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时报6月29日白劼编译】欧盟债务救助金将成为德国担任欧盟轮值主席国后的主旋律。默克尔政策的转变为此招致了基民盟(CDU)经济委员会和德国中产阶级的批评。德国家族企业担心这会导致非常严重的后果。

经济救助计划令中中欧和南欧国家获益

德国《世界报》网站报道,在德国7月1日担任欧盟轮值主席国前,警告默克尔不要对欧盟债务救助计划进行改革的声音越来越大。默克尔积极支持一项抵御经济危机的债务救助金计划,这项计划首先令中欧和南欧国家获益,这也为默克尔招致了批评。

这笔7500亿欧元的救助金,数额上很划算,除了这笔补助本身外,借贷国还可以获得其他形式的补助。德国支持这笔救助金的发放,还希望可以说服“节俭四国”也能支持这笔救助金的发放。

5月18日,德国总理默克尔在第73届世卫大会视频会议开幕式致辞中呼吁各国合作抗疫,为世卫组织提供可持续的财政支持。(图片来源:中新社资料图)

在基民盟内部,默克尔政策的转变为她带来不仅只是支持声。基民盟经济委员会常务秘书长沃尔夫冈·施泰格(Wolfgang Steiger)表示,“德国必须在其基本经济和财政政策上和‘节俭四国’站在一起。”

和德国基民盟关系的紧密的组织同样批评了默克尔的政策。奥地利总理库尔茨(Sebastian Kurz)坚持表示,应当确保救助金能够返还,并且将救助金和其他的附加条件绑定在一起。德国基民盟经济委员会的在其一份党内刊物上表示,“这些(受资助)的国家有着非常严重结构问题,只有对它们进行改革,才能让救助发挥作用。”

因此,第一步只能发放贷款,而不能附加其他金钱补助。施泰格说,“如果这些国家保证能够遵守改革承诺,那么损失的补助实际上可以通过贷款的形式重新获得。”

尽管经济界有一些对默克尔新政赞同的声音,例如德国工业联合会(BDI)认为,默克尔的这项经济救助计划在体量上是合适的,也表示默克尔和马克龙提出贷款和金钱资助相结合的形式是正确的,但是始终不乏严厉批评。例如,德国中产阶层的批评声一直不绝于耳。德国家族企业联合会主席沃雷(Reinhold von Eben-Worlée)批评称,“默克尔出于对法国和南欧国家的估计,转向了支持债务救助者的阵营,这毁掉了基民盟长期建立在市场经济和自我负责原则上的欧元政策。”

报道称,当德国接任欧盟轮值主席国之后,默克尔或将继续推动其新政。沃雷警告称,“这项债务救助计划可能会让我们面临一种无法控制的欧洲财务支出政策。”他表示,人们从过去惨痛的经验可以明白,在现有的欧洲财务支出政策下,绝不会存在任何应对疫情局势而发放的补助。

默克尔政策调整或被称为历史重大事件

报道称,自英国脱欧以来,经济局势稳定、实行经济自由主义的欧洲北部国家的力量就已不如从前了。而默克尔在欧洲政策上的摇摆不定,将再一次改变欧盟内部力量相对态势,这会被支持者和反对者同时评价为重大历史事件。

报道认为,德国作为欧盟人口最多,经济最强大的国家,在经济和财政政策上出现的180度大转弯,强化了法国领导的欧洲南部国家阵营。毕竟,德国曾在欧元致债务危机和希腊救助计划期间同荷兰以及其他北欧国家执行了非常严格的国家预算政策,并因此招致了来自巴黎、罗马和雅典的重重批评。

这一次与此前不同,默克尔从南欧国家获得的只有表扬,不满则来自“节俭四国”。中欧和南欧国家不反对默克尔的经济救助计划以及欧委会主席冯德莱恩同期实行的中期财政计划,这项财政计划将在截止2027年时,发放共计11万亿欧元。

布鲁塞尔方面制定的债务分配方案,令波兰、克罗地亚、罗马尼亚和和其他过去的东欧阵营国家感到满意。从经济体量上来看,这些国家获得救助金甚至远高过法国、西班牙和意大利,而三个国家的疫情局势更为严重,经济情况也更为严峻。

民调支持率给与默克尔转变政策底气

默克尔的政策转变令其党内朋友感到猝不及防,然而基民盟的联邦议会党团却出奇的安静。默克尔和基民盟在新冠肺炎疫情期间,民调支持率一路飙升,给了默克尔改变路线的底气。

只有基民盟经济委员会始终无法平静地接受默克尔政策的改变,他们在一份党内刊物上表示,只有新冠肺炎疫情局势在能够控制的前提下,才可以实施经济救助计划。

基民盟经济委员会警告称,“目前布鲁塞尔计划的救助金分配方案以及后续的资金发放,应当能够解决以前的问题,并且获得人们支持才可以。”该委员会此外要求欧盟立即进行贷款清算事宜,并且表示,这项持续期达30年的借贷方案是“施加给我们子孙后代极其繁重的压力。”

(编辑:邱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