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是街坊邻里,抬头不见低头见。”

我们习惯于称呼邻居为“街坊”,可你知道这是为什么吗?

坊、里,都曾是我国古代城市的基层居住单位。从隋唐的里坊制,到宋代之后的坊巷制,都是古人城市建设和管理的智慧体现。

温州这座古城,千年来曾经坊巷林立,北宋绍圣年间太守杨蟠划定三十六坊,明清时期坊巷变革,古城的坊巷机理至今留存在人们的身边。

曾经,三十六坊入口处都立有牌坊,上书坊名;如今,牌坊已经消失在历史长河中,坊名却作为地名流传了千百年。

温州城区现在还称坊的地名,只剩下墨池坊、康乐坊、登选坊、三牌坊等。

五马街区在历史上有过27座牌坊。而留作地名的,如今仅有“登选坊”。

登选坊 郑家清绘

2020年,温州启动解放街及五马商圈南片区二期工程项目,登选坊与解放街、纱帽河、柴桥巷等街巷一起迎来改造提升。

600多年前的地名沿用至今

登选坊有着深厚的历史底蕴和独特的人文景观。

当初北宋温州太守杨蟠划定的三十六坊中,是没有登选坊的。

据清光绪《永嘉县志》记载,“坊为曾氤立。曾氤字思宗,号朴庵,明永乐十五年(1417)举人,任礼部主事。”

登选坊,因明朝永乐年间一位名为曾氤的举人,官府在巷口立“登选”牌坊而被采用为巷名。

有专家说,长达600多年而地名稳定不变,实属罕见,从地名学角度,颇值得作为个案深探究竟。

虽然牌坊已经不在,但登选坊作为古城一条著名道路,如今与纱帽河相连,有着深厚的历史底蕴。这里有一代词宗夏承焘的旧居,也曾在明朝嘉靖年间出过会试第二名的九曲山人项乔。

夏承焘先生旧居 郑家清绘

曾氏后人为古城留下众多珍贵印记

曾氤的生平故事已经不可考,除了县志里的这段话,《东瓯诗存》还保留下他写下的三首诗。而他与登选坊的地名沿袭数百年,想来也是自己没有想到的。

曾氤同样不会想到,到了清代,他的后人为这座古城留下了另一笔宝贵财富:近代温州十大私家花园中的两处名园依绿园(籀园前身)、怡园,都有“曾宅花园”的别称;清道光年间,江心屿的浩然楼、文天祥祠堂,积谷山的卧树楼和飞霞观重修,都与曾氏后人有关。

曾唯兄弟与依绿园

如今温州人熟悉的籀园,其实是延用清乾隆年间的名园“依绿园”旧址所建。

20世纪30年代籀公祠和月洞门。邵度摄

依绿园位于九山河畔(现籀园小学内),南枕松台山,是清乾隆时期温州士绅曾唯、曾儒璋兄弟的父亲所建,在兄弟俩手中扩建,俗称曾宅花园。

曾唯(1739-1792),字岸栖,号近堂,出身世族,家业殷实,乾隆年间曾任江苏溧阳县丞。胞弟曾儒璋,字玉西,历官刑部、户部郎中,曾任福建兴泉永兵备道。

兄弟两人的父亲购得九山湖畔五亩多菜园地,建一私家花园。由于花园依水环境幽静,风景秀丽;况且佳园菜畦,雅俗交融,湖光山色,相得益彰。故用杜甫诗《陪郑广文游何将军山林》的“名园依绿水,野竹上青霄”句,取名依绿。道光二十七年(1847),曾任江苏巡抚的梁章钜寓居温州期间,曾畅游依绿园,称赞这里“水木明瑟,亭馆鲜妍”,“所编挂屏,所筑水槛,尤具匠心,为他园所未见”。

九山湖畔的籀园等建筑

曾唯兄弟交游广阔,疏财好义,热心地方公益事业。据嘉庆年间《孤屿志》记载:曾唯不仅独资修造海坦山石坝,江心屿的浩然楼、文天祥祠堂、卓公祠等,都是他出重金重建的;江心寺、江心西塔,如果没有他的参与,当时也不可能得以大规模重修,

曾唯还热心乡邦文献,编纂有《东瓯诗存》、《广雁荡山志》等,都是温州文化的珍贵遗产。《广雁荡山志》于乾隆五十五年(1790)首次刻印,是雁荡山的最后一部旧式志书,也是历代雁荡山志的集大成者,孙诒让《温州经籍志》称其“在雁山志中最为完备”。

1908年朴学大师孙诒让逝世,为了追念孙先生的学术贡献和办学成绩,温州文教界人士倡议建园立祠纪念。1913年秋,由瑞安师范第一任监学郭凤诰发起,旧温属六县(永嘉、乐清、瑞安、平阳、泰顺、玉环)学界人士黄群等集资,将曾氏“依绿园”故址重修,兴建籀公祠,于1915年竣工。1919年扩建为“温州公立图书馆”。后在祠旁叠假山,建庭轩,遍植花草树木,因孙诒让号籀庼,易名为籀园。

旧温属图书馆(籀园)

曾佩云兄弟与怡园

苏州有一个著名的古典园林怡园,而温州怡园,比苏州的怡园早五十年建成,同样都是取《论语》“兄弟怡怡”句意。

温州怡园遗址在今市区松台山麓来福门一带,为清道光间温州名士曾佩云、曾裔云兄弟所建,规模在清时温州郡城诸园中为最大,坊间也俗称其为曾宅花园。

怡园雪景

曾氏传至曾佩云、曾裔云兄弟时,家境殷实,时人号称曾百万。

怡园初筑时,由当时人称“本朝永嘉第一”的诗画家项维仁(字寿春,号果园)精心设计。他吸收苏州名园的精华,先作画后依图筑园,故园中布景,匠心独运,假山池沼,小巧玲珑;陈设布置,富丽堂皇;回廊花径,迤逦多姿。有楼台名“西爽”,凭楼四望,附郭诸山,如华盖、积谷,尽收眼底。中有水轩称“活泼泼地”水轩。最胜处尤在水榭与听鹂馆,雕栏曲折,凌波投影,奇石环列,佳卉密植。中有亭叫‘风到月来亭’,取古人“月到天心,风来水面”的情趣。这两处都是仿苏州著名的西园、网狮园的古建筑而精心设计的。园中的假山也独创一格,雅丽别致。

中山公园湖心亭是怡园拆迁时移来的。

瑞安著名学者孙衣言在这里题过不少诗,其中有“珠帘高卷碧湾环,华盖飞霞罨画间。为我楼头添一榻,更移笔砚看西山。”而方鼎锐所言的“曾园桂花屏”,以丛桂屈曲为之,更为游人所赞赏。园中还有许多奇花异木令人留连忘返。瓯隐园社诗人,当时温州名士,如瓯海关监督冒广生、永嘉陈祖缓、陈寿宸、徐定超、乐清钱熊埙、瑞安洪炳文等,都曾来此游览。

曾佩云兄弟对地方公益事业也非常热心,如道光初年,永嘉县学被台风所毁,兄弟独力重修,所费不下白银八千余两;咸丰三年温州水灾,曾裔云首倡捐粮赈灾。清《永嘉县志》记载,道光八年(1828)曾佩云出资在飞霞洞外建真人殿、龙母宫、卧树楼,可惜后来毁于台风。

来源:温州三十六坊

参考资料:

《温州第一街——五马街》

《鹿城历史文化名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