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时报郎美智编译报道】面对一年一度的三八妇女节,法国人再一次选择用最“法式”的方式进行庆祝:一方面,总统为女性权益的斗士颁发奖项;另一方面,38个女权组织和工会联合起来,走上街头,为抗议男女薪资差异进行示威活动。其实除了再明显不过的薪资差异,有调查显示,法国妇女还在生活的各个方面都遭到“隐形歧视”,如职场上的潜规则,如看医生时被区别对待,甚至在电视上发言的时间都遭到限制……这些歧视现象有何缘由?又是否有好转趋势?


法国人怎么过妇女节?总统为女性颁奖 民众为平权上街示威

根据38个组织和工会的计划,3月8日数千游行者佩戴紫色围巾,走上法国的街头进行抗议。抗议地点遍布巴黎、图卢兹、里昂、斯特拉斯堡等大城市。(图片来源:推特截图)

法国人怎么过妇女节?总统为女性颁奖 民众为平权上街示威

在法国近几年的抗议活动中,紫色象征反对性暴力、女权等主题。(图片来源:推特截图)


趁着妇女节游行抗议

游行于今日15点40正式开始。根据“平等”组织成员阿娜·阿萨利亚(Ana Azaria)的解释,之所以选择这个时间,是因为正常的工作时间是9时至17时,但是相对于男性职员的工资标准,女性等于是在15时40分以后的工作是没有工资的,所以女性职员以此时间点停止工作,来提醒法国社会注意到男女薪资的巨大不公现象。

这样的愤怒并非无风起浪。根据游行组织者给出的数据,法国女性占全国总人数的52%,但工资却比男性少26%。此外,根据INSEE(法国统计和经济研究所)的调查,在统计了所有行业和所有类型职业的男女薪资状况后,平均每个法国女性在整个职业生涯中,薪资比男性少了35万欧。

在民众上街游行之际,法国总统马克龙在爱丽舍宫为科迈隆女性Aissa Doumara颁发了西蒙娜·韦伊奖,后者因为反对强制婚姻和保护女性权益而获得此殊荣。

此外,法新社报道称,本次游行还旨在抗议一项最新颁布的法律:政府要求法国大型企业公布自己的“性别平等指数”,低于一个具体标准将会面临经济处罚。

但许多妇女活动家却对这项法律的效力深感失望。法国劳工总联合会(CGT)中专门负责性别平等问题的索菲·比奈(Sophie Binet)说:“游说集团会帮助大公司掩盖不公平的问题……像是法国ACA40家大公司,哪一家的性别平等指数不是在75分(满分100分)之上?但是薪资不公平的现象就摆在眼前。”

法国人怎么过妇女节?总统为女性颁奖 民众为平权上街示威

法国CAC40(法语:Cotation Assistéeen Continu40)是法国重要的股价指数,由40只法国股票构成,像家乐福、欧莱雅、米其林和雷诺汽车等一大批中国市场耳熟能详的知名企业,亦隶属于法国CAC40股票指数范围内。有时候CAC40泛指法国的顶级大公司。(图片来源:dmical网站)

职场之外的隐形歧视

如果说职场上的薪资歧视尚可数据来衡量的话,那么在生活中面临的隐形歧视,就常常让女性们“有苦说不出”了。好在法国尚有这么一批媒体人员和机构组织,经过长时间的调研和分析,终于将不公平量化出来,其中涉及了我们想象不到的领域……

媒体:女性发言时间比男性少

法国音像研究学院(INA)在记录了70万小时的节目后,于近日公布了一份调查报告,称在近几年的电视节目和广播节目中,女性发言的时间仅占32.7%。也就是说,在一台电视节目中,如果请一男一女两位嘉宾分别表达看法,那么女性可以表达观点的时间仅为男性的三分之一。此外,在一些特殊的节目——如RMC这类体育频道中,女性发言的时间仅占总发言时间的17%。

医疗:病情预判和性暗示

法国女权组织“Osezle féminisme”近期对2286名18岁至80岁的女性做了一份线上调查,得到的结果是:许多女性在就医时,会因为性别而遭到医生的区别对待。组织里的一位成员告诉法新社的记者,医生会因为患者是女性就“预判病情并不严重”,理由是女性“天生喜欢夸张病情”,同时在治疗过程中会对女性生理上的特殊问题“表现得不耐烦”。除此之外,88%的女性称在检查身体时至少遭遇了一次医生的性暗示。

隐形歧视正在被一点点改变

随着近年来女性意识的崛起,从职场上各行各业,到生活上方方面面,越来越多的“隐形歧视”被揭示出来,并且得到修正。以法国音像研究学院上述的研究为例,研究项目负责人大卫·杜克汗(David Doukhan)表示,虽然女性发言比男性少,但从近几年的数据来看,这种不公平的现象已经有减少的趋势了。

此外,面对席卷全球的Me too运动,多一半法国人——至少从表面上——都表示了对这项运动的支持。

法国人怎么过妇女节?总统为女性颁奖 民众为平权上街示威

席卷全球的Me too活动。(图片来源:本报制图

甚至在一些不曾被注意到的地方,法国人近期也做出了改变。比如近期一项针对法语的改革:2月28日,法兰西学术院举行了院士会议,以多数票通过了一份关于职业称谓女性名词的报告,正式确认职业名词的阴性形式。

法新社报道称“这一决定结束了数世纪以来男性化词汇主导法语的历史”。不过面对这份报告,总理菲利普已经以公文的形式通知政府成员,在公文中仍维持原有的男性化称呼词汇,此举也在法国社会内引发了不小争议。

在法语里,每一个词汇有阴性和阳性之分,以职业名词“演员”为例,男性会被成为“acteur”,女性会被称为“actrice”。但历史上,一些职业如“教师”“医生”“作家”,在历史上一直由男性担任,因而没有阴性的对应词汇。所以即使在当代社会有了女教师、女医生、女作家,她们仍要被迫顶着男性专属的职业名词工作。

“歧视”可以是尖锐极端的暴力,也可以是细微的区别对待。但无论如何,对受害者来说,歧视带来的创伤都是永久性的。对法国人而言,选择在这个全世界将目光投向女性的时刻,用“颁奖”和“街头游行”来公开反抗不公平,而不是将它物化成“买买买”的“女王节”,这或许值得中国人借鉴。

欧洲时报微信公众号:oushi1983

(编辑:赵筱)





声明: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