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联网7月6月电,据欧联通讯社报道,当地时间7月5日,一位曾在贝尔加莫省阿尔扎诺伦巴多市(Alzano lombardo)医院工作的巴勒斯坦籍医生纳迪姆·阿布·暹罗(Nadeem Abu Siam)向媒体表示,阿尔扎诺伦巴多市医院曾在2月15日已发现首例新冠肺炎疾病疑似病例。比科多尼奥市 (Codogno)医院发现意大利“1号患者”的日期早5天。
640.webp (43).jpg曾在阿尔扎诺伦巴多医院工作的医生暹罗。
  据报道,暹罗医生向记者表示,由于当时卫生部要求,确定新冠肺炎患者首先是要有临床症状,且必须具有与中国湖北接触史,才能够进行病毒检测。结果导致患者入院10天后不治。
  暹罗医生说,当时他怀疑一名患者感染了新冠肺炎,并打电话给放射科,要求放射科对该患者进行进一步检查。放射科检查后表示,看起来患者很可能是新冠病毒感染者。
  暹罗医生强调,由于该患者没有与中国湖北的接触史,不能进行病毒检测导致无法确诊。患者回到病房后,面对具有如此强烈临床反应的疑似病例,医院依然没有采取任何预防性措施,甚至很多医护人员出入病房也不佩戴口罩,为疫情蔓延埋下了严重隐患。
  暹罗医生回忆说,直到2月20日,洛迪省科多尼奥 (Codogno)医院值班麻醉师安娜丽莎·马拉拉(Annalisa Malara)“违规”对当地的一名患者进行了新冠病毒检测,结果发现了意大利首例本土确诊病例。
  暹罗医生表示,意大利出现“1号患者”后,卫生当局2月23日下令,医院发现新冠病毒疑似感染者必须进行病毒检测,而阿尔扎诺伦巴多市最早发新的疑似感染者,却在等待病毒检测结果的过程中,已于2月25日撒手人寰。该患者病逝几天后,病毒检测结果证实,患者死于新冠肺炎疾病。
  报道指出,暹罗医生由于对当地卫生部门表示不满,目前已经辞去了医院的工作。暹罗医生则向记者说,由于远在家乡的母亲近日也感染了新冠病毒,他需要立即回到巴勒斯坦去照顾自己的母亲。(博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