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月16日上午,港股中国联通宣布停牌,原因是“以待发出一份有关公司饶幌⒌墓妗!

下午5点左右,中国联通香港官网披露了混改的具体方案:中国联通A股“定增+转让股份+员工持股”的混改共涉及金额约780亿元。

紧接着,中国联通A股傍晚发布多条公告,其中包含2017年中期业绩、混改方案等。

联通混改这一重磅消息的公布让很多人都不淡定了。因为自4月份中国联通A股披露停牌公告以来,外界纷纷猜测停牌与混改方案落地有关,这一公告无疑让猜测终于尘埃落定,BAT是否入股也成为了定局。

联通混改方案连夜撤回,国企改革究竟有多难?
中新社发 老罗 摄

然而,8月17日凌晨,中国联通A股再度发布最新公告,最受市场关注的《关于混合所有制改革有关情况的专项公告》以及《第五届董事会第十次会议决议公告》、《第五届监事会第七次会议决议公告》均消失不见,替代它们的是《中国联通继续停牌暨停牌进展公告》。

混改大事岂非儿戏?事实是联通确实在上交所发布公告称,因技术原因,公司已申请继续停牌,将在三个交易日内披露非公开发行预案和其他相关文件并复牌。

同时,联通在港交所也发布公告,称中国联通H股仍将继续处于停牌状态,直至另行通知为止。

发了公告又连夜撤回,这在A股市场非常罕见,联通混改也更加扑朔迷离。

按时复牌的可能性多大?

公告撤回后,是否意味着中国联通混改将有较大的变数?

对此,中国联通给媒体的回答是:继续停牌并不涉及本次混改及发行方案的任何实质变化,仅是流程和技术层面的问题(如有些预案的文字表述还有待确认),预计下周一复牌。

虽然中国联通给出了肯定的回答,但是企业改革专家周放生却并不这么认为。

他接受中新社国是直通车采访时表示:“一天之内中国联通混改方案发布又撤回,这太不正常了。可能是混改方案审批出现了新的情况,有重大的修改,将来能否按时复牌还是一个未知数。”

两个截然不同的答案,让人更加难以分辨。为了弄清这个问题,也许从为何撤回着手,能捕捉到一点蛛丝马迹。

据财新网报道,中国联通混改方案撤回或许与定增新规有关。财新援引市场人士分析称,中国联通此次发行的方案与证监会2月新发的定增新规有两处相悖,关系到此次定增最核心的内容,定价和入股比例。

据了解,中国联通此次非公开发行的股份数量已达到42.63%。而这与今年2月发布的定增新规中“发行的股份数量不得超过本次发行前总股本的20%”相悖。

一位发改委专家组成员曾表示,定增价格和比例问题正是联通混改的最大技术性障碍,最后是否能得到豁免,还需要找中央领导或国企改革领导小组,确定是否之后凡是涉及国企混改、引进战略投资者就可以不受上述规则限制。

为何倍受关注?

中国联通混改方案一公布,就吸引了不少目光。尤其是其战略投资者的豪华阵容,如百度、阿里巴巴、腾讯、京东等四大互联网巨头和多家A股公司入股。

联通混改方案连夜撤回,国企改革究竟有多难?
中新社发 耿国庆 摄

在员工持股方面,联通混改方案也进行了一次大胆的突破。公司拟向核心员工首期授予不超过约8.48亿股限制性A股股票,募集资金不超过约32.13亿元。此前,在央企集团上市公司层面,还没有如此高规格的员工持股方案落地。

除此外,在董事席位上做出让步也是联通混改方案的一大亮点。

8月16日下午,王晓初在香港召开的联通中期业绩会上透露,通过混改之后,中国联通A股公司将有重大董事会重组,预料中国联通集团在董事会的席位将会减至2人,民营企业增加3人,国有企业加1人,而国家亦会派出3人;另外亦设有独立董事,而整体人数亦比现时增加。

广东社科院研究员梁军接受国是直通车记者采访时表示:“这样做是为了让董事会真正形成制衡的作用,否则混改完国有股东还是控制董事会,不利于企业发展。”

在国务院国资委专家组成员张春晓看来,联通混改方案有利于行业市场化程度的推进、效率的提升、国有资本和其他性质的资本共同发展,进一步增强国有经济的活力,同时激发其他性质资本的活力。

某种程度上说,一旦联通混改方案落地并实施,“将对混合所有制经济发展起到正向的引领作用,对整个国有企的改革发展也具有一定的示范效应”。

国企改革难在哪?

联通混改的出炉,在时间轴上是央企混改试点陆续实施的一个起点。据了解,国家发改委确定的第一批混改试点包括东航集团、中国联通、南方电网、哈电集团、中国核建、中国船舶等九家央企。

张春晓告诉国是直通车记者:“对于市场运行程度高的企业,一定要加大混合发展的力度,吸引优秀的战略投资者进入,使产业快速扩大,效率更进一步提升。”

相比于走在前列的混改企业,部分国企还处在公司制的改革阶段。

联通混改方案连夜撤回,国企改革究竟有多难?
中新社发 周建平 摄

从2014年起,中石油就成立以董事长为组长的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拉开全面改革的大幕。中石油及所属全民所有制企业承担公司改制工作将于2017年11月底前全面完成。

“如果不完成公司制改革,国有企业没办法发展混合所有制经济。公司制改革是一切改革的命门,必须过这一关后,才能推进下一步的改革,走向市场化的发展。”

张春晓指出,公司制改革的难点在于如何做到不是简单“翻牌似”的改革,也就是说,“让现代企业制度的职能和功能真正到位,尤其是董事会的职能”。

跨过公司制的门槛之后,张春晓认为,企业内部市场化运行是国企改革面临的第二个难点,因为原来的行政色彩要随着公司制的改革逐步淡化。

国企走向市场后,“如何与其他所有制成分有机结合是更大的难点,因为既要增强国有经济的活力,又要激发其他性质的活力,还要实现优势互补、取长补短”。

这种层层递进的难点不仅相辅相成,而且“一损俱损”。按照张春晓的话说,“国企改革要求稳、求细。走向市场后再想返回来就不行了,因为市场是不可逆的”。孙秋霞

联通混改方案连夜撤回,国企改革究竟有多难?



声明: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