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疫情“封锁”所带来的经济影响,几乎摧毁了意大利老人安妮塔·帕里斯的生活。据悉,安妮塔今年75岁,因疫情影响就连她身为汽车修理工的儿子也而无法工作,这让整个家庭失去了经济支撑。安妮塔的养老金远远不够用,原本她还指望着政府能发放福利支票,但目前这个愿望也没能成真。
640.webp (4).jpg
急需现金的意大利人纷纷转向典当行解决燃眉之急。图据《纽约时报》
于是,安妮塔只能求助于几个世纪以来、不少意大利人所依赖的“影子”安全网——当铺。

有这样需求的人,不止是安妮塔。此前几百年间,无论是瘟疫、战争还是经济衰退,急需现金的意大利人一直都通过典当贵重物件的方式来变现。虽然这个做法显得有些过时了,但当铺却一直是意大利银行体系的正式组成部分。
此番受新冠疫情影响,在意大利民众遭遇银行信贷困难、政府补助杯水车薪的境况下,典当行重现生机。

典当行成意大利人寻求现金的“救命稻草”
安妮塔急切地在家里翻箱倒柜,搜寻着身边一切可以典当的物件:戒指、项链、手镯等。“我有账单要付,得赶在月底前。”安妮塔一边说着,一边来到一座巴洛克宫殿的“贵重物品鉴定大厅”典当了她的东西。400多年来,这座宫殿一直是一家典当行和各大银行典当部门的所在地。

由于新冠疫情爆发,整个意大利,尤其是急需现金的意大利人在经济前景方面似乎不容乐观。由于银行背负着沉重的债务负担,因此不太可能扩大信贷规模、提供足够的贷款来维持当地人的生活。因此,在意大利全国各地的典当行里,人们的焦虑显而易见。他们担心自己的短期工作合同不保,担心商店不再出现客流量爆棚的场景,担心美国游客不会来租用自己的房间……
640.webp (3).jpg▲那不勒斯银行典当行外,人们正排队等着为自己的物品支付利息。图据《纽约时报》

不过此时,对于抵押贷款部门(典当行的机构名称)的经理们来讲,眼前却是一片“大好景象”。在政府实施“封锁”后,抵押贷款部门的活跃度从20%上升到30%。随着政府给予的紧急救济即将结束,上述经理们预计业务量将会出现激增。“今年秋天,我们将看到比以往更多的金融问题,也许我们能帮上忙。”大型典当公司Affide的总经理雷纳·斯泰格说。

在意大利,典当行作为银行体系的一部分已经存在了几个世纪。“当情况有所好转时,你可以把自己的东西再赎回来,”在米兰一家当铺外,等待支付自己结婚戒指利息的克劳迪奥·洛伦佐表示。这位65岁的老人是一名交通协管员,在当地学校停课后,他被迫停工。

在Affide总部,一座位于罗马虔诚山广场的16世纪宫殿中,斯泰格表示,由于新冠疫情对经济的影响,人们肯定会产生对现金的需求。在宫殿大理石铺陈的大厅中,“展期和展销”部门,顾客正排队等候支付利息或赎回自己的物件。在他们的头顶上,标有号码的黑色盒子像一组倒挂的火车,正沿着一条悬挂的轨道从楼上的金库将物品运动到柜台。

据说,这里的金库中收藏了朱塞佩·加里波第的宝剑、象牙和一些珍贵的珠宝,其中包括一枚价值8万欧元的钻石戒指,将于本月拍卖。如今,典当行的生意让人眼红,Affide总部黄金店老板朱塞佩·马蒂诺说:“他们赚了大把大把的钱。”

而一位大型典当行的辩护人称,只有5%的典当品被拍卖,这些典当店为需要现金的意大利工薪阶层和中下阶层提供了至关重要的服务。与许多现代银行工具相比,典当行提供了一个更直接、更透明的系统。客户将贵重物品存入银行作为抵押,然后在一定期限内支付利息。如果客户到期没能付清,物品可能会被拍卖。通过拍卖,典当行收回贷款,如果在拍卖中获利,利润则归客户所有。

“生意火爆”当铺保单新增金额连续两个月增20%
某天一早,那不勒斯银行的典当分行外便挤满了人。47岁的美发师西尔维亚·阿格拉表示,自己好不容易快攒够赎回家人典当的金手镯的钱,但不巧新冠疫情爆发,她的沙龙被封锁了三个月,重新开张后,社交距离的限制大大减少了客流。现在,阿格拉不得不来这里支付更多的利息。“原本离收回我家的传家宝就只差那么一点点了。”阿格拉无奈地说,“但现在又成为不可能”。

这并非是阿格拉一个人的无奈,今年43岁的弗朗西斯科·纳尔代利从银行走了出来,他刚为母亲的金手镯支付了一笔利息。弗朗西斯科说,他是一家疗养院的临时护理员,但最近的一份合同已于今年3月到期。弗朗西斯科接受了一份按月签订的新合同,这使他的薪水降低了一半。“我不得不重新开始,”他说道,因为“没有任何保障”。
640.webp (2).jpg▲那不勒斯一家当铺的老板Luigi Milano站在柜台前。图据《纽约时报》

45岁的伊莱诺拉·富奇则说,自己还没有收到政府承诺的休假补贴。而富奇此前在那不勒斯机场卖包,后来所有航班都因疫情暂停了,她工作的门店也于3月份关闭。作为两个孩子的母亲,富奇坦言,自己的积蓄快用完了,她的一些朋友逐渐开始帮人洗衣服或熨衣服赚钱,富奇也在考虑这样做,“不管怎样,你必须想办法让生活继续下去。”

对于目前的状况,那不勒斯银行所属的联合圣保罗银行发言人称,今年3月和4月,当铺保单新增金额增加了20%。大部分的新增都在意大利北部,也就是新冠疫情传播最为严重的地区。

前不久的一天,有几十个人在米兰UBI银行外排队等候,其中有被迫休假的厨师、有芭蕾舞服装公司的老板等。57岁的卡蒂亚·玛切西也正在排队等待支付金项链和奖章的典当利息,她说,自己失去了清洁工的工作,但因为这不是正式工作,所以她没能申请政府资助。现在,玛切西希望自己能典当更多的贵重物品,“但是,我已经没有什么东西可以典当了。”
红星新闻记者 王雅林 徐缓 编译



声明: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