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宫“宫斗”最近又迎来新高潮。美国白宫发言人萨拉·桑德斯18日发表声明,白宫首席战略师、总统高级顾问斯蒂芬·班农不再担任现有职务,当天是班农在白宫的最后一天。从去年8月17日执掌特朗普的竞选团队,到胜选后获任特朗普为其特设首席战略师一职,再到如今黯然下台,班农扮演特朗普的正式“军师”角色整整一年零一天。

班农下台证明,打天下易,坐天下难;打选战易,干行政难。“军师”班农的白宫赶考算是输了。

班农不是特朗普核心“小圈圈”离职的第一人。自特朗普入主白宫7个月来,先后至少有6位“圈内人”被迫离开。从只干了24天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的弗林到只干了10天通讯联络办公室主任的斯卡拉穆奇,从史上“最短命”的白宫办公厅主任普里伯斯到善拍马屁依然被迫辞职的白宫新闻秘书斯派塞,白宫高层换人犹如走马灯。除了自己的女儿女婿,特朗普入主白宫时的核心团队,如今可谓是人员凋落。正因为如此,一张经过PS加工的特朗普与手下在白宫的工作照最近成为“网红”,原因很简单,图中的人几乎都走了,只剩下踌躇满志打着电话的特朗普一个孤家寡人。

人们不禁会问,特朗普如何看待核心团队的离散,是主动还是被动?是白宫“宫斗”太过激烈还是华盛顿的“纸牌屋”很不好玩?

人常说,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有利益的地方就有权斗。以班农下台为代表的特朗普核心班底的离散折射出两条权斗“主线”:一是以争宠、权谋欺诈与行政经验欠缺为典型特点的“白宫宫斗”;二是华盛顿体制力量与“反体制”力量的角力。

从表层来说,商人出身从未有过行政经历的特朗普入主白宫后,跟随特朗普“打江山”的“功臣”自然要行赏,各方“摘桃子”的人士也不少,加上特朗普的家里人,白宫高层可谓是“鱼龙混杂”——从家人到心腹,从“军师”到“铁杆兄弟”,各有各的山头。小小的白宫就是一个大江湖,白宫西翼从没有这么鸡飞狗跳过。一方面,为了讨得特朗普欢心,斯派塞、斯卡拉穆奇等人能说出种种让人肉麻的马屁之言;另一方面,为了打击对手,可以不择手段抹黑,甚至不惜通过向媒体爆料自揭白宫“家丑”。此外,特朗普核心团队人员大都善于宣传、策划与选战,行政工作并非其长项,进入白宫后不自觉地就沉溺于“宫斗”。

拿班农来说,他一直跟国家经济委员会主任科恩和白宫办公厅主任凯利关系很僵,几个月前就风言其会离职,但真正压塌他的“最后一根稻草”是离职前两天他向一家自由派杂志爆料,吹嘘自己在白宫重大决策中的分量,宣称美国没有军事打击朝鲜的计划等等。这无疑惹恼了特朗普及白宫诸多高层,离职不可避免。

从深层次看,班农离职同时也表明,特朗普上台后华盛顿政治的“拨乱反正”进展顺利,正接近尾声,底蕴深厚的美国传统政治势力成功碾压政治“黑天鹅”带来的“反体制”力量。

众所周知,特朗普上台属于小概率“黑天鹅”事件,迎合了美国社会中“反传统”民粹力量,与华盛顿传统政治势力格格不入。特朗普上台后,以政党、国会、媒体、智库等为代表的美国传统政治力量不遗余力地想将特朗普政权纳入美国政治的正常轨道。从机制制度来说,美国总统权力有限,以分权为特征的美国政治体制在慢慢发挥作用,进入白宫后的特朗普并不能像选战时那样由着性子来。特朗普想要施政做事,必须要得到传统政治力量的支持。

作为特朗普“军师”,班农强调捍卫“西方价值观”的右翼思想给特朗普政府的决策打下了烙印,如建隔离墙、限穆令、退出《巴黎协定》等。然而,这些极端意识形态与美国主流政治势力格格不入,华盛顿传统政治势力要置其于死地而后快。机会终于来了,随着白人至上主义团体8月12日在夏洛茨维尔发生暴力冲突,特朗普迟迟未能明确谴责白人至上主义者,招致舆论谴责。白宫不得已使出抛车保帅的招数,“军师”班农自然成为“替罪羊”。

总之,随着班农离去,华盛顿政治的“拨乱反正”已渐入佳境,特朗普这只“黑天鹅”离“洗白”已经不远了。

(作者:向肠河   原标题:班农下台,是“宫斗”还是“拨乱反正”)

标签:



声明: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