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直被法国马赛医生拉乌特视为治疗新冠病毒有奇效,美国总统特朗普自称每天都服用的“神药”,尤其在非洲激起无限希望的羟氯喹,在一些研究报告提及出现服用后可增加死亡风险后,世卫组织“暂停”其两月前发起的在35国400多座医院进行的临床试验。羟氯喹,这一派生自应对疟疾的氯喹的药物,塞内加尔等非洲多国已经把它发到了住院患者手中,巴西刚刚批准轻症患者使用的药物,为什么会引起这么大的争议?

什么是羟氯喹

氯喹是一种治疗一种由蚊虫传播引发的寄生虫病--疟疾的药物,已经服用数十年了。它派生的羟氯喹在法国广为人所知的名字叫Plaquénil,主要用来治疗狼疮及类风湿关节炎,目前,用来试验治疗新冠病毒的主要是羟氯喹。

羟氯喹既广为人知又不昂贵,在新冠疫情肆虐全球的当下,激起很大的希望,尤其在非洲更是如此。但是目前正在全球试验的药物远远不止羟氯喹,根据『柳叶刀』,超过800个临床试验正在对十几种潜在治疗新冠病毒的药物寻求评估。

羟氯喹2月底在法国,甚至在美国名声鹊起,主要与法国马赛地中海传染学大学医院的拉乌特教授有重大关系,拉乌特根据中国的类似研究,领导一个团队在马赛进行试验后宣布,氯喹含有的磷酸盐对治疗新冠患者有特别的效力。

拉乌特的研究很快在美国引起回响,尤其美国总统特朗普大力称赞拉乌特的研究,他后来还表明以预防的名义,自己“每日服用”此药。

尽管此药的效力并未从科学层面证实,在巴西,巴西总统博尔索纳罗深信此药的效力,以至于他的卫生部长推荐所有新冠病毒轻症患者服用。

使用不使用羟氯喹已不局限在政治范围,在媒体广泛报道后,它已变成一个公共的、政治的辩论话题。包括在家庭引起激动的争论,在媒体,在社交网络不同意见之间引发辛辣的论战。

到底对治疗新冠病毒有没有效

这才是最根本的问题。关于这一药物应对新冠病毒有疗效的假设主要来自于其抗病毒性在体外及对动物治疗试验时显出过积极效果。一些研究显示了它对治疗新冠病毒的体外效果,但经常未在人体内得到同样的效果。

由于缺乏双盲试验,对照组,随即选择患者等普通的科学试验规则,而且,大部分宣称效力明显的试验往往是在数量有限的患者中间进行,以及缺乏科研报告必须在同行重读并由其他与试验无关的科研人员确认后才能发表的程序,因此,对此药治疗人体效力如何,目前没有科学共识。

直到目前,还没有一项有关使用羟氯喹治疗新冠患者的研究满足了上述标准。

拉乌特教授发表了几项相关研究,根据他的表述,羟氯喹与阿奇霉素结合使用,在治疗新冠患者过程中显示了奇效。对拉乌特教授而言,在目前这种卫生危机的紧急局面下,应该允许大规模使用这一药物。

他主张,一旦出现症状,就应结合使用羟氯喹和阿奇霉素治疗。拉乌特在第三份研究发表后表示,参与试验的1000名患者中,在使用上述方法治疗10天后,91.7%的患者身上的毒素全被清除。

但是,这一参与试验患者死亡率的数据,与观察到的新冠病毒自然演变的死亡率几近相等。

至于拉乌特的试验方法也引起争议,一些科研人员指出缺少“对照组”,这就无法从科学层面证实羟氯喹的有效性。而且,参与试验的95%的治疗患者并没有出现重症迹象,因此,他们可能也会如同大部分患者一样,自动治愈。

一个在纽约几座医院进行的试验结果五月初发表在『新英格兰医学杂志』,显示羟氯喹对重症患者的状况既没有改善也没有损害。还有两项不久前公布的研究,一个是中国的,一个是法国的,均显示羟氯喹没有明显减轻重症医护病房和入院患者的死亡风险。

周五发表在『柳叶刀』的另外一项针对96000名患者的研究,得出的结论是,无论氯喹或者羟氯喹,在治疗入院的新冠病毒患者时均未显示出效力,反而会增加死亡风险及心律失常。论文主要作者Mandeep Mehra表示,这是第一个大范围大规模的研究,这一研究显示得出的一个坚实的科学证据是,新冠患者并未从服用羟氯喹得到益处。不过,拉乌特教授认为这一研究是一些从来没有见过病患的人做的,“杂乱无章”。

在这一研究公布后,世界卫生组织周一宣布:“暂停”使用羟氯喹治疗新冠患者的临床试验。

风险

服用羟氯喹特别是氯喹带来的副作用很大,甚至很严重。

法国医疗管理局专门就羟氯喹结合使用阿奇霉素治疗发出警告。瑞典医药局4月2日下令禁止医生为治疗新冠病毒让患者服用氯喹和羟氯喹。欧盟医药局认为,这类药物只能在紧急情况下,根据每个国家的特别指令,在严格的框架下使用。

哪些国家正在使用

目前已有不少国家允许医生开处方,主要是羟氯喹,氯喹也有,但比较罕见。

但使用范围严格限制:临床试验,一般在医院进行,有时针对重症采用,有时候也允许让不太严重的患者服用。

但是从星期三以来出现了例外,巴西卫生部长批准所有轻症患者使用氯喹和羟氯喹。不过,卫生部长补充说,因为尚无完整的证明药物效能的研究,服用上述药物一方面由医生决定,一方面要有患者的同意。

在美国,联邦医药局批准使用羟氯喹,只在临床试验不具备的情况下,在医院采取适当的方式使用,而不能像特朗普总统所表示的以预防的名义服用。

除了临床试验,法国只在一种情况下使用,在医院住院的重症患者出现紧急情况时,在医生集体同意后才可服用。

在塞内加尔,众多的住院患者得到了羟氯喹。在乍得、叙利亚,阿尔及利亚,摩洛哥等国也在使用。

在临床试验方面,法国昂热及波尔多医院正在对使用羟氯喹做实验,一项有关羟氯喹与阿奇霉素结合使用是否对预防有效的研究正在评估之中。

欧盟正在进行包括使用羟氯喹在内的四项试验,这一本来激起相当希望的临床试验要比原来预想的复杂的多,主要是缺乏自愿者。因此未不会在未来数周之内得出结论。

来源:RF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