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将到来的4月,李岚原本要迎来筹备已久的婚礼,同未婚夫步入人生的下一站。以北威州为“震中”暴发至全德国的新冠肺炎疫情,彻底改变了这一切。

工作中的李岚。(图片来源:本文图片均据中新社)

如今,李岚和她所供职的北威州杜伊斯堡下莱茵福音医院全体医护人员一道,正“全副武装”地为一两周内随时可能降临在德国的疫情高峰作好准备。

李岚博士毕业于杜塞尔多夫大学,不久前入职杜伊斯堡的这家大型综合性医院,成为一名神经外科医生。

中新社报道,2月25日,以北威州海因斯贝格县一场狂欢节为开端,北威州迅速成为德国疫情最严重的地区。截至当地时间3月28日,北威州内共出现12744例病例,较前日新增727例,死亡病例累计105例。据德国“时代在线”报道,截至28日22时许,全德共确诊56517例。

3月20日,柏林一家超市等待付款的人们相互隔开了1.5米的距离。

“德国疫情暴发以后能感受到医院做了很多应急措施。本来作为神经外科医生,我是不需要照顾新冠肺炎患者的,但在疫情模式下,其他科室医生在值班时也会轮流去照顾这部分患者。”谈及令外界瞩目的德国“超低死亡率”,李岚认为,从她的观察来看,德国医院的确做了很充分的准备工作:“针对政府的号召,医院对所有该做和该执行的措施都进行了落实。”

据介绍,李岚所在的医院作为新冠指定检测医院,已设置了新冠病人隔离区,所有来排查的疑似人员有一个专门的通道,预防交叉感染;同时已取消所有门诊,能够择期改时间的手术也都通知病人取消,现在仅开展外伤抢救等手术。

对于收治的新冠肺炎患者,据李岚介绍,80%以上是非常轻的症状或者没有症状,有症状或者需要住院以治疗呼吸困难的病人中,只有三分之一是需要重症监护或者呼吸机的。

在李岚看来,德国的医疗体系在欧洲国家中属于“非常强有力”者之一,尤其是配备了非常多的重症监护床位和呼吸机,这也是一直到现在仍可将死亡率控制在百分之一以下的原因。“医院的状况没有这么紧张,甚至已经开始治疗周边法国和意大利的病人。”

但情势远没有到让人足够乐观的时候。德国联邦卫生部长施潘日前警告称,现在是“暴风雨前的宁静”。

“我们的分析是,德国疫情发展与意大利差了一周到一周半的时间,因此德国疫情可能在这个周末到下一周就会到高峰期,我们在医院全体等待着这样一个时间节点,这也是我们每天待命的原因。”李岚说,按照医院应急小组要求,她的手机目前已经必须24小时都能接通,“我现在是随时处于待命状态。”

李岚身兼杜塞中国学生学者联合会主席,她日前接到了总领馆提供给学联的防疫用品,正准备发放给同学们。

李岚的另一个身份是杜塞尔多夫中国学生学者联合会主席。就在接受中新社记者电话采访的同时,她还抽空下楼去见了两位来自中国驻杜塞尔多夫总领馆的工作人员,他们带来了使领馆发放给领区留学生和学者们的口罩等防疫物资。

“总领馆从疫情暴发以后一直都在我们身边,随时跟我们联系,同学们如果不幸感染或者需要帮助的可以随时和总领馆联系,驻德使领馆也从国内协调了一批抗疫物资,发放给北威州20多个学联。”李岚说,驻德使馆教育处随时通过微信公众号等形式发布重要信息,给同学们解疑释惑,总领馆还建立了疫情预防的微信群,提供各种支持,“让我们感到祖国随时在身边。”

“国内同胞打上半场,外国朋友打下半场,海外华人打满全场。”对于网上流传甚广的这一“段子”,李岚颇为感同身受。据她介绍,在国内疫情暴发后,北威州和全德国的学联、校友会都积极募集善款和物资,为祖国抗疫提供力所能及的支援。

而当欧洲成为这场疫情的“震中”,众多中国籍医学生也活跃在了德国抗疫的最前线。据了解,已有在波恩做博士研究的中国学者报名作为志愿者前去支援德国医疗机构。而德国华人医师协会亦有多位成员投入到德国抗“疫”中。李岚说,近日还有当地华人、中德“一带一路”贸易促进总会会长宗川海主动提出捐赠五千个口罩给她所在的医院。

李岚(左)和她的德国同事在值班中。

冬去春来,德国已是樱花盛开的时节,但对李岚来说,一场硬仗才刚刚开始。

“我现在最大的愿望就是疫情早日结束。”李岚说,为了避免交叉感染,自己和同为医生的未婚夫已经很久没有相见了,她现在也很想念自己的朋友们,“希望大家都早日回到自己正常的生活,最想看到老爷爷老奶奶们又能在外散步。”

(编辑:彦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