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届全运会将于27日在天津正式开幕。大战近在眼前,浙江代表团的运动员们也都蓄势待发。近日,记者实地走访了排球和重竞技项目,感受了这群“战狼”咄咄逼人的临战状态。

排球:

三队晋级决赛阶段满堂红

今年的天津全运会,浙江排球实现了晋级全运会决赛阶段的“满堂红”,在全国屈指可数。决战临近,各队都在抓紧时间做最后备战,努力用良好的状态迎接全运的到来。

浙江男排和女排的训练基地都在宁波北仑。上周五探营时,浙江男排正在与发球机较劲。助理教练张勇延续着一贯的“高冷”,队员接发球时,他拿着小本子坐在一旁,手里记录着每位队员的发球结果。

训练之余,队员们也没闲着,观看录像、交流发言成了必修课,据说每位队员必须发言,不然就得加练。主教练王贺兵认为,这支年轻人居多的球队,心态依旧是主导比赛结果的首要因素。

与男排的一天两练不同,浙江女排这几天已经开始“踩步点”,因为全运会比赛女排将面临不少中午时间段的比赛,为此教练组特意安排全队在中午训练,以此适应比赛时间。

由于早上有充足的时间休息,女队员们看起来精神不错,特别是李静,这位浙江女排的主攻手似乎将此前在国家队的良好状态带回到了浙江队。

训练中,吴胜大多时间是看,话很少,但每位队员的情况都逃不过他的眼睛。“这次集训主要以调整和恢复为主,特别是要避免意外受伤。”吴胜知道,要想在全运冲击金牌,人员齐整是首位的。

此外,浙江青年男排正在德清体育中心体育馆备战。

举重:

杠铃声和怒吼声此起彼伏

上午9点不到,浙江省举重队的队员们就开始了一天的训练。刚走进大楼,便能听到杠铃砸在地面的声响。

队员们在摸杠铃之前都要做充分的热身,“举重不同于其他运动,受起伤来可不得了。”男队教练王才喜告诉记者,近日的训练以平稳过渡为主。

队员完成一套动作都是按照自己的节奏,因此杠铃落地声此起彼伏,队员之间可以根据声音来分辨周围队友的练习情况,这其中,不少队员会“暗自较量”。一名队员试举时,大家都安静地看着,杠铃成功被举起后,鼓掌响起,之后会有人接着“表演”。

除了杠铃接触地面的声音外,还有队员们试举前的大吼声。王才喜说,这样的方式是为了让运动员调动情绪,一股劲往往就可以随着吼声传递到全身。

记者了解到,男队主力成员石智勇和冯吕栋正在宁波进行封闭集训,两人目前状态良好,近期训练以巩固为主。二人从去年十月就开始了全运会的封闭备战。本月30日,浙江男子举重队将同时从杭州、宁波两地奔赴天津。

跆拳道:

多数队员甘当陪练

同样是训练时发出的声音,浙江跆拳道队取而代之的是动感的音乐,教练朱峰说,节奏感强的配乐,可以让队员们踢腿和转身更有劲、更迅速,也更兴奋。

采访时,队员们正在室内绕圈跑,而朱峰在摆弄两台笔记本电脑,原来,他正在调试着电子计分系统,“比赛就是用这种系统,平时训练我们也都会拿出来用,备战期间更是如此。”

除了3名正在国家队集训的队员,队里只有吴伟杰和张婧将参加此次全运会,其余队员很多时候充当陪练的角色。

“感谢队友,近期的训练很多时候都是围绕着我们展开的,比如攻防和对抗上,他们都会放弃自己的训练进度陪我们练。”张婧上一届全运会与金牌失之交臂,这一次她会更加珍惜机会,不留遗憾。

摔跤:

空气中都是汗水的味道

下午3点,摔跤队的队员陆续来到训练室,虽然空了一中午,但依旧能闻到依稀的汗味。看过《摔跤吧爸爸》的都知道,摔跤运动对力量和柔韧性的要求非常高,比赛时,两人保持一个姿势却比拼着角力。

在浙江队的训练中,经常能看到队员虽然没有做大幅度动作,汗水却已经挂满额头,“我们的出汗量不比别人少,要把对手摔倒按住很费劲的,解锁别人的压制就更累了。”

老将王姜峰向记者解释起了这汗味,“房间里汗味难免的嘛,夏天开着空调,气味更散不出去了。”

算上这届全运会,王姜峰已经是浙江的“三朝元老”,对于全运备战他有着自己的看法,“越是关键时刻越不能急躁,就和比赛时一样,沉着冷静才有可能最后取胜。”

武术:

打坐也是一种独特的训练

浙江体育职业技术学院的武术训练场里,王地正在角落里的一块场地上打坐,这是他最近养成的习惯,他说在训练开始前和结束后,打坐5分钟都能让自己精力更加集中。

本月28日,全运会武术套路的比赛就将开始,近日的训练,王地以完成整套动作的成功率为主。2013年在辽宁,王地获得了那届全运会的一枚银牌,这一次,他的目标是夺金。

训练场里还有很多队员,虽然动作不同,但他们大多沉浸在自己的练习中,有反复雕琢一个动作的,也有不断完成一整套动作的,有的快,有的慢,整个训练场呈现一股动静相宜的和谐。

标签:



声明: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