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国国家统计与经济研究所(Insee)7日发布的报告显示,今年3月和4月新冠病毒流行期间,法国所有原因的死亡人数为12.9万人,而2019年同期为10.28万人,同比增加25%,但根据出生国的不同,死亡率有很大差异,其中移民群体的死亡率更高。

人民日报海外网援引《费加罗报》报道,按照法国国家统计与经济研究所的数据,今年3月和4月,出生于非洲和亚洲等国外的移民,死亡人数与2019年同期相比增加48%,而出生于法国的死亡人数增加22%。具体来说,出生于阿尔及利亚、摩洛哥、突尼斯等北非国家的在法居民有8300人死亡,2019年同期为5400人;出生于非洲其他国家的居民有2000人死亡,2019年同期为900人;出生于亚洲的居民有1600人死亡,2019年同期为800人;出生于美洲、大洋洲及欧洲其他国家的居民,死亡人数增幅与出生在法国的人员比较接近。

6月6日,示威者在法国巴黎战神广场参加反对种族歧视的集会。(图片来源:新华社)

之所以产生这样的结果,研究认为,出生于外国的在法居民,更多居住于人口密集地区,尤其是受疫情影响严重的巴黎大区。出生于北非国家的居民三分之一居住在巴黎大区,出生于非洲其他国家和亚洲的居民有有一半居住在巴黎大区,而巴黎大区出生于法国的居民仅占16%。3月至4月,出生于外国的居民死亡人数急剧上升的城市中,巴黎大区马恩河谷省的克雷泰伊市名列榜首,同比增加113%,而法国裔死亡人数增加35%;紧随其后的是瓦兹河谷省的戈内斯市、巴黎十八区、塞纳-圣但尼省的圣但尼市、马恩河谷省的勒克雷姆兰-比塞特尔市。

另一方面,这还与家庭居住条件有关。出生于非洲和亚洲的居民,家庭平均居住面积分别为1.3和1.6个房间,低于1.8个房间这一法国整体水平。

此外,职业和通勤方式也是重要影响因素。出生于非洲国家的居民,就职于“关键岗位”的比例分别占14%到15%,例如医护人员、护理人员、执法人员、消防员、送货员、清洁工和商贩等,都属于疫情一线工作者,感染病毒的风险更高。法国社会学家弗朗索瓦·杜贝特谈到,“这并不是一个人人都能远程办公的世界。”

另据法国国家统计与经济研究所的数据,来自亚洲、北非国家和非洲其他国家的居民乘坐公共交通工具上班的比例分别为31%、28%和49%,而在法国出生的人这一比例为15%。

法国政治家、人权捍卫者雅克·杜邦曾在今年6月8日的一份年度报告中警告称,随着新冠病毒的流行,必须警惕社会不平等加剧。

(编辑:贾言)




声明: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