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纳普勒斯的Francesco Mangiacapra是一个职业男性性工作者,而且他并不忌讳与别人谈论他的工作。不仅如此,Francesco Mangiacapra还出了一本书(书名:Il numero uno. Confessioni di un marchettaro,翻译成中文叫“一个男妓的忏悔”)来告诉大家性行业的种种趣闻。Vice最近采访了这位在性行业圈内闻名的职业男妓,问了一些大家都很好奇的问题。
意大利最贵的职业男妓出书了!
主人公Francesco Mangiacapra

Q:你是怎么成为一名职业男妓的?
A:我从法学院毕业后,在一家律师事务所做了几个月实习工作。我很快就意识到我的收入和付出不成正比,实习生每天都超负荷工作,工资却非常的少,而且还不能保证实习结束后能够转正。我开始好奇,说不定我去当男妓的话还能赚多点。讲真这确实是一个有些大胆的选择,但我从来不担心其他人的想法。

Q:你的第一单生意是怎样的?
A:我的第一单生意完全是意外,机缘巧合下就发生了。有个我平时根本不会免费和他发生关系的男人说他会给我很多钱,只要我肯和他睡一次,我当时很好奇。这个男人也是律师,整个过程持续了大概20分钟,他付给我两倍于作为律师所实习生月工资的钱。我收下了他的钱,并不是因为我真的那么的缺钱,而是因为我当时很不自信,这一次经验完全是当做对自己自信心的强心针。在这之后我就意识到作为一个男妓可以有很可观的收入,不过这个工作有一个保质期限,我年近30,并没有太多时间可以挥霍,于是我开始在网上发布自己的小广告,很快就有客户来联系我。
意大利最贵的职业男妓出书了!
左图:Francesco Mangiacapra的写的揭露性行业秘密的书《一个男妓的忏悔》

Q:你的典型客户一般是怎样的?

A:我并没有典型客户,我的客户在年龄、职业、阶层、肤色和性取向方面非常的多样化。快乐的单身族,寂寞的老处女,同性恋,异性恋,已婚夫妻,夫妻和他们的朋友,我来者不拒,不过多数情况下我吸引的男客户多过女客户。就我个人经验而言,那些我们平时认为绝对不会招妓的人,往往有更为强烈、古怪的性癖好,他们平时压抑自己的欲望太多,结果会发泄得比常人更强烈。

Q:你的服务是如何的?收钱时会不会有些尴尬?
A:我会先和客户聊聊天,尝试了解一下我的客户。我会假装自己相信他/她告诉我的一切,尤其是当他们玩起角色扮演时。我还要充当一个很好的聆听者,让他/她觉得自己是一切事物的中心。有些客户甚至说我比他们的心理医生还要有效。客户付钱时往往能看出他们的个性特点。外向的客户会随意的把钱交给我,就像在高速公路上给过路费一样;有些客户会像是要施舍我一样把钱递给我,这种情况我非常讨厌,因为这是我辛苦劳动的所得。喜欢浪漫的客户则会把钱放在一个信封里递给我,信封里往往还有甜蜜的小字条。当然也有客户会直接把钱放在桌上然后迅速的离开。
意大利最贵的职业男妓出书了!
俊美的长相,律师与男妓的双重身份,加上媒体的报道,让Francesco Mangiacapra晋升意大利最贵男妓的行列

Q:如果你的客户长得非常的不吸引人,你完全提不起性趣该怎么办?
A:我从来不吃任何药来让自己性奋,所以我会用前戏和丰富的想象力来让自己提起性趣。就算我的客户又帅又性感,我也是不能完全享受的,因为这是我的客户,并不是我的约会对象。

Q:你曾经同意过进行无保护(不戴套)的性行为吗?
A:性生活越是混乱的人其实越害怕染上性病,所以他们都会自觉地戴套,很少会要求无套。我要求我的客户都一定要戴安全套,我赚的钱并没有多到值得我去冒这个险。
意大利最贵的职业男妓出书了!
Francesco Mangiacapra已经成了意大利媒体的宠儿

Q:客户向你提出的最怪异的要求是什么?
A:我已经在这行做了好几年了,但还是常常被人类各种古怪的性幻想震惊到。曾经有客户把自己打扮成一个婴儿,还有一次有个客户把我用过的套打了个结带走了因为她说要给我生宝宝。甚至还有人付我双倍的钱来我家给我打扫卫生,付钱让我鞭打他们的客户也有很多。

Q:作为一个职业性工作者,是不是很难找到稳定的伴侣?
A:当然。就我自己的经验来说,大多数人宁愿自己的伴侣偷吃,也不愿意承认一夫一妻制其实是一个过时又压抑人性的概念。我尝试过很多次要经营一段长期稳定的伴侣关系,但从没成功过,可能因为我的工作太忙了,错过了很多人。

Q:未来你要是金盆洗手了,你想从事什么工作?
A:在我从事性工作者的工作同时,我还拿到了律师执照。虽然我还没有以律师的身份工作过,但我并不担心,目前的工作收入让我在一段时间内都不需要担心财务问题。
意大利最贵的职业男妓出书了!
来自:意烩



免责声明:该新闻来自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平台不负任何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