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时报微信公众号 欧时大参】一场原本被禁止的示威却引来近20000人的参加,6月2日晚的巴黎,这场由2016年丧命宪兵营地的法国黑人青年阿达玛·特拉奥雷(Adama Traoré)的家属组织的示威最终引发数起冲突,之所以要选择6月2日这一天,是因为最新一份鉴定报告将阿达玛·特拉奥雷死因的矛头直指警方。

出于疫情的考虑,巴黎市警察局原本对这场示威悼念活动下达禁令,但组织者们选择了坚持。最终,飞沙走石、催泪瓦斯、冲上巴黎环城路的示威者、大量的路障以及不可避免的冲突,成为了这场示威活动的标志。

这场示威悼念发生的时间太过敏感,5月25日,46岁的美国黑人乔治·弗洛伊德因一名美国白人警察使用“膝盖约束”的执法方式死亡。

“民主的土地上没有暴力的安身之所,任何理由都不能为今晚发生在巴黎的肆意妄为开脱,禁止在公共区域集会是为了保护所有人的健康”,法国内政部长卡斯塔内在推文中写道。

“今天,这不再是一场为特雷奥拉家族的战斗,这是一场为了你们所有人的战斗,今天是我们为乔治·弗洛伊德挺身而出之日,亦是为阿达玛·特拉奥雷沉冤昭雪之时”,夜幕初降,阿达玛·特拉奥雷的长姐阿萨·特雷奥拉对着人群说。

显然,6月2日解封第二阶段的“新起点”并没有让一小部分人忘却他们心中的“旧悲愤”。

阿达玛·特拉奥雷之死与四次鉴定

2016年7月19日,盛夏已无力温热阿达玛·特拉奥雷渐渐冰冷的身体,这一天,佩尔桑宪兵营地成为他人生的终点。两个小时前,在一场执法者和违法者的速度与激情中,曾经赢过一次的他,这次在瓦兹河谷省瓦兹河畔博蒙市被未能逃出恢恢法网。

2018年9月,第一次鉴定证明三名涉案的宪兵无罪,在法官准备好做出不予起诉判决之时,阿达玛·特拉奥雷的家属们拿出一份他们要求进行的鉴定报告,与第一份报告针锋相对,这份鉴定显示阿达玛·特拉奥雷死于急性窒息综合征。

2020年5月底,在法官要求的第三次鉴定中,“心源性水肿”成为了阿达玛·特拉奥雷死亡的原因,这一结论排除了宪兵的责任,将问题推到了阿达玛·特拉奥雷的健康状况之上。

“三位医生认为“肺结节病、肥厚性心肌症和鐮刀型红血球疾病三者之间的联系,在高浓度四氢大麻酚(大麻中的主要精神活性物质)作用,以及剧烈的压力和体力消耗的背景下,有可能引起心源性水肿。”

示威之所以选择6月2日这一天,是因为阿达玛·特拉奥雷家庭成员要求的最新一份鉴定报告结果公布,鉴定结果将这名时年24岁黑人青年的死因指向执法的宪兵。

根据6月2日公布的第四份鉴定,也是阿达玛·特拉奥雷家族要求的第二份鉴定中,一位医生从其他鉴定和医学文件出发,认为阿达玛·特拉奥雷之死由“心源性水肿”引发的窒息综合征导致。

报告认为这是一种“由膝盖约束诱发的体位性窒息”,矛头直指宪兵使用的执法手段。

报告中还指出,“未发现其他死亡原因”。

(注:体位性窒息是因身体长时间限制在某种异常体位,使呼吸运动和静脉回流受阻而引起的窒息死亡,体位性窒息时有报道,多见于审讯场所、居室或车内,死者多为触犯刑律人员,少数为儿童或醉酒者)

律师舌战

一名涉案宪兵在讯问时曾透露,阿达玛·特拉奥雷的体重“与我们三个人相仿”。

“与法官任命的专家不同,进行复核鉴定的独立医生都是资料中提及疾病的专家,考虑到他们的能力,面对那些排除‘膝盖约束”作为阿达玛·特拉奥雷死亡原因的结论,他们的结论十分必要”,特拉奥雷家族的律师表示。

“一份仅用三天拿出结果的新报告,面对着三名医生耗时一月的成果,未免也太狂妄。”负责为一名宪兵辩护的律师Rodolphe Bosselut强烈不满。

“我拒绝对鉴定发表看法,这是医生做出的医学意见,我对此一无所知,我也无法详细论述”,但Rodolphe Bosselut律师认为,在最后一份鉴定中,没有提到任何与“膝盖约束”有关的内容。

区长不满警长

巴黎之外,法国其他地区的示威者也对警察暴力大加声讨,2500人聚集在里尔,高呼“从阿达玛·特拉奥雷到乔治·弗洛伊德,同一套体制,同一种抗争”的口号,打出“我无法呼吸”的横幅,用和平的方式表达不满。马赛、里昂也出现千人规模的相似集会。

巴黎17区区长Geoffroy Boulard很不满,因为虽然示威“遍地开花”,但破坏似乎仅“17区一处”。

“我们昨天早晨向这场示威说了不,但它晚上却在法院的窗沿下展开,这简直不可思议,一些极左分子混入其中只为破坏而非为阿达玛·特拉奥雷呐喊,警方有很多的责任,这场示威虽被禁止,但我们心知肚明这无法阻止人们放弃前来,秩序管理存在问题,我要向警局一把手进行问责,我要求他做出解释因我之前已经发出过警告。”

Geoffroy Boulard认为警方当晚采取的措施完全与情势不符,“我们和当局说了很多次,但他们在我们的街道确如幽灵一般。昨天晚上,全部的街道、全部的区域,都被他们拱手相让;昨天晚上,我们成为了共和国当局的弃儿。” 怒不可遏的Geoffroy Boulard直指警方不作为。

巴黎警方6月3日发布的信息显示,6月2日夜间逮捕18人,6月3日仍有17人被拘留。Geoffroy Boulard预计要想修复当晚造成的破坏,至少需要数百万欧元。

欧洲时报微信公众号:oushi1983

(编辑 :夏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