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马镇的杀人事件,也是一群被过早抛向社会的辍学青年给我们的警醒。

据新京报报道,广西玉林市白马镇杀人事件近日宣判。三名被告人学历最高的是初中二年级,学历最低的是小学三年级。他们是辍学少年,年龄均未达到18岁。正是他们,在一年多前的凌晨,酒后偶遇一位街头躲雨的智障,因为讨厌对方偷窃,三人持续野蛮殴打,最终浇上汽油,将对方活活烧伤致死。而他们将在监狱中,度过自己的青春。

这一看起来突发的事件,背后并不偶然。这些未成年人来自较为底层的家庭,家庭教育不足,未经过完整的义务教育,校园教育缺位。在这起恶性事件发生之前,三人并没有干出特别出格的坏事。但他们在人格成熟之前就过早地走进社会,有更大可能会因为缺乏足够的判断力和自控能力,淡漠规则与边界,一个瞬间的冲动,酿成大祸。

基础教育能够有效减少特定类型犯罪的发生,有长期的研究作为参考。目前认为,基础教育能从四个方面的维度,减少犯罪的发生。

其一,基础教育能帮助提高人们的就业能力,进而提高收入水准,遏制为了满足生存需要的暴力犯罪。同时,收入能力的提高,意味着犯罪被关押后的损失也增加,加高犯罪的机会成本。

其二,接受基础教育需要投入时间和精力,学习生活之外,每天可支配的空闲时间非常有限,从犯罪时间和机会上建立了防火墙。

其三,基础教育能够提高人们的道德水准,增加犯罪的心理成本。

其四,基础教育能够引导人们偏好更加稳健的生活方式,树立健康的人生观,警醒犯罪后可能面临的惩罚。

当然,教育和犯罪的关系并非简单的线性关系,也并非单纯控制犯罪率这一种作用。比如不到位的基础教育,也可能带来青年人的团伙犯罪问题。但基本没有争议的部分在于,越是初级的校园教育,对提高人员素质的改变作用越大,对抑制犯罪发生的作用也越明显。

很遗憾的是,根据记者的调查,在现在的教育升学考核指挥棒之下,义务教育被倒逼成精英教育。很多没机会进入高中的初中生自暴自弃,甚至小学阶段就开始辍学。这些学生家庭也认为既然迟早是打工,早点辍学去打工还能赚更多。

反推发生在白马镇的残酷杀人事件,可以做个大胆的假设,即便这三位少年依旧来自于底层家庭,但他们有机会坚持完义务教育,进而有机会参与高中教育,他们不仅没有大把闲暇时间可以犯罪,甚至有机会建立更加积极向上的人生态度。

一个家庭对于教育的看法,很难被改变。但是儿童作为一个社会的共同责任,必须拿出有力的方法去解决。

从目前的问题来看,这个方法不仅是国家严控义务教育阶段的辍学率,更需要两个核心的维度上支持义务教育的普及。

首先,九年制义务教育从1986年开始依法普及。31年之后,我国社会今非昔比,我们的义务教育年限需要进一步提高,尽量保障全社会18岁以前的少年都在校园内接受有效的教育。

其次,也是目前普及义务教育中始终存在的问题,农村义务教育经费的投入比例还需要加大,对困难家庭的支持还需要增加。

白马镇的杀人事件,固然是偶发的意外,但也是一群被过早抛向社会的辍学青年给我们的警醒。我们是愿意多投入一所学校,还是愿意多建一座监狱,不是一句玩笑话,而是需要严肃面对的社会现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