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mbo savoia -k6eC-U31601097934292EXH-656x492@Corriere-Web-Sezioni-kht-U31601158.jpg
萨伏伊-
奥斯塔王子是为十分低调的人,他更愿意暂时摆脱萨沃伊王室近期的内部矛盾:"我不希望进一步加剧争议,因在王室会议上的声明已经涵盖了我本该采取的立场,并且如果我与我的堂兄同时被征询,我也会直接表示。在这一点上,继续争论是没有用的"。

王子经理人
萨伏伊-奥斯塔王子是一个会说俄语的经理。
"我曾短暂回到意大利两次,但我的命运显然在莫斯科,我在这里已经生活了25年。我会继续学习俄语,现在我十分推崇陀思妥耶夫斯基,因为只有通过学习一个国家的文化才能彻底了解自己"。萨伏伊-
奥斯塔王子是意大利前王室萨伏伊的继承人。"现在?我认为君主制不会再回到意大利,而且在完成了威尼斯海军学院课程之后,我在登上米斯特拉尔号护卫舰时就毫不犹豫地宣誓效忠意大利共和国"。萨伏伊-
奥斯塔王子在接受《晚邮报》采访时表示称,"至于萨沃伊的遗骸归还意大利是否正确的事情,我还记得15年前,我的父亲带回埋葬在索马里的阿布鲁佐公爵的遗骸,今天他的坟墓被亵渎和摧毁。鉴于北非地区的动荡,将亚历山大·维克托·伊曼纽尔三世国王的遗骸和埃琳娜女王的遗体归是正确的决定。他们应安葬在历位意大利国王安息的万神殿"。

王室关系
与希腊王室的二女儿奥尔加在"西班牙国王宴会上相识,随后在2008年结婚"。萨伏伊-奥斯塔王子是一名素食主义者:"我总是把自己放在厨房里:我准备面食,与孩子们说意大利语,法语,俄语,英语"。长子翁贝托(10岁)说,他喜欢击剑和骑马,并以最后一位国王翁贝托二世的名字命名;而阿梅德奥(Amedeo)出生于2011年(当时伊莎贝拉(Isabella)很小),相比历史和击剑,他更喜欢足球和曲棍球。阿梅德奥承认:"长大后,我想成为一名探险家或科学家"。在他叔叔路易吉·阿米德奥(Luigi Amedeo)的教育下,爸爸爱蒙(萨伏伊-
奥斯塔王子)会告诉萨伏伊王室的家族史:"你们不是王子,这只是家族历史。他们长大后也必须找工作,我们没有啃老的资源,但即使有,我也不认为王子今天可以放弃工作"。表弟埃曼努埃勒·弗利伯里托(Emanuele Filiberto)告诉我们,"长子将是奥斯塔公爵的继承人,也是意大利王位和克罗地亚王位的继承人,事情就是这么简单"。

内部争议
与此同时,维埃里奥·埃马努埃莱和埃马努埃莱·弗利伯里托在接受了《晚邮报》的采访后分别就在《萨利卡法》中的"退位"条例发生了口水战。从Castiglion Fibocchi庄园发出的信息是无可厚非的:"萨沃伊王室的所有权归萨米勒王子,萨沃伊公爵和达奥斯塔及其王朝继承者所有",即"直到恢复君主立宪制之前,萨利克法是不变的"。因此,奥斯塔的君主主义者坚持认为,由于没有"可运作的"王位,根据《萨里克法》,王位仍然是世袭的。通过削减女性血统。为了证明自己的立场,参议员贾尼·斯特凡诺·卡蒂卡的顾问秘书和阿尔多·A·莫拉引用了翁贝托二世·卡斯凯什于1960年1月25日写的一封信,内容涉及"王室法律的不变性和不可侵犯性",我的前任继承了29代人,并受到43个王室领导人的尊重,他们根据《萨利卡法》相互继任(...)没有人认可我的做法"。

王室委员会
对于王室委员会成员而言,翁贝托二世这个词仍是唯一有效的词。因为"只有在有效行使权力和新宪法的情况下,意大利人的王位和合法代表(参众两院)才能对规约做出任何修改"。这意味着"君主立宪制是永恒且不可撤销的法律"。同时,他们请法学家和历史学家发表意见。萨瓦娅·卡里尼亚诺分会(而不是在日内瓦)驻日内瓦顾问团主席皮尔·路易吉·杜维纳回答说:"我主持的王国参议员的顾问团是唯一被认可的……维托里奥·埃马努埃莱尚未废除萨利卡法,但在2009年《里斯本条约》(2007年签署)的基础上,该条约规定了性别平等并因此实现了男女权利平等。法律也由意大利共和国执行。预计1月19日,埃马努埃莱·费利贝托将在罗马万神殿的年度大会上发表演讲,届时让我们拭目以待吧"。
 ——晚邮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