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在线报道(记者 李瑛):随着长江航运的快速发展,越来越多的船舶停靠港口,船舶停靠港口期间使用燃油发电维持运转,造成空气、水体和噪音污染,威胁长江生态环境。为了解决这个问题,交通运输部和国家电网等部门正在力推长江沿岸港口应用“岸电技术”。

  岸电,是指过往船舶进港停靠期间使用岸基供电,代替传统的燃油发电,以减少空气和水体污染,是治理船舶停靠期间污染问题、保护生态环境的有效手段。

【大江奔流——来自长江经济带的报道】推进长江绿色岸电使用 合力在行动

武汉阳逻三期码头的智能充电桩

  武汉阳逻智能充电桩的插头到宜昌用不了

  在武汉的阳逻三期码头,记者就看到了这种为船舶供电的智能岸电桩,只要从船上拉一根电缆,直接插到岸电桩上,就可以为船舶供电了。

  据新港委法务处处长杨陆铭介绍,按要求几乎所有的码头在建设的时候都建有不同规格不同级别的岸电箱,但是供电很不方便,需要专业的电工用接线桩进行对接,所以不管是码头方还是船方,使用这种岸电厢的意愿都不高。阳逻港安装的智能充电桩,只用一个接头就可以跟船舶连接,整个插电过程仅需要一到四分钟,可以达到智能、便捷、安全、高效的供电模式。但是这种智能充电桩的插头,跟上游宜昌同类岸电桩的插头并不通用,这就存在一个问题,如果一条船想在各个港口都使用智能充电桩的话,有可能需要安装多个插头。

  推进长江岸电使用 国家在行动

  除了武汉,整个长江沿岸的岸电推广使用情况如何呢?记者采访了长航局发展研究中心徐培红副主任,据徐培红介绍,从2015年开始,交通部就印发了《船舶与港口污染防治专项行动实施方案(2015~2020年)》,明确了船舶与港口污染防治专项行动目标,其中包括到2020年主要港口90%的港作船舶、公务船舶靠泊使用岸电,50%的集装箱、客滚和邮轮专业化码头具备向船舶供应岸电的能力。

  交通运输部后来又出台了一系列方案、政策和规范,并且安排了一些车购税的资金,用于奖励和支持加快港口岸电设备设施的建设及船舶涉电设备的改造项目。

  2017年交通运输部和国家能源局、国家电网还联合签署了一个共同推进靠港船舶使用岸电战略框架的协议,明确各个地方的交通运输主管部门和能源主管部门与国家电网各级电力公司要加强沟通,共同推进长江岸电的工作。

  三峡坝区岸电建设对长江流域岸电推广具有重要的标本意义

  2018年6月,交通运输部、国家能源局和国家电网,联合组成了长江三峡坝区的岸电建设工作的领导小组,建立三峡坝区的绿色岸电发展试验区,工作的目标就是到2018年底,完成客运主要港口码头岸电的设施建设,取得阶段性的成果,2020年之前,实现三峡坝区的全覆盖,引导整个流域岸电设施的建设。

  据了解,2017年,三峡船闸货物通过量达到1.38亿吨,超过设计通过能力38%。往来船舶待闸问题非常严重。2017年,三峡段日均积压待闸船舶614艘,高峰时停船近千艘,过坝船舶平均待闸时间105小时,最大待闸时长达到643小时,超过26天。

  待闸船舶每年使用燃油排放二氧化硫约12吨,一氧化碳4.52吨,二氧化碳7965.75吨,氮氧化物7.62吨,烟尘2.13吨。柴油发电产生的噪音达80至90分贝,严重干扰游客、船员生活,威胁中华鲟等珍稀动物的繁殖和生存。同时,还易造成柴油泄漏,污染水源。实施三峡坝区岸电建设对大气污染防治、改善长江水源质量、保护珍稀动物有重要意义。

  三峡坝区船舶停靠点有坝区锚地、江心锚地、沿江码头、旅游港口等多种类型,岸电接入需求多元、形态多样、技术难度大,解决好三峡坝区岸电问题,对长江流域岸电推广具有重要的标本意义。

   标准和规范正在路上

  徐培红说:“在这个试点的过程中,我们抓不同的场景,难以解决的场景,正在做一些技术攻关方面的工作,目前这个事情分了几个小组,技术方案组、建设运营组、政策规划组、专家咨询组,其中长航局负责政策规划组的工作,在这个过程中,一个是重点推关键技术、配套支持政策、技术标准,都是目前要花大力气推的事情,我们的标准和规范正在路上。”

【大江奔流——来自长江经济带的报道】推进长江绿色岸电使用 合力在行动

南瑞集团生产的岸电桩

  在这四个小组中、南瑞集团作为技术方案组的牵头单位,2017年10月,国家能源局批复成立“能源行业岸电设施标准化委员会”,国家电网公司成为会长单位,南瑞集团被委任为秘书长单位。

  据了解,目前南瑞集团已经在国家电网公司完成7项企业标准的制定。据南瑞集团副总工程师宋锦海介绍,8月17日,将在宜昌举办一个现场技术研讨会,就接口的标准问题进行专门的讨论。

  岸电利用率为什么比较低? 

  徐培红说,这涉及到几方面,一个是港口需要建设、船舶需要改造,投资的来源主体不明晰;再一个就是由于使用的不太方便,船公司利用的积极性也不太高;另外一个目前最大的问题就是标准还没有统一,大家用起来也不方便。还有一个重要的问题是需要有一个强制的措施来倒逼这个事情,在长三角,污染排放控制区有严格的规定,在整个长江里面还没有,相应的控制区的排放管理方案正在征求意见,如果有排放控制要求,这个进程就会加快。

  替代的方案不能一刀切

  对于下一阶段的工作建议,徐培红提出:一是建议做好政策引导,协调配合有关部门建立靠港船舶使用岸电供售电机制,配合完善港口岸电设施建设相关标准和船舶使用岸电的鼓励政策。二是建议做好技术支撑。积极协调配合出台《码头船舶岸电设施工程技术规范》国家标准,逐步解决船舶及港口岸电使用中的技术难题。

  同时,徐培红强调,岸电实际上是要解决停靠船舶烧油发电产生的污染,替代的方案不能一刀切,在岸电供电不方便的地方,比如江中心抛锚的地方或者停靠时间短的船舶或者耗电少的散货船,可以考虑多种能源替代的方案,比如目前正在考虑船电宝的方案,也就是送蓄电池上船;少量用电或者短时间耗电的船舶可以考虑光伏发电、或者机器人送电。

  按照国家的统一安排,多措并举,在2020年之前,岸电的使用推广会有一个突破性的变化。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