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时报蔡家怡编译报道】“我昨晚睡在一张床上!”一名推特(Twitter)“网红”露宿者近日住进了福利房,开心之余自然不忘发推与“粉丝”分享喜悦,当天即收获近1.3万个“赞”。

喜欢发推的“露宿者2.0”

法国电视台Europe1 8日报道,这位幸运儿名叫Christian Page,40多岁,并不是一个普通的流浪汉;他喜欢发推,在推特上是有名的“露宿者2.0”。曾是一名侍酒师的Page在痛苦的离婚后成了一名流浪汉,人生跌落谷底。三年来,通过在推特分享其“街上的日子”,Page逐渐为人所知,不光在网络上攒了人气,还当上了流浪者的代言人。包括FranceInfo在内的媒体都曾采访过他,请他谈谈对于帮助露宿者机制的看法,甚至与他在大街上共度一宿以了解流浪汉的生活。Page也曾在社交网上公开批评过露宿者紧急接待中心。

发推介绍新家 粉丝齐欢庆

8月5日,Page接到一通改变他一生的电话:社工告诉他分到了一间福利房。在知道自己终于可以结束三年的流浪生活,Page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在推特上发了在克利希 (Clichy,上塞纳省)新家的照片,“我梦想能发这样一条推文好久好久了……他们之前已经将我拉进黑名单了,没想到……我不再是#露宿者了……感谢埃马于斯人道协会(EmmaüsSolidarité)和所有支持我的人!”

“起床、洗簌、更衣,才用了17分钟!比起在大街上需要2个小时,我的人生从此改变。”Page在推特上介绍自己的新家,“25平方米,有浴室,还有冰箱和微波炉,这真的很不错了。”

大家对于这个好消息也十分雀跃,一天之内已经有4千多人给Page留言,570000人浏览过他的帖子 。

媒体的功劳?

面对Europe1的镜头,Page喜不自禁,表示自己差点不再抱有希望了,“我从三年前开始申请,但逐渐地,我觉得没戏了。直到我接到了那通电话,说轮到我了。”他形容自己的感觉就像“信徒见到上帝”一样。

而在接受FranceInfo电话采访时,当被问到,有否觉得自己“网红”身份和媒体的曝光帮助他轮到分房,Page回答说,“完全没有。”他说,“我跟所有申请者一样等待,名单上空出一个位置,我的排名就靠前一个位置。”因为他身体健康,没有小孩需要照顾,不在优先处理之列。

Page需要每月为他的新家支付其收入15%的租金,约80欧。他认为,比起他的新房子,大家应该继续关心还在街上的露宿者。据统计,2017年有510名露宿者死于街头,“每天不止一个露宿者死亡,”Page说,“至少现在保证我不会出现在街头死亡露宿者名单上了。”

幸运出书的“乞丐一哥”

与Christian Page的“草根路线”不同,法国另一位著名流浪汉通过与达官贵人结交走上了幸福人生。

2015年10月,有近30年“职业乞讨生涯”的巴黎流浪汉胡格尔(Jean-Marie Roughol)出版了《我要饭》(Je tape la manche)一书,成为媒体关注的焦点。胡格尔出书得到了德布雷(Jean-Louis Debré)的帮助和支持。德布雷曾任法国宪法委员会主席,父亲是法兰西第五共和的首任总理。

德布雷经常让胡格尔给他看守自行车,顺便给出慷慨的消费,一来二去就熟了。两人有一次聊天时,一对路过的男女吃惊地说:“德布雷居然和一个流浪汉在说话!”听到这句闲话的德布雷在震惊之余,和胡格尔恳谈,鼓励他写本自传“让这些自命不凡的人看看!”

流浪汉胡格尔写作这本百余页的小册子可不容易,他花了两年半的时间,德布雷亲自帮他记叙,撰写前言。在两人的共同努力下,这本书取得了成功,除了版权收入,还有不少媒体付费采访胡格尔,他已经离开街头过上了普通人的生活。

法国流浪汉十年增长50%,千万人居住环境脆弱

然而像Page和胡格尔这样的“幸运流浪汉”是极少数。在城市的边边角角,无家可归者们像都市人生活中的隐形者,很少得到人们的关注。

法国《解放报》2018年3月转述国家统计局Insee数据称,法国境内无家可归者已经超过14万人。流浪者在最近十几年呈爆炸式增长趋势,慈善组织“皮埃尔神父”基金会称,2001到2012年期间,法国无家可归者人数增长了50%,有1200万人(占全国总人口约1/6)“居住环境脆弱”,如付不起房租、没钱维修房屋、无暖气设备、非法占据空屋等。协会同时遗憾表示,政府公共权力机构驱逐流浪汉的情况日益增多,2015年比前一年增加了1/4。协会向政府提出了15项公开建议,其中包括分配一定比例的社会福利房给无家可归者。

欧洲时报微信公众号:oushi1983

(编辑:泽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