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卡斯泰近日被法国总统马克龙任命为总理出乎所有人意料。尽管他在萨科齐时代担任过总统府副秘书长,并在这次疫情期间负责协调解封工作,但现年55岁,来自南方小城、操着南方口音的卡斯泰对法国人来说,仍只能算是“政坛素人”。这名“素人总理”能帮助总统马克龙开启余下两年任期的“新篇章”吗?回看法国历史,先后三任“素人总理”入阁时都很“卑微”,他们的结局也不尽相同。

2019年10月7日,法国前总理拉法兰在尼斯举行的第四届中法文化论坛开幕式上致辞。(图片来源:中新社)

北京《环球时报》报道,投身政治之前,蓬皮杜是高中法语教师,他在二战参军入伍,还曾获颁英勇十字勋章。战事结束前,蓬皮杜经朋友介绍进入戴高乐临时政府工作。1956年,他脱离政界出任罗思柴尔德兄弟银行行长,但与隐居的戴高乐联系密切,为后者复出做准备工作。

戴高乐在1958年9月成立法兰西第五共和国,蓬皮杜随即出任宪法委员会委员。1962年3月,阿尔及利亚与法国签署承认前者独立的《埃维昂协议》。戴高乐“放弃”阿尔及利亚招来多方批评。4月12日,他任命蓬皮杜为总理,希望组建新政府摆脱困局。整个法国都对这个选择感到惊讶,因为蓬皮杜完全不为人知,他是法国首名既非议员又非部长、却直接出任总理的人。法国国立视听研究院纪录片称,尽管荣升总理,但蓬皮杜“在戴高乐的影子里工作”。因为戴高乐选择蓬皮杜这个政治素人,就是不想在自己身边安插一个富有影响力的政治领袖。

蓬皮杜出任总理期间正好赶上法国经济腾飞“黄金30年”,对很多法国人而言,他的名字和20世纪的法国工业化密不可分,代表着创新和现代。蓬皮杜的权力也随经济发展逐渐扩大。1968年法国爆发“五月风暴”,蓬皮杜在危机中坚持与工会组织达成协议,力主解散议会提前大选。虽然最终戴高乐通过公开讲话扭转了局势,但蓬皮杜在危机中威望大增,让他与戴高乐的矛盾逐渐显露出来。同年7月,戴高乐解除了蓬皮杜的总理职务。不过1969年4月法国民众在公投中否决了戴高乐的政改计划,心力交瘁的戴高乐随即辞职,并在18个月后病逝。

蓬皮杜虽被解除总理职位,但他坐镇总理府长达6年,成为法兰西第五共和国史上“最长命”的总理。1969年,蓬皮杜带着积攒的人气强势回归,宣布参加总统大选。当年6月15日,蓬皮杜高票当选总统。崇尚文艺的蓬皮杜著有《现代法国的起点》《马尔罗小说选编》《法国诗选》等著作。他还和第一夫人克洛德联合操刀,邀请时尚设计师翻新爱丽舍宫,引入南瓜沙发,开设地下影院、吸烟室等,将戴高乐口中的“囚牢”打造成“艺术馆般的总统官邸”。此外,蓬皮杜还亲手规划,为世人留下被誉为“高技派典型代表”的乔治·蓬皮杜国立艺术文化中心。在政治上,蓬皮杜继续执行戴高乐的政策,大力发展经济。蓬皮杜于1973年9月访华,是第一位访问中国的法国及西方国家元首。1974年4月2日,蓬皮杜在巴黎病逝,令他成为唯一一位在任期内逝世的法国总统。

巴尔:“首席经济学家”黯然离场

蓬皮杜病逝后,48岁的德斯坦在1974年击败密特朗当选法国总统。不过他很快就和年轻气盛、自视甚高的总理希拉克产生不和。战后资本主义世界第四次经济危机致使法国经济恶化,总统与总理的裂痕逐渐加深。1976年8月25日,希拉克意外宣布:“由于我缺乏有效履行总理职务的必要手段,我决定辞去总理一职。”

处境尴尬的德斯坦在当天紧急将不属于任何党派的“政治小白”雷蒙·巴尔任命为总理。巴尔出生在法国海外省留尼汪岛,从政之前堪称学霸。他从巴黎政治学院毕业后在卡昂大学担任经济学教授。1967年,巴尔担任欧盟委员会副主席,负责经济及财政事务,并促成“欧洲货币联合浮动”,是世界货币专家之一。他撰写的经济学教材一度被学生称为“巴尔课本”。鉴于卓越的专业成就,1972年巴尔被时任总理希拉克纳入政府担任经济、财政与外贸部长,因为他是“法国最优秀的经济学家”。

巴尔突然被任命为总理的同时,德斯坦继续让他保留原职,这一特殊决定使巴尔成为法兰西第五共和国唯一同时兼任总理和财长的人。“法国首席经济学家”会是合格的总理吗?面对各界质疑,巴尔在1972年及1978年推出两个“巴尔计划”,努力复兴经济。尽管在控制通货膨胀、减少财政赤字领域取得了一定效果,但由于石油输出国组织的禁运,法国失业人数却在增多。尤其是巴尔拒绝提供国家财政支持,不少煤钢工业被迫走向破产,造成不少就业岗位流失,越来越多的法国民众对巴尔的经济政策感到不满。

时任劳工部长布兰在1979年10月29日突然自杀更让巴尔身陷困境。当时布兰的尸体在一个水深仅有50厘米的池塘里被发现,官方调查认为他是在吞服催眠药后跳入池塘自杀,但这种说法遭到包括布兰女儿在内的很多人的质疑。法国司法部的尸检显示,尸体上有不同的伤痕,尤其是鼻子和被折断的手腕,似乎显示布兰并非自杀而是他杀。一名第一时间赶到现场的急救医生也表示,布兰尸体的姿势不符合自杀淹死者的特征。但法国官方却以各种理由拒绝对此展开调查,质疑者纷纷认为这是一起政治谋杀,而最大嫌疑者就是巴尔。因为布兰当时很有名望,传言称德斯坦曾试探布兰是否愿意接替备受指责的巴尔出任总理。

布兰自杀事件在法国政坛掀起巨浪,深陷其中的巴尔虽然逃过一劫,但支持度也跌至最低点。1981年5月,密特朗击败德斯坦出任总统,巴尔黯然卸任。1988年在德斯坦明确表达不想竞选的情况下,巴尔代表右翼联合党派参加总统大选,结果首轮就遭淘汰。

拉法兰:对总统宝座没兴趣

拉法兰在2002年被希拉克任命为总理时也是个政坛新人。法国舆论认为,当时他的大区议会主席和欧洲议员身份,距离直接掌管民生的总理职位“太遥远”。

对拉法兰执政能力的担心并非空穴来风。自从2002年上台后,拉法兰并未能解决法国居高不下的失业率问题,而且他所推行的一系列社会改革也遭到很多人的激烈反对。这名性格温和的总理被视为缺乏活力,只会服从希拉克的旨意,以至于他的支持率跌到了只剩20%。2005年的欧盟宪法公投中,法国人投下的否决票直接导致拉法兰辞职。

不过拉法兰对华友好。2003年非典疫情期间,他坚持如期访华,对中国的好奇和热爱令他日后成为法国政界知华、友华代表人物,并在去年被中国授予“友谊勋章”。不同于其他素人总理,拉法兰卸任总理一职后从未对总统宝座显露出兴趣。

法国历史学家卡里格认为,就法兰西第五共和国的政治逻辑而言,总统选择素人总理有其优势。除了为治国带来新气象,素人更加忠诚、服从,不给总统制造麻烦。戴高乐在1968年将蓬皮杜赶出总理府就是因为“素人变成强人”。有时候,经总理府“镀金”之后,素人总理也会瞄准更高目标,比如总统、参议院主席等职位。法国前总统顾问鲁夫列就表示,近日刚递交辞呈的菲利普在2017年上任之初也是一个“政坛小白”。如今他带着高人气回归勒阿弗尔市当市长,没人能断言他不是在为下届总统大选进行铺垫。

(编辑:贾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