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时报7月3日白劼编译】德国和土耳其的“牌局”终于发生了扭转,现在德国拿到了一手好牌。在新冠肺炎疫情的“掩护”之下,双方主打三方面的赌注:金钱、权力、报复。

土耳其面临经济难题 德国把住游客赴土关卡

德国《世界报》网站报道,7月3日,土耳其外长恰武什奥卢(Mevlüt Cavusoglu)率领一支包括土耳其旅游部在内的代表团访问德国。双方的议事日程表上写满了一系列话题,其中旅游业赫然在列。

土耳其想对德国游客展示自己防疫得当的形象,因为德国游客赴土消费占据了土德去年经济往来的相当一部分比重。

今年的情况则不同以往。根据土耳其方面的数据显示,今年土耳其将面临700亿美元的预算赤字。而德国游客赴土消费和德国对土投资则可以缓解至少一半的赤字。

报道称,然而土耳其今年很有可能拿不到这笔钱了,因为不仅仅是德国游客,德国经济界人士目前也几乎不会前往土耳其。他们尽管可以前往土耳其,但返回德国后,“健康部门人员会根据判断决定其是否需要接受两周的隔离。”这种不确定性和无计划性吓退了很多本意前往土耳其的人。

德国外长马斯。(图片来源:新华社)

德国发现了土耳其的“阿喀琉斯之踵”

德国了解土耳其在财政上的窘境,并且和埃尔多安政府的牌局早已开始。在新冠肺炎疫情的“掩护”之下,双方主打三方面的赌注:金钱、权力和报复。

现在埃尔多安极其依赖外来资金,而德国恰好在这一点上占据优势。报道称,现在的两方对垒可以理解为:土耳其经济状况越糟糕,对德国就越有利。只要把住对土耳其旅游和经济投资这两道关卡,无论是土耳其政府还是埃尔多安本人就会越来越坐立不安,对德国就越来越依赖。

德国政府几周前对土耳其表达了异于寻常的强硬态度。报道称,大众也在刚刚会见土耳其代表团后就宣布,不会再按照计划在土耳其马尼萨(Manisa)建厂。即使大众已经在土耳其成立了分公司,并且真的有意和土耳其从事生意往来,也不得不考虑德国政府的态度。

与德国经济利益紧密相关的是德国的权力欲望。德国外长马斯在柏林明确强调,德国现在担任欧盟轮值主席国,这是不可低估的权力位置,而恰武什奥卢也是德国担任欧盟轮值主席国后第一个来访的非欧盟客人。

报道称,这无疑是一种荣耀的体现:德国十分看重与土耳其的合作。因此德土双方应该利用这一契机,好好谈一谈过去老话题,把牵扯的旧问题顺利解决掉。

那些老问题包括土耳其赦免政治犯,虽然这在某种程度上会给德国带来一些利益,但德国其实并不十分感兴趣。而土耳其对法制国家制度的改善,也不会在德国六个月的欧盟轮值主席国内完成,因此德国对此也不感兴趣。

德国真正感兴趣的是例如叙利亚和利比亚问题、地中海东部局势。地中海东部现在汇集着土耳其、俄罗斯和美国的战舰。德国则希望土耳其从此地撤军。

德国关心的还有对土的报复问题。今年3月,埃尔多安开放了土耳其-希腊边境,数千名难民涌进希腊。紧接着就发生了一幕幕人间悲剧和国际社会对希腊边境管控的谴责。这些其实都土耳其对欧盟的一种进攻、对德国的一种勒索。

土耳其外长恰武什奥卢。(图片来源:新华社)

“新冠外交”:医学考量从不是主角

事情已经发生的几个月以来,德国和欧盟一直处于被动防御局面。

而现在德国扭转了战局,开始对土耳其报复了。几周以来土耳其和德国已经举行了多次会谈,其中一部分是高级别对话,而绝大多数的对话都不是公开进行的。

这期间德国的态度一直保持强硬,包括土耳其外长访德期间。即使土耳其外长称呼马斯为“我的朋友”,马斯也并不予以正面回应。马斯更多的回应仍是“德国将谨遵罗伯特·科赫研究所和欧盟的防疫指导和规定。赴土旅游仍然是存在风险的。”

从医学的角度上看,赴土旅游警告并不一定有道理。因为土耳其的的疫情局势并未比其他国家严重多少。恰武什奥卢表示,土耳其检验部门会确保酒店环境的卫生。他指责德国“甚至允许游客前往其他疫情局势比土耳其还要糟糕的国家旅游”。

报道称,但在“新冠外交”策略里,医学角度的考量从来不是策略制定的主要因素。

(编辑:白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