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时报网】近日,德国北威州居斯特洛地区滕尼斯肉厂员工出现大规模感染,染疫人数超过1500,甚至导致所在地和邻县重新“封城”。一波未平一波又起,6月23日,德国另一家大型肉企,PHW集团旗下Wiesenhof品牌控制的一家火鸡屠宰场里有员工出现症状,接受了新冠病毒测试的50名员工中竟有23人呈阳性,比例高达46%!

近几月来,德国各地肉厂频发集体感染事件。且由于存在大量在各个肉厂之间流动的临时工人,感染源几乎无法追溯。在被誉为欧洲抗疫典范的德国,为何肉类加工厂多次成为疫情暴发点?

肉类加工场易成疫区

美国《连线》杂志分析,肉类加工厂都存在人员密集的现象,基本都有上千名工人在流水线工作,肩并肩站着,很难保持社交距离。而且这一类工厂会保持低温作业,防止肉类变质,而低温环境则使新冠病毒在人体外更易存活。

加利福尼亚大学戴维斯分校的化学工程师阿萨迪指出,研究发现肉类工厂的风扇会加速飞沫传播病毒。工厂内高速运转的风扇使空气流通速度是常态下的百倍,即使工人保持2米社交距离,也可能遭到飞沫感染。

另外,美国疾控中心近期发布报告称,由于肉类加工厂的工作节奏非常快,工人呼吸急促,通常不会正确佩戴口罩,往往只遮住嘴,把鼻子露在外面,而且还经常用手调整口罩,这将使感染风险增加。

此外,据美媒VOX报道,在大多数国家,肉类加工厂的职工通常是低收入人群,很大一部分是外来移民,他们日夜工作,抵抗力较差、居住环境堪忧,容易感染病毒。

德国情况如何?

上海界面新闻报道,德国是欧洲的肉类加工大户,每天平均有190万头家畜被屠宰。该国的猪肉产量为欧盟各国中最高,2018年达540万吨。根据德国联邦统计局的数据,德国目前有1500多家大型肉类加工厂,整个肉类加工行业雇用了12.8万人。

而工会估算,肉类加工业中的工人有80%为移民,大部分来自罗马尼亚等国。为降低人工成本,肉类加工公司都通过分包商招聘工人。而对于分包商而言,降低工人工资、向工人出租简陋的宿舍,也成为赚钱的方法之一。

集体宿舍也是肉类加工厂的标配,一个房间里通常住2到6名工人,工人需自行支付租金。这也使得控制新冠疫情最基本的社交疏离政策失去实行的可能。

被隔离中的滕尼斯肉联厂员工。(图片来源:新华社)

23日,据德媒消息,滕尼斯集团正在隔离中的7000名来自罗马尼亚、保加利亚和波兰等东欧国家的合同工纷纷出逃。目前,一些回到东欧家乡的工人表示,不愿再回到德国。他们表示,公寓里条件太差,楼里人太多,病毒很容易传播。

目前在德国,不论是来自政界还是民众之中,对滕尼斯肉联厂的批评声音越来越大。在居特斯洛县,当地组织在网站上联名要求解散滕尼斯肉联厂。此外他们还要求肉类处理企业改善职工工作环境以及对环境破坏进行赔偿。

(编辑:秋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