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高吴彦祖?请叫我王宇!

  由于伤病的影响,有“跳高界吴彦祖”之称的王宇今年的状态并不好,伦敦世锦赛,他因为肠胃不适退赛。不过在前晚的全运会跳高决赛上,他跳出2米27,成功卫冕。王宇2010年进入清华大学就读,明年7月研究生毕业。届时,他必须跨越下一个“横杆”――做出人生路上的新选择。

“跳高吴彦祖”王宇:跳高磨练人心性
王宇说,跳高是一个磨练人心性的项目。新京报记者 吴江 摄

  感悟 从独上高楼到蓦然回首

  新京报:谈谈这次卫冕吧,听说赛前身体还有不适。

  王宇:从全运会的整体形势来看,选手的实力特别强劲。世锦赛时我练得非常好,但决赛的情况也非常意外(肠胃不适退赛)。全运会我的心态放得很平稳,尽我所能把技术和能力展示出来。

  其实,从世锦赛回来后,我的肠胃炎还是闹了很长一段时间,竞技状态有所下滑。比赛前一周,我还在吃抗生素,体力消耗非常大。加上腰伤影响很大,杆上做下潜不是很充分。最终能完成这个任务很满意。

  新京报:赛后发微博引用了王国维《人间词话》中的三境界,想要表达什么?

  王宇:这3句话我很喜欢,跟自己很契合。

  “昨夜西风凋碧树,独上高楼,望尽天涯路。”我2013年就拿了全运冠军。初出茅庐,突然登顶。但人生不可能是一帆风顺的,后来几年出现了很强劲的对手。“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那段时间就是坚持自己的目标和梦想,苦苦挣扎,熬到黑夜散去、曙光来临这一刻。第3阶段就是今天吧,“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当你努力训练,尊重了对手,尊重自己,做好所有事情,就算不是你,也没有关系了。

  新京报:你不是专业运动员,有哪些不便?

  王宇:在学校里面吃饭,没有专门的运动员餐厅。自己吃有一定风险,少去外面吃饭,不要吃街边的东西。对自己的饮食要求更规律一点,不然更没法和专业运动员相比,他们的规划很合理。

  像我们还要自掏腰包放松,家人帮忙踩腿。受伤后,治疗都是自己找医院,拍片子,问医生怎么治疗。扎针、核磁、超声波,都要自己找地方。有一段时间,我还专门跑到北大去做超声波,还蛮尴尬的。

  新京报:奥运会和世锦赛,伤病对你的影响很大。

  王宇:奥运会除了左腿两次拉伤,还有骨膜炎、踝关节伤病、腰伤,挺痛苦的。本身我也不是身体特别好的人,经常会发高烧,还要去打头孢,肠胃炎都是吃抗生素,自己顶过去。运动员不能吃复合药品,所以见效很慢。

  规划 毕业找工作可能放弃跳高

  新京报:读书和竞技怎么平衡?

  王宇:其实就像平常我们健身一样,训练是更加规律地健身。但因为追求的是人体的极致,对训练强度的要求,身体的控制要更加严苛一些,作息要更加规律。

  我是一般习惯于上午学习,中午休息一会儿,下午训练,晚上稍微放松一点。到了研究生这个阶段,论文、期刊,为自己做的学术打一个比较好的基础。看看能不能以后写一些竞技体育、体育经济之类的论文,做一些文件综述。

  新京报:都说你是学霸型运动员。

  王宇:其实有些夸张。我为学习努力时,运动还是会有影响。对我们这些学生运动员,校领导做出了一些妥协,如果成绩好,学分上可以有一些让步。但作为清华大学的学生,还是要对自己有一个要求,为年轻人树立一个正能量的榜样。

  新京报:跳高对你来说意味着什么?

  王宇:跳高是一个磨练人心性的项目,人格和性格都会有很大改变。从跳高中,我学会了几个道理,第一就是越挫越勇,跳高总会有你过不去的坎;第二个是不轻言放弃,跳高是有成功率的,比赛中全力以赴、火力全开,认真对待比赛;第三个是顺其自然,就像命一样,虽然不信命,强者应该把命运握在手中,做好了所有,但是结果不尽如人意,这时候就要顺其自然,坦荡接受一切。

  新京报:你以后想做什么?

  王宇:其实人生应该更开阔,不要把自己局限在某处。我想过经商,开一个店,去旅行,但因为现在还要上学和训练。

  以后还是想为田径做点贡献,人生就像报恩,首先要报答父母、亲友。北京队为我做了许多牺牲和帮助,如果他们需要,我会为他们争取荣誉。清华大学和国家队培养了我,我理应做一些贡献。

  新京报:下一个大赛有什么打算?

  王宇:其实能不能继续练,还能练多长时间,都是个未知数。我明年要毕业了,还要找工作。这是学生运动员必须面临的一个问题。我已经26岁了,没有选择当专业运动员的想法。

  幕后 不戴近视镜跳高像瞎猫

  新京报:怎么看“跳高吴彦祖”这个称呼?

  王宇:吴彦祖是男神,真的很帅。我就是王宇,大家可以的话就叫我王宇好了,一个非常普通的名字。

  新京报:你的偶像是谁?

  王宇:还真没有什么偶像,平时也不是一个很爱娱乐的人。我挺佩服张国伟的,他在自我管理方面,比其他运动员要出类拔萃一点。追根溯源的话,我的体育启蒙是刘翔,2004年雅典奥运会,在家里看比赛震撼到了我。一定要选一个的话,刘翔是我的偶像之一。

  新京报:近视会影响你的比赛吗?

  王宇:近视是看书看的。高中寄宿那会儿,晚上寝室熄灯,经常在被窝里拿手机屏幕的光、手电筒看小说。所以你看我平时都要戴眼镜。比赛时不会戴,以前200多度,到了500度也不会戴。其实跟瞎猫一样,肯定有影响,尤其是光线很暗的时候,但基本还是没有大问题。

  新京报:如果再回到高中,还会在被窝里看书吗?

  王宇:喜欢做的事情就做,自己要活得快意人生一点,不要为自己做过的事后悔,既然做了就要勇于承担。

  新京报记者 房亮 天津报道




声明: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