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州网讯 “人生之路勇往直前,终点依稀可见。是默默等待终点到来,还是让旅途丰富多彩?”2016年12月,温州市农业发展投资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张洪在接受到组织委派的三年援疆任务时,在微信朋友圈里发了这么一段话。也是从那时候起,张洪的身份又多了一个——温州援疆指挥部指挥长。

从东海到西域,温州的援疆干部和人才克服地域差异、文化差异所带来的重重挑战,以“种子精神”深耕西域沃土,交上了一份关于对口援疆工作的满意答卷。

“狂风吹雪来,枯枝梨花开。江南柳梢绿,漠北杨树白。”2017年3月8日,刚入疆不久的张洪遇上拜城县一场大雪,感慨万千的他写下了这首《拜城春雪记》。当时,温州已是草长莺飞的季节,拜城却是一幅银装素裹的画面。这巨大的差异给援疆团队带来新鲜感的同时,也带来了诸多适应性的困难。

到达拜城之后,他们连续20余天连轴干了三件事:一是深入了解第八批援疆干部的工作;二是与当地县委县政府领导以及各部门的领导全面沟通;三是走访基层,包括乡镇与农场等,列出新一轮的援疆计划。

然而,却有很多现实困难摆在面前——适应水土差异、时区差异还是其次,更关键的是,当地一旦进10月中旬,因气温降到零度以下,所有工程项目都将无法开展。这意味着所有的项目都要往前挪,赶工期。

“首先,要为我们团队的实干精神点赞。大家不讲空话,只干实事,以科学的管理机制,来确保援疆团队集体效应最大化。我们24名援疆干部分工合作、各司其职。指挥部党委委员、副指挥长黄成骞抓产业项目,指挥部党委副书记、副指挥长、纪委书记周建强抓人才智力援疆,我做总体统筹管理和把关。”张洪说,为了确保各大项目按时保质落地,指挥部建立了“两团一会一通报”制度,以“群众监督团”提升建设质量,以“后方专家团”补齐技术短板,以“协调推进会”破解具体困难,以“项目月通报”督促工程进度,确保一个个援疆项目精品工程顺利推进。

新疆地大。但再大的地,他们也要以脚步丈量民情,因地制宜发挥成效。“老虎台乡的村民们常年喝雪水,当地政府想凿井取水都缺乏经验和技术,指挥部同志往返老虎台乡至少有几十次,才逐步敲定了可行性方案;黑英山乡地处偏远,曾多次开发养殖合作社项目,但都以失败告终。直到我们到现场考察,看到乌孙古道南出口的美景,听到牧民兄弟讲的乌孙古道美景和带队穿越古道的经历,我们才下定决心开发旅游业……”

目前,由第九批援疆干部带去拜城的46颗项目“种子”,如今全部扎根落地、开花结果。在这些项目中,援疆干部创造出很多“前无古人”的事例——在拜城黑英山乡开都维村,一个“亲戚都不想来”的贫困村近年来成为旅游胜地;在天山下海拔2000余米的老虎台乡,万余名常年喝雪水的村民第一次喝上甘洌的井水;“十城百店”“百村千厂”“万亩亿元”三大工程,让万千群众在家门口脱了贫……

说起项目,不得不提“创新”。“在拜城大桥乡的生态水磨面粉厂,我们制定了‘公司+村集体+贫困户’的扶贫模式,让贫困户以150万元的援疆资金入股公司,当地的群众顿时干劲十足;在黑英山乡乌孙古道旅游扶贫合作社,我们采取‘工作队+旅游+贫困户’的旅游扶贫模式,合作社在运行5个月时间即实现收入93万元……”张洪说,温州干部带去的创新思路,就是援建的最好“种子”。

如果说援疆工作也就是“送种子”的过程,那么,援疆干部“种”下的还有先进的文化意识。“这些年来,我们智力援助的项目有57个,培训教师、医生、党建干部已有上万人次。”

在拜城第一小学、第二小学,学生们课间会跳弟子规韵律操,有维吾尔族的孩子向记者坦言自己对三国历史的喜爱,对诸葛亮的崇拜;在花园社区,经常性举办“汉语大擂台”,维吾尔族群众学会了汉语走出家乡去山东等地工作,带领全家脱贫;在拜城小微企业孵化园,阿丽米热·艾买尔和小姐妹一起开起了店铺作坊,当起了女老板……援助新疆更重要的是“扶智”和“扶志”,这才是长远脱贫的制胜法宝。

记者 欧阳 民悦 新彤 杨慈 克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