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时报记者关梦觉、张乔楠编译报道】德国作为汽车强国,并不希望在电动车转型的进程中丧失自己在汽车工业的领导地位。疫情似乎没有阻碍德国车企在电动领域进击的脚步。大众、奔驰无论在中国、还是在欧洲本土,都采取了进一步的动作。德国政府在这方面也目标明确,经济部长阿尔特迈尔强调:“德国将保持自己的汽车强国地位。”

7月8日,德国联邦教育与研究部召开视频会议探讨电池研究课题。(本文图片均来自德新社)

戴姆勒参股孚能科技

又一家德国车企与中国电池制造商携手:继大众入主国轩高科之后,戴姆勒集团也选择了孚能科技作为中国战略合作伙伴,对其参股3%。戴姆勒希望以此举保证新电动车型的电池供应,并尽早实现本集团“碳中和”的愿景。德国《商报》对此作出报道,现全文编译如下:

德国戴姆勒集团入股了中国电池制造商孚能科技(Farasis Energy),从而进一步确保其电动车型的电池供应。该集团3日晚间宣布,已经与孚能科技建立了包括参股在内的深远战略合作伙伴关系。戴姆勒将参与孚能科技首次公开募股,以大约上千万欧元的价格收购3%的股份。

戴姆勒方面表示,作为战略合作伙伴,孚能科技是当下电池供应商队伍中的“稳固基石”。这纸合同为戴姆勒集团及其核心品牌“梅赛德斯-奔驰”提供了有保障的供应,孚能科技则可以确保其计划内的产能建设。

戴姆勒和孚能科技早在2019年夏季就达成了合作伙伴关系,以可再生能源生产动力电池电芯。双方此次对合同进行了补充:在特定技术和商业条件下,孚能科技作为供应商可尽早参与到梅赛德斯-奔驰下一代EQ电动车型的项目中。戴姆勒也可能将在孚能科技的监事会中提名一位代表,但此举尚待监管部门批准。

戴姆勒将此次入股孚能科技的动作视为实现其可持续发展目标的重要里程碑。梅赛德斯-奔驰致力于在2039年之前实现乘用车“碳中和”目标,并表示从生产角度来看,到2022年,其所有欧洲工厂都将实现碳中和。

戴姆勒中国区总裁休伯特斯·特洛斯卡(Hubertus Troska)表示:“通过首次对中国电池制造商的参股,我们希望能够更加充分地利用创新技术合作伙伴在中国市场的潜力,从而贯彻我们的全球电动化战略。”他表示,戴姆勒还将扩大在中国的研发、生产和采购活动。

戴姆勒自行为其汽车开发和制造电池,目前正在建立全球工厂网络。但是电池的“心脏”电芯则由该集团向许多外部制造商购买。孚能科技迄今为止仅在中国生产,但正计划在德国萨安州的比特尔费尔德-沃尔芬(Bitterfeld-Wolfen)市建立工厂。

德国经济部长阿尔特迈尔6月30日参观电池制造商Varta公司试验室。

戴姆勒在萨克森电池产能提升

戴姆勒不仅仅在中国有大动作,在德国本土也取得了里程碑的进展。戴姆勒位于德国萨克森州卡门茨(Kamenz)的电池生产基地进一步扩产。戴姆勒公司今年5月底表示,集团旗下子公司Accumotive位于卡门茨的工厂年产能很快将超过50万个电池组。此外,工厂已经做好准备,未来在此组装全电动的奔驰EQ紧凑车型。

这是戴姆勒子公司Accumotive在卡门茨的第二个电池工厂。2017年,德国总理默克尔与戴姆勒总裁蔡策共同出席在萨克森卡门茨的新工厂奠基仪式,工厂1年后完工并开始运行。自2018年以来,产能产量逐步提升。预计至2020年下半年,卡门茨的电池年产可达到50万组,这些电池组将用于奔驰的混合动力、插电式混动和纯电动车型。

梅赛德斯-奔驰股份公司负责生产、供应链管理的董事成员约格·布尔策表示:“随着工厂的扩建和生产的逐渐恢复与增加,我们很快将拥有超过年产50万个锂离子电池组的产能,而且这个趋势还在上升。”此外,他还补充道:“我们也为下一代EQ车型做准备。紧凑型细分市场里的电动汽车转型,我们已经启动。”

一年半前,德国媒体到访卡门茨时,戴姆勒和子公司Accumotive的第二个电池工厂还有一班空间是空置的。今天,工厂内已经架设起多条长170米的电池组安装流水线,这里生产出来的电池组就将应用在新一代奔驰EQ上。

戴姆勒公司在最新公告中表示,在德国本土生产电池是“梅赛德斯-奔驰电动攻势的重要成功因素和重要组成部分,以便能够灵活高效地满足全球对电动汽车的需求”。戴姆勒在电池生产领域投资总额已超过10亿欧元,在全球7个地点拥有9个工厂。萨克森地卡门茨,是戴姆勒在欧洲网络布局中的重要角色。

2012年,戴姆勒在萨克森开始将采购来的电池进行组装,自己的电池品牌LiTec则停止生产。从2018年起,与Accumotive合作的第2个工厂开始自行生产电池。2019年,他们在泰国曼谷的奔驰PHEV车型电池生产启动。2020年,位于波兰加沃尔(Jawor)的工厂开始运营。此外,在北威州布吕尔市(Brühl),在巴符州斯图加特市的温特图尔海姆(Untertürkheim)、赫德芬恩(Hedelfingen)和辛德芬恩(Sindelfingen),戴姆勒还拥有电池生产线。在美国,戴姆勒将电池工厂建在了阿拉巴马州的塔斯卡卢萨(Tuscaloosa)。

“经济部长提着3亿欧元找到一家本土电池制造商”

企业在电动汽车和电池生产上快马加鞭,德国政府也没有闲着。《法兰克福汇报》7月1日报道称:“联邦经济部长彼得·阿尔特迈尔提着一个装满钱的行李箱,来到了巴符州的埃尔旺根(Ellwangen),来到了电池生产商Varta的车间里。”文章表示,对于这名政客来说,尽早拥有完全自主化的电池生产,从他上任开始就是优先的目标,而Vatra看起来很符合他的要求。

这家电池制造商生产应用于无线耳机、助听器的小型可充电锂离子电池,近年来已经发展成为全球市场的领导者。如今,这家在德国MDAX上市的中型企业将从联邦政府、巴伐利亚州和巴符州政府获得新的资金,他们要为促进德国的电动汽车发展做出努力了。

经济部长阿尔特迈尔表示,到2024年,支持资金总额将达到3亿欧元。Vatra有能力在德国生产电池,阿尔特迈尔说:“现在我们朝着大规模生产汽车和工业用电池组迈出下一步。”

Varta公司2019年总销售额是3.62亿欧元,3亿欧元的促进资金对这样规模的公司来说已经不低了。利用这笔资金,他们计划在巴符州埃尔旺根的总部及巴伐利亚州诺德灵根(N.rdlingen)进行锂离子电池的研发,并建立批量生产线。阿尔特迈尔强调:“德国将保持自己的汽车强国地位。”

比起政客口中的“天花乱坠”,企业家说出来的话可能更加务实一些。Vatra公司董事长赫尔伯特·塞因表示,现在还没到谈论汽车电池本土化批量生产的时候,首先需要试生产,而试产最快也是2021年底才能实现。“我们的电池组将首先应用于机器人、无人运输系统或者储能领域。”

大众汽车追加对固态电池研发投资

疫情没有阻挡德国汽车巨头在电动车领域的发展脚步。德国All-Electronics网站报道,大众汽车近期完成对美国固态电池初创公司QuantumScape的追加投资。

文章表示,此番投资意味着为大众汽车的固态电池批量化生产进入了新的阶段。固态电池被业界视为下一代电动汽车的关键技术,具有广阔的前景。

QuantumScape创立于2010年,公司将开发新一代固态电池视为己任。据悉,这项技术有可能为电动汽车提供比目前更大的续航里程和更短的充电时间。德国大众自2012年以来一直与这家美国初创公司合作,并于2018年成立了一家合资企业,目标是到2025年使固态电池商业化。

此番大众追加投资2亿美元,提高了自己在合资公司的股权份额。至此,大众已投入超过3亿美元。这笔追加投资将进一步加强和加速大众和QuantumScape在固态电池技术领域的合作研发。固态电池被视为下一代电动汽车的核心技术,相同规格的电池组,固态电池技术能让电动汽车目前基于传统驱动器上的续航里程进一步拓展。同时,电动汽车的充电时间也将明显缩短。

目前,德国大众是QuantumScape最大的投资者。合作双方的共识是尽快实现固态电池的批量试产。具体计划在今年下半年才会公布。

大众今年5月入主国轩高科

先前本报曾对德国大众集团入股中国汽车电池制造商国轩高科一事进行报道。大众对国轩高科持股约26%,成为该企业最大单一股东。此外,大众还收购了江汽控股的一半股份,是外资首涉中国国有车企混改。德国ntv电视台在报道中评论称,大众现在把赌注全部压在了中国市场和电动汽车上,不计成本。

大众汽车集团正在中国斥巨资扩张电动能源布局。正如5月28日宣布的那样,该集团此次总共投资约20亿欧元,除了一半用于参股电池制造商国轩高科外,大众还用10亿欧元增持了电动汽车合资企业江淮大众的股份,并收购了江淮汽车母公司江汽控股的一半股份。

大众集团首席执行官赫伯特·迪斯表示:“与强大而可靠的合作伙伴一起,大众汽车将继续在中国扩大其电动能源攻势。”大众中国区总裁冯思翰(StephanW.llenstein)则称此次投资树立了战略里程碑:“电动汽车领域正在迅速发展,这为江淮大众提供了巨大的潜力。通过对国轩高科的战略参与,我们还将积极推动中国电池制造业的发展。”

中国是大众迄今为止最大的单一市场。2025年之前,大众计划在中国交付约150万辆电动汽车。江淮汽车是目前大众集团里最小的合资企业,而依靠两家更大的合资企业、一汽和上汽,大众已成为中国的汽车市场领导者。江淮大众成立于2017年,主要生产中小型电动汽车,计划2025年前再增加5种车型,并在合肥建设一家电动车工厂和一处研发中心。

对于国轩高科而言,大众汽车目前成为了最大的单一股东,持股约26%。因此,大众也成为了第一家在中国直接投资电池制造商的外国车企。

(编辑:贾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