中英间每年往返。

于女士的妈妈去年年底抵英,过来看望刚出生的外孙,6月份时,签证已经到期,于女士根据移民局的政策,帮其母亲在内政部的网站上填写好了申请延期到7约31日,由于无法买到机票,于女士很担心以后妈妈也会被拒绝签证。“ 我们一直在等移民局出新的延缓政策,虽然解封了,不是我妈妈不想走,但是我们确实无法回国。希望移民局不会因为这个,限制妈妈以后过来看我。”

探亲签证到期或已达到一年内最长居留时间的签证持有者,因购买不到机票而无法离境,会被判定为非法滞留吗?这段居留历史是否会对签证留下不良记录,造成后续申请不便?

案例3

Tier2签证持有者险成“非法滞留”

Piere是某跨国公司派驻英国的高管,全家人持T2签证。他们在英国的居留证5月就过期了,正常来讲应该在3月份就递交所有材料更新居留,但是因为疫情原因,英国移民局所有分理处都关门,无法提取指纹。

6月初开门后,律师建议他们随时到移民局网站上预约办理时间,他们每天半夜上网刷移民局网站都没有成功。一家人已经“非法滞留”在英国一个月,哪都不敢去。没想到,7月初移民局主动发邮件和他们联系,解释移民局一直在处理5月之前积压的申请,现在预约已经对他们开放,他们可以随时预约。

上网一看,当天就有位置,想来移民局考虑到社交距离,每天开放的预约人数不多。大概这也是他们为什么一直在网上刷不到预约的原因之一。

预约当日,全家人开车进城,以往排着长队的移民局门可罗雀,门口贴心地摆着消毒液,带着口罩的工作人员直接把他们领到办事员处,一家人分别取了指纹,15分钟不到就把手续全部办完。工作人员说最多8周就能拿到他们的新居留,结果一周不到他们就收到移民局的通知,新居留已经办完,终于一块石头落地了。

记者与内政部新闻办公室通话实录:穷追不舍发问 却等来踢皮球式的答复

5通电话 6封邮件 2个问题 0个答案

7月10日,星期五

7月10日中午12点40分,内政部新闻办公室工作人员A接通了记者的来电,在了解基本情况后称“为准确回答问题,最好以邮件的形式沟通”,记者随后将问题发送至该工作人员的邮箱。当天下午2点46分,记者收到了内政部工作人员B的回复,对方仅发送了《针对新冠肺炎:Tier4签证和短期学生签证的暂时调整指导》(Covid-19: Guidance for Tier4 Sponsor and Migrants and for short-term students Temporary Concessions in response to Covid-19)文件(以下简称《指导》)和介绍Tier4申请流程的网址,称“有关问题请参考上述资料”。

(图为:《针对新冠肺炎:Tier4签证和短期学生签证的暂时调整指导》(Covid-19: Guidance for Tier4 Sponsor and Migrants and for short-term students Temporary Concessions in response to Covid-19)文件)

记者发现,在《指导》中“已签发的CAS有效期”(Validity of CAS which have already been issued)这一章节(2.19-2.21,如图)里提到,(2.19 )Tier4签证申请可使用之前签发的CAS,即使CAS已经“过期”(Expire)或课程开始日期晚于CAS原本显示的日期。内政部将从实际情况出发进行考虑。

(图为《指导》中第7页的内容)

这一条款或许解答了Coco的第一个问题,即学校如果在签证到期前都不发放CAS,那么她也许可以使用之前签发的CAS提交新的申请。

然而,10月26日才开学Coco,其签证到期日期和新课程开课间隔超过28天的具体情况却未能在这份文件中找到回答。即使在条款3.5中提到了“28天”规则,也只涵盖了10月1日前开课的情况。

(图为《指导》中第11页的内容)

此外,这份指导文件并没有针对其余类型签证(如旅游签证、探亲签证)持有者面临的逾期问题做出解答,于是记者发送了第二封追问邮件,在当日下午6点02分得到回应。但工作人员B并未回答该问题,只提供了另一个政府官网链接,表示其余情况请参考该信息页面:新冠肺炎影响下对英国签证申请人和临时居民的指导建议(Coronavirus (COVID-19): advice for UK visa applicants and temporary UK residents)。记者在该信息页中并没有找到任何7月31日后无法回国人员签证逾期该怎么做的相关解答。

7月13日,星期一

鉴于工作人员A和B提供的信息均未能解决Coco、刘先生和于女士父母所代表的群体之问题,记者于7月13日下午4点39分再次去电。工作人员C了解上述情况后,要求记者再次将问题和B回复的邮件发送至其工作邮箱。在得知截止日期为第二天下午2点后,C表示将“尽力尽快”回复。

7月14日,星期二

当日上午,11点49分,记者去电跟踪采访进展,工作人员D给出的解决方案是“把邮件打上星标,以提示同事尽快完成”。下午2点,截止日期已过,记者仍未收到任何回复。于是再次拨通电话,工作人员E说,“我们被允许在电话上给出的信息十分有限”,同事C正在就细节与相关部门核实以“明确某些界限”。在记者的追问下她表示,Coco可以提交新的签证申请,但对于其他问题“无可奉告”。

7点34分,记者收到B的邮件,他列出几项背景作为答复。其中提到“对于7月31日后签证到期却无法离开英国的人,如果有紧急需要,可以提交新的申请以继续工作或学习”。但这并不包括旅游签证持有者。

截止截稿前,记者通过电话、邮件等形式三问内政部,但并未得到任何有关旅游和探亲签证持有者签证逾期而无法回国应如何处理的正面回应。

当日,据英国非营利组织移民法从业者协会(Immigration Law Practitioners Association, ILPA)推特账号上传的英国政府账目委员会(Public Accounts Committee)视频会议片段显示,英国内政部第二常任秘书长(Second Permanent Secretary)Shona Dunn表示,内政部目前并没有将签证延期到7月31日之后的打算,但会“以每个案例为基础(on a case by case basis)”进行“谨慎处理”。

7月15日,星期三

记者通过邮件向英国内政部新闻办公室询问,如果没有后续签证延期计划,“被迫”逾期的人是否会被认为是非法滞留,但对方表示,除之前提供的信息外“我们没有任何其他信息可以再补充”。

记者同时向与新冠有关的移民问题帮助中心(Coronavirus Immigration Help Centre)致电,接线工作人员在听到记者介绍Shona Dunn的声明后表示“并不知情”,称“帮助中心目前也在等待政府就该问题的进一步指示”。她还提到,许多人都在面临相似问题,唯一的建议是“请下周再致电帮助中心,看政府是否会有进一步举措”。

截至发稿前,本报仍在与内政部做密切沟通。

图为Coco正在开始打包的部分行李。

原以为可以续签的Coco在宿舍即将到期前已组好新的住处,还交了8个星期约合人民币1.15万元的房租。如果她幸运地买到机票回国,房租也将成为这场风波的沉没成本。

图为谢菲尔德大学硕士预科留守群,有近70位同学面临着和Coco相同的问题。

(编辑:季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