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大利手里是有好牌的。

新冠肺炎最早在意大利见踪影是在1月31日,意大利总理孔特在新闻发布会上通报了两名来自武汉的罗马游客确诊新冠肺炎的消息,宣布国家进入6个月的国家紧急卫生状态,同时中意直飞航班悉数停飞。

20200123_060925-k9VC-U31601352259101EPH-656x492@Corriere-Web-Roma.jpg

率先宣布进入国家紧急状态加上全球范围内第一个中停直飞航班,意大利像是手里攥着王炸的庄家,怎么着也不会想到自己最后会防疫局上落得末家。

停航以后,意大利确诊人数也的确长时间停留在2人,这对武汉的老夫妻一直在罗马的国家级传染病医院斯帕兰扎尼(spallanzani)接受救治。一开始传出病情危急让人捏把汗,但入院数周后,病情就得到妥善控制,情况转危为安。

期间零星关于疫情的插曲便是意大利派遣军机从武汉撤侨,56名意大利公民浩浩荡荡从疫区撤回,而后被隔离在意大利南部一处军事基地,除去一位29岁的年轻研究人员外,其余在病毒测试中都呈阴性。

29岁的年轻研究人员本身年轻力壮,虽然确诊但基本没有明显的发热咳嗽现象,属于无症状感染。在斯帕兰扎尼医院接受一定时日的治疗后,成为意大利第一例宣布治愈的案例。

期间我们滚动播报着老夫妇同胞日渐好转的消息,意大利的确诊人数也固定在3例,看上去一片海晏风清,歌照唱,舞照跳。

转折点是在2月20日。

只是没想到这次风一起意大利整个北部都跟着倒下了。

5073688_1229_coronavirus_italia.jpg

2月20日凌晨,伦巴底大区通报了一名38岁洛迪(Lodi)省男子确诊新冠肺炎的案例。很快男子的密友和怀胎8月的妻子也跟着确诊,就诊的科多尼奥(Codogno)医院出现医护人员感染现象。

威尼托大区帕多瓦也齐头并进同天报道了两起确诊的消息,其中一位78岁患者在已经住院十多天的情况下,在确诊新冠肺炎当日情况急转直下后宣告不治,成为亚洲范围外第一例确诊新冠肺炎本国公民死亡案例(此前法国曾有一例确诊中国游客不治的案例)。

接下来的亚平宁半岛成了滚动的数字报板——2月22日2时确诊20例,2月23日12时确诊122例,2月24日16时累计229例.......等到今日25号意大利境内已经有283例新冠肺炎病例,死亡病例达到7人,其中绝大多数病例来自意大利北部富庶的波河平原。

封城11座,域内5万居民禁足,北部地区所有学府关门,狂欢节等大型活动暂停,球赛等体育赛事延期,地标恢弘如米兰大教堂,威尼斯圣马可大教堂等博物馆悉数闭门谢客。超850家电影院关闭营业,法国,奥地利,斯洛文尼亚领国考虑关闭边境......

封城,暂停,闭门这些完全熟稔的措辞在快一个月后真真切切得又发生在一片万里外的土地。

从封锁航班,机场加装红外扫描仪测温,到国家进入紧急状态,可为什么意大利到头还是成为了仅次于中国和韩国的第三大新冠肺炎确诊国呢(停靠在日本横滨的钻石公主号不计算在内)



首先是最初新冠肺炎确诊的困难和“零号病人”的难觅

“医护人员缺乏认识,他们无法立即判断出这种病毒的症状。”

意大利紧急事件委员会委员安杰洛·博雷利谈道。

意大利早早拍着胸脯表示警戒已经做到最高,医疗诊所严阵以待。但在收治38岁男子时,科多尼奥医院医生考虑到男子从未去过中国并未第一时间同新冠肺炎做联想,而是根据男子表现出的临床症状做出了流感的判断。结果是院内5名医生护士受到感染。

3913071523.jpg

当医生被感染,这既意味着防护措施的缺乏,也说明了病毒感染性的强度。病毒一旦到达不设防的医院,感染的概率几何倍数的剧增。正是在这里有着免疫系统最脆弱的病患,不知情的医护人员在马不停蹄的工作中又无形夹带了传染风险。

雪上加霜的是,在确诊前,这位“1号病人”在确诊前曾频繁外出活动,主要行程包括在2月2日前往热那亚附近的海滨城市雷科参加半程马拉松比赛(参赛选手1200人),在2月9日参加洛迪贾诺的跑步比赛,在2月15日参加马迪尼亚诺的一场足球比赛、参加科多尼奥的红十字会培训活动。

而关于38岁的“一号”病人如何接触的病源,媒体曾推测为接触过一位1月21日从中国返意的意大利商人,他被认为是散播病毒的“零号病人”(自己未感染传播病毒)。

不过意大利卫生部在23日晚间在记者会指出,疑似零号病人的血液中没有病毒抗体,还得要另寻感染源。

另一条并行的线索中,在疫区威尼托大区帕多瓦市被认为是病源的8名华人也在检测中均为阴性,排除了“零号病人”的嫌疑。

现在关于零号病人的追查依旧如大海捞针,每每有线索很快又被否决推论。

像是一个狡猾的凶手,匿在人海中茫茫无影。

看似坚固的禁飞政策实则只是纸老虎

1月31日直飞停摆后,想从中国赴意的人群就发现自己依旧能通过转机在俄罗斯,阿联酋迪拜等地入境。既然回来的人群总能找到途径入境,直飞航班停飞就变得没有意义。


微信截图_20200225232742.png

世界卫生组织执行委员会成员沃尔特·里恰尔迪(Walter Ricciardi)就直言停飞毫无用处,所有可能的疑似案例需要通来自中国的监测数据核查。直飞航班反而能够提供数据追踪的便利。而封锁直飞后,审查转机航班的变得几乎不可能。

“停飞是没有用的,这不是基于科学的依据,关键还是在于隔离。”

法国卫生部长在听闻意大利停飞后表达了这样的意见。

还有是爆发时间的敏感。
新冠肺炎疫情的爆发在中国搭上了春运的便车,在意大利借上了狂欢节的东风。

时维二月,疫情突然爆发前后意大利多处恰逢当地的狂欢节。维亚雷焦(Viareggio),普利亚(Puglia),阿斯科利皮切诺(Ascoli Piceno )等地花车隆隆驶过,千人无惧病毒倾巢出动游行。最著名的狂欢节,威尼斯狂欢节和伊夫雷亚(ivrea)狂欢节吸引的人群更是以万衡量。

潜伏着病毒在流动的盛宴中完成了驻主的交换。

昨日,在一片不情愿中意大利的伊夫雷亚(Ivrea)狂欢节,原本的一年一度“橙子大战”已经宣布取消。

但前天的万人空巷狂欢刚过,伊夫雷亚今日还是有数百民居民顶着禁令自发的组成列队前往市中心游行。

c_32a710c302.jpg

2月21日威尼托大区疫情开始恶化后,尽管次日狂欢的人群比去年减少了3万,但圣马可广场戴着面具的笑脸丝毫没有忌惮病魔的神情,仍旧有两万人参加了活动。

BBC在采访一位威尼斯狂欢节的意大利民众时,她立刻反问道“关闭威尼斯狂欢节毫无意义,医院,餐馆不也算是公共场合吗。”

微信截图_20200225231337.png

微信截图_20200225231406.png

微信截图_20200225231352.png

晚邮报特派员从威尼斯狂欢节发来的现场报道则像是说着俏皮话。

“十二点的圣马可广场有着太多的面具(maschere)太少的口罩(mascherine)”

在威尼托大区病例数上升至32例时,每年吸引超过50万游客的威尼斯狂欢节被威尼托大区主席喊停,甚至晚于大区宣布关停大学的禁令。离既定结束日期两天前喊停狂欢节,像是在圣斯德望日(12月26日)喊停圣诞节的庆祝。

“每个人都知道威尼斯是一扇敞开的大门。尽管传染的风险如影随形,但政客还是决定狂欢节正常运作,如果不这样会失去选票与商人的支持。他们本可以早点想到关停狂欢节。”

威尼斯大运河上的船夫摇着贡多拉说道。

最重要的是意大利民众的在病魔前的托大情绪

是所有的人群都对病魔不以为然吗?不见得否则很难解释晨光熹微超市还未开门前排队的长龙和北部联排空荡的货架。

但大体来说,除了意大利北部疫区,其余民众还是一副“天高皇帝远”的乐天姿态,心里有股一万公里外的病魔怎么可能飞到自己身上的倔强。


微信图片_20200225233800.jpg

绝大多数人还停留在媒体对于新冠肺炎的抚慰性信息中。“致死率不及流感”“政府的卫生措施已经上升至最高等级。”在连篇的安抚中,民众的内心对于病毒敬畏的一根心弦仍是松弛。

我们所以为的医学或是防护常识在这里是不通行的。想要规劝意大利朋友带上口罩是难于上青天的。

“报纸上说是通过皮肤传播的了”“没有病带什么口罩”“多洗手就够了。”总会一条理由能怼的你无言。

微信图片_20200225233255.jpg

就比如意大利卫生部在发布的十条防护建议中有一条写道除非在传染或患病情况下,否则佩戴口罩并非必要。读罢恍惚地有种怀疑自己是否接受了九年义务教育的惆怅。

所以目前意大利中部,南部大街上带着口罩出行的人还是寥寥。

这一点除了加剧疫情外,还间接导致了国人陷入是否带口罩的两难境地。

受过的防护教育让人对于病毒是充满敬畏,但带上口罩上街,茫茫“裸奔”人群中自己的黄面孔和白口罩又是如此突兀,等于间接竖起了靶子。毕竟这段时间对于华人,留学生的歧视,攻击报道已经不在少数。
当然,手里攒着好牌打得稀烂也远非末日。

意大利疫情的数字虽在上跳,病死案例也有新增。但目前播报的7例死亡病例分别是78岁,75岁,68岁,84岁,88岁,80岁,62岁的老者。年迈力衰不谈,7人在就诊前本身就多病缠身,有的接受透析治疗的,有的罹患肿瘤,新冠肺炎只是其中诱发不幸的一个催化剂。所以对于新冠病毒在前如同直面死神的恐惧大可不必。

尊重常识与敬畏病毒才是输局的启迪。 (zior)


logo.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