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时报张乔楠综合报道】由德国政府为疫情防控设立的经济稳定基金会(WSF)同意了对汉莎航空集团的援助方案。据《南德意志报》报道,多种援助和措施的合计资金总额约为90亿欧元。

经过长时间的谈判,联邦政府和汉莎达成共识,后者依照上市公司证券交易法规发出了临时公告。不过,方案还需要等待欧盟委员会的批准,以及汉莎监事会、汉莎股东大会的三分之二多数票通过。股东大会将在6月底举行。

由于疫情影响,汉莎航空航班锐减,巨大的成本使集团每个月“烧掉”8亿欧元。此外,汉莎还有一笔总额约18亿欧元的待付款项,用于退还众多客户取消航班的赔偿金。根据这份援助方案,德国政府将向汉莎航空注资3亿欧元,换取后者20%的股份,其中每股购价为2.56欧元。

但这个援助方案的最关键部分,在于一笔高达47亿欧元的隐名参股融资。此外,还有一笔10亿欧元的隐名参股,可能会转换为股票交易的形式进行。因此,德国联邦政府可以通过这些手段,在市场上出现外部投资人希望收购汉莎时,将自己的持股比例提升到超过25%的比例。

汉莎方面,他们需要为隐名融资部分支付前期4个百分点的利息,后期利息还将上升到9.5个百分点。这个规定的目的在于催促汉莎集团尽快偿还援助金。加上德国联邦复兴银行(KfW)的30亿欧元贷款,汉莎航空将拿到总额达90亿欧元的援助方案。

名为“援助”,其实也是德国政府同汉莎进行的一笔投资生意。联邦财政部长欧拉夫·朔尔茨(社民党)说:“当汉莎重新腾飞,国家就会把这部分股权卖掉。”他希望到时候出售这部分股权,还能给国库带来“一点小盈利”。在他看来,汉莎航空在疫情之前始终保持健康运营和持续盈利状态,发展前景良好,仅因为疫情影响陷入暂时困境。

图为德国汉莎航空公司的航班。(图片来源:中新社资料图)

如果能够最终拿到这笔注资,汉莎航空还需要根据要求对企业资产进行可持续性改善,例如更新机队。而集团董事会和管理层人员的薪资也将受到严格的限制。财长朔尔茨表示,通过这笔注资,联邦政府将拥有两个汉莎集团监事会的席位,两个席位将由独立的行业专家占据。联邦经济稳定基金会(WSF)在汉莎股东大会的投票权,将只在出现外部投资者的情况下行使权利,以避免介入汉莎内部运营管理。

欧盟闪烁其词的态度

过去几天,外界讨论的焦点多集中在法律问题上。这个援助计划里必须严格遵守欧盟委员会有关反垄断竞争和政府参股的规定。为了能够获得欧盟委员会的批准,德国政府还需要同汉莎航空思考好“退出计划”——政府什么时候、以何种方式退出对汉莎的直接参股。

欧盟委员会反垄断竞争部门发言人回应了媒体的问询:“我们目前无法对这个特殊情况进行评论。”同时她还指出,针对疫情影响提供的救助规则,也是“维持欧盟企业竞争力的一种额外措施。”这些措施必须由各自成员国提出,并涵盖“结构性或与市场行为相关的义务”。

据基民盟内部不具名人士透露,欧盟委员会曾就批准德国对汉莎的援助方案提出条件,即汉莎航空需要交出其在法兰克福和慕尼黑的部分起降权。德国总理默克尔(基民盟)对此自然是坚决反对的。

据德国n-tv报道,欧盟委员会这个想法的目的在于,只有汉莎腾出空间,其他市场参与者才能将更多起降航班排入两大机场的航班表,这样才能限制汉莎的市场占有率,给其他航司更多公平机会。

法兰克福机场运营方Fraport公司总裁斯特凡·舒尔特已经发声表示反对。对两大机场而言,新客户还未进来,大金主就先退出,就意味着巨大的经济损失。

欧洲时报德国版微信公众号:GermanReport

(编辑:夏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