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时报7月4日秋狸编译】法国总统府7月3日发布公报说,菲利普当天向总统马克龙提交政府辞呈,马克龙批准了辞呈,并在数小时后任命了新总理卡斯泰。民间支持率较高的菲利普是否会参加总统选举与马克龙一决高下?眼下面临多重挑战的新总理又能否胜任?

菲利普:人生的新篇章

法国《巴黎人报》报道,7月3日中午,菲利普在经久不息的掌声、拥抱与眼泪中发表了简单的演讲,离开了过去3年间奋斗在此的总理府马提尼翁宫。

“我们不一定能成就一切,但我们会尽力而为。”他简单而真挚地说,并祝福继任者卡斯泰一切顺利:“为了您,更是为了我们的国家。”

7月3日,卸任总理爱德华·菲利普(前左)与新任总理让·卡斯泰(前右)出席权力交接仪式。(图片来源:新华社)

本周末起,他将再次出任滨海塞纳省(Seine Maritime)勒阿弗尔市(Le Havre)市长。此前,他在市政选举第二轮投票中轻松胜选,支持率超过58%,顺利夺回了他在2010-2017年间的职务。

10年前,由于前任市长安托万·胡夫纳克(Antoine Rufenacht)辞职,他被推上这个港口城市的第一把交椅,并在2014年顺利连任,一直到2017年入住总理府。现在,他回到了自己的大本营。“勒阿弗尔在他成为总理时为他感到骄傲,同样为他的回归感到自豪。”一位当地议员表示。

之后菲利普有何打算?他的朋友和亲信说,前总理确实应该休息一下,与妻子女儿和朋友们共度一段平静的时光。毕竟,过去几个月并不容易,现在“几乎是一种解脱。”

而欧洲1号电台(Europe 1)与《Marianne》杂志称,退居地方的菲利普可能会继续与马克龙合作,为总统提供的“政治任务”——一起参加2022年总统选举——提供支持。“菲利普在为共和国服务期间真诚、忠诚且高效。他的个性从心底令人尊敬,他也收获了我的友谊。”国民议会议长理查德·费朗(Richard Ferrand)在社交网络表示,“即使他离开了,也是我们可以依靠的对象。”

不过,也有人认为他的野心不应止于此。根据7月2日《Kantar-Figaro》杂志最新公布的数据,菲利普7月获得的民众好评率达40%,比2月上升15点,可谓达到了前所未有的高人气,特别是与马克龙相比(7月的好评率为33%)。他会白白浪费自己的人气吗?《巴黎人报》称,在2017年总统选举溃败后一直缺乏领导者的共和党人中,有些人已经将他看作下届总统选举的“秘密武器”。

菲利普本人还没有任何表态。“他的忠心将一直不变,还会尝试找回能时常去度假的日常生活……”一位亲信表示,“或许他会借此机会再次开始写作,之前没有写作的时间让他备受折磨。不过别指望他会讲述自己在马提尼翁宫的三年,这不是他的风格。”

马克龙:寻求独立掌权?

法国《回声报》报道,新总理卡斯泰的任命引发了多重反响。左派将他视为“右边的人”,右派则把他定位为“技术官僚”。

生于1965年的卡斯泰在公众中知名度不高,似乎直到最近两个月才出现在国家政治舞台上,因成功负责协调法国“解封”策略而获得了“解封先生”之名。而实际上,他的政治生涯要长得多。在法国国家行政学院毕业后,他曾加入右翼人民运动联盟党(UMP)与共和党,担任过比利牛斯省地方官,并曾任劳工部与卫生部参谋等职。他更受人关注的是与前总统萨科齐的亲密友谊。在萨科齐任总统时期,他曾在爱丽舍宫担任助理秘书长。在此次任命宣布后,他也立刻致电萨科齐。

政坛对马克龙此次出人意料的任命多为批评。左派对马克龙继菲利普之后又一次选择了一名右派任总理表示失望,认为“一切都不会改变,右派反社会与反环境的政策将继续。”在市政选举中大获全胜的绿党也指责,总统此举“不是为了未来考虑,只是为了连任。”发言人桑德拉·莱格(Sandra Regol)还对总统再次选择了一名男性作为总理表示不满。

而卡斯泰所处的右派认为他只是缺乏政治基础的技术派官僚,不是政客,有人指责他“背叛了自己的党派,从加入马克龙队伍起就不再是该党成员”。

更有许多人认为马克龙的选择是在削弱总理的政治职能,试图独掌大权。右翼独立民主联盟党(UDI)领袖让-克里斯托夫·拉加德(Jean-Christophe Lagarde)抨击称这个任命传递的信息很明确,“总统希望独立执政!”人民运动联盟党议员埃里克·齐欧堤(Eric Ciotti)则表示:“在菲利普声望的威胁下,马克龙正在转向个人独裁。”

卡斯泰:具有国家公仆的品质

也有声音对卡斯泰表示支持。谈到自己曾经的得力干将,前卫生部与劳工部部长格扎维埃·贝特朗(Xavier Bertrand)对他的执行力与“国家公仆”的品质表示赞扬:“在我们当下面对的困难时期,这些品质至关重要……”他补充道,“希望能助他纠正总统的错误决定。”

《费加罗报》称,摆在新总理面前的任务繁重。他不仅要配合总统的新路线尽快重组内阁,还要应对疫情带来的社会危机以及市政选举中环保党派带来的政治冲击。

而卡斯泰本人自称“社会派戴高乐主义者”。在接受法国电视一台(TF1)的采访表示,他知道自己任务艰巨,希望自己的政府“迅速采取行动”,并打算在下周中旬发表政策讲话。“我现在关心的唯一一件事就是尽力为我的国家和同胞工作。”他说:“我看重责任感。我们不能期望国家提供一切,每个人都应为国效力。”

(编辑:李璟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