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时报记者关梦觉编译报道】作为连任了4届的德国总理,默克尔自2018年底以来就在各种场合一再表示,自己干得够了,2021年绝不会再谋求连任。而她此前属意的接班人“小默克尔”克兰普-卡伦鲍尔(Annegret Kramp-Karrenbauer)在今年又突然辞职,于是,谁来接任德国基督教民主联盟(以下简称基民盟)主席成了德国政坛下半年最大的悬念。毕竟谁能拿下这个位置,谁离总理府就基本上只有半步之遥。

距离12月4日的基民盟党代会只剩5个月,各路候选人的针锋相对逐渐走到了前台。目前宣布要竞选基民盟主席的共有前联盟党议会党团主席默茨(Friedrich Merz)、北威州州长拉舍特(Armin Laschet)、联邦议院外交委员会主席罗特根(Norbert Roettgen)3人,其中尤以前两人更具竞争力。刚刚过去的上周末,默茨和拉舍特就分别借媒体采访之机发表了一番“竞选宣言”。

默茨是基民盟的资深政客了,早在20年前,默克尔还是基民盟秘书长的时候,默茨就已是联盟党议会党团主席。但他此次竞选的不利之处在于,他已弃政从商十余年,决定回归政界之前的身份是年薪百万欧元的金融业高层。他重返政坛之后,是否能不受商界利益关系左右?这是许多人心头仍存的疑问。

在上星期接受《慕尼黑晚报》访问时,默茨对此问题做出了正面回应,称自己在参选前向东家辞职,就是为了避免发生利益冲突,“希望能全力以赴地投身政治。”默茨甚至不无骄傲地表示,自己“不必为职业生涯解释或辩护”,因为“我从不实质性地依赖政治机构,我在工作方面很成功,过去10年来都不靠政治赚钱,并且一直在为德国纳税!”

默茨还希望能把自己从商的这段经历包装成自己独有的优势,因此他表示,“如果一个人不止用一生来从政,还熟悉普通人的生活情形、了解公司的运转方式,那么他担任政治领袖显然是有利的。”这固然有几分道理,不过要说默茨10年来不靠政治赚钱,恐怕有点站不住脚。毕竟刚刚被他辞去的贝莱德资产管理公司监事会主席职务,相当重要的一部分工作正是依靠他在政界的人脉四处游说、为公司拉拢关系。

比起默茨来,拉舍特眼下多了一份狼狈,因为他领导的北威州既是德国最早大规模爆发疫情的联邦州、近日又发生了多方瞩目的肉厂员工大规模感染事件。一项民调甚至显示,已有四分之三的受访者不看好拉舍特的竞选情况。但在上周末与媒体交流时,拉舍特仍然拒绝接受社会对他的危机应对方式以及“松绑”政策的批评,表示“权衡并使用更广阔的视角,是政治的责任”。

德国卫生部长施潘(Jens Spahn)曾经一度表示要参选,后又决定退出,转而支持拉舍特。拉舍特对媒体表示:“已经在一场选举中获得过胜利、拥有管理一个1800万人口的联邦州的经验,无疑是一种优势。”但也不禁引起质疑声,1800万人口的联邦州疫情期间都状况频出,何况8000多万人的德国?

目前看来,默茨显然已经比拉舍特多走出了一步——他的眼光已经放在了基社盟主席、巴伐利亚州州长索德尔(Markus Söder)身上。索德尔在这次危机中实施的铁腕抗疫政策赢得了无数好感,关于其是否会竞选总理的议论声不绝于耳。无论是谁当选基民盟主席,想要进一步成为总理候选人,都不得不考虑索德尔的“威胁”。

或许正因如此,默茨在采访中也隔空将了索德尔一军。当记者问及索德尔会否成为总理候选人时,默茨表示,“他多次说过,他的位置在巴伐利亚。他在那里做得很好,面对疫情也如此。”记者又进一步追问:“假设您是基民盟新主席,会为索德尔竞选总理让路吗?”默茨拒绝得更是直接:“我基本上不回答这样的假设问题。”

至于索德尔本人,态度就更有趣了。虽然他上星期确实又再次表示过“我的位置永远在巴伐利亚”,但当一再被问及是否明确放弃自己的总理候选人资格时,他却始终没有正面回应。

在接受《每日镜报》的访问时,索德尔还针对隔壁放了一句狠话:“基民盟想选谁做主席,由基民盟自己决定。但有一点很明确:没有基社盟(巴伐利亚基督教社会联盟,简称基社盟),(基民盟主席)就当不成总理候选人!”看来这场群雄逐鹿,好戏还是刚刚开始呢。

(编辑:白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