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开始对巴以进行首次访问

资料图: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

国际在线报道(中国国际广播电台记者 颜旭):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27日晚抵达以色列,开始自年初上任以来首次对以色列和巴勒斯坦的访问。

古特雷斯本次巴以之行为期3天,预计28日将与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举行会谈;29日在约旦河西岸城市拉姆安拉与巴勒斯坦领导人举行会谈。

目前,以色列与联合国的关系正处于低潮期。这也是古特雷斯就任联合国秘书长近8个月才访问巴以的原因之一。去年年底,联合国安理会通过决议,谴责以色列在巴勒斯坦被占领土上修建定居点的做法,为八年间安理会首次通过有关巴以问题的提案。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随即发表声明,称该决议是可耻的,并拒绝服从其中的任何条款。今年6月11日,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再次批评联合国机构,称联合国近东巴勒斯坦难民救济和工程处(简称近东救济工程处)应被废止。

27日,以色列外交部副部长霍托夫利(女)在古特雷斯到访前夕,指责联合国长期以来几乎成为“反犹太人的”、对以色列抱有偏见的机构。霍托夫利同时表示,真主党在以色列和黎巴嫩边界的部署将是以方和古特雷斯讨论的核心问题之一。美国常驻联合国代表妮基•黑莉本月25日表示,联合国驻黎巴嫩南部临时部队(联黎部队)并未有效履行职责。她指责联黎部队司令迈克尔•比尔里对真主党在黎巴嫩南部的武器走私视而不见。但联合国发言人杜加里克随后回应称,对比尔里的工作充满信心。而以色列外交部副部长霍托夫利27日则肯定黑莉的说法,称以色列不能允许这种情况继续下去。

1978年3月,以色列以打击巴勒斯坦游击队为借口入侵黎巴嫩,并占领了黎南部地区。联合国安理会当月通过决议,决定向黎南地区派驻联黎部队,目前约有10500人。安理会预计将在本月30日就是否把联黎部队的任期再延长一年进行讨论。

另一方面,巴勒斯坦对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的访问则是充满期待。首先,巴方期待古特雷斯在“两国方案”上给予巴方明确的支持。特朗普就任美国总统后,先后在华盛顿、利雅得和伯利恒与巴勒斯坦总统阿巴斯举行会谈,但从未就“两国方案”进行明确表态。美国白宫高级顾问、总统特朗普的女婿库什纳也三次访问巴以,至今尚未拿出可行的方案。巴勒斯坦总统阿巴斯8月在拉姆安拉会见以色列左翼政党梅雷兹党代表团时表示,在特朗普就任美国总统后,他与美方举行过大大小小约20次会谈,美方始终没有拿出解决巴以问题的新方案。巴方官员多次表示,巴方的耐心正在耗尽。而古特雷斯在今年2月访问埃及期间,表达了对“两国方案”的坚定支持。他强调,巴以冲突只能通过“两国方案”得到解决,没有其它的可能。

其次,巴勒斯坦外交部长马勒基本月8日宣布,巴方将在近期再次向联合国安理会提交申请,谋求联合国正式会员国地位。他表示,巴勒斯坦将致力于获得国际社会的承认,并为此付出不懈的努力。预计这也是巴方在与古特雷斯会谈中的重要话题。

自从内塔尼亚胡2009年再次出任以色列总理以来,巴以和谈基本上处于停滞状态,因此巴勒斯坦改变策略,积极寻求国际承认。2011年9月,巴勒斯坦领导人阿巴斯向时任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递交入联申请,申请成为联合国正式会员国,但因为美国的否决而没能获得安理会通过。2011年10月,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接纳巴勒斯坦为其正式会员,这是巴勒斯坦以正式成员国的身份加入的首个联合国机构。2012年11月29日,第67届联合国大会通过决议,给予巴勒斯坦联合国观察员国地位。2015年4月1日,巴勒斯坦成为总部设在荷兰海牙的国际刑事法院的第123个成员国。

可以说,巴勒斯坦积极寻求国际承认也是在巴以和平进程长期陷入僵局的无奈之举。明年将是巴勒斯坦民族“灾难日”70周年;以色列1967年占领东耶路撒冷、约旦河西岸和加沙地带,至今已持续了50年;以色列对加沙的封锁也已长达10年;近东救济工程处目前注册的巴勒斯坦难民有500多万。因此,推动巴以和平进程也是古特雷斯作为联合国秘书长的迫切任务之一。巴以和谈已中断了3年多。7月,巴以双方再次因耶路撒冷老城引发冲突,造成至少10人死亡,500多人受伤。巴勒斯坦问题久拖不决无论对中东地区,还是对整个世界的和平与稳定都将产生消极影响。古特雷斯首访巴以能否取得成果,值得期待。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