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花旗银行计划减轻对英国伦敦的依赖。美国《纽约时报》19日报道,花旗将在德国法兰克福再设一处交易中心。

花旗数十年前就已在法兰克福开展业务,把法兰克福业务扩大则是最新决定。

花旗最新举措现在仍处于象征性阶段,预计将从伦敦迁往德国的员工数量属于相对少数。不过,这预示伦敦政商两届担忧的工作岗位流失情况可能在今后数月或数年间滴水成涓。

国际银行业巨头通常把许多业务放在伦敦。这些业务不仅来自欧洲客户,同样来自亚洲、非洲和美洲。英国《金融时报》6月提供的数据显示,美元在伦敦的交易量是美国纽约的两倍;全球几乎40%的利率衍生品交易发生在伦敦。

一些银行业高管担心,如果英国选择“硬脱欧”,英国和欧洲大陆的金融业将脱节,届时伦敦作为记账中心的地位将降低。

让银行业尤为警觉的是,欧盟委员会正计划改革欧盟以外地区欧元结算业务的监管体制。根据这一计划,对欧盟金融体系构成系统重要性的机构,包括位于英国的机构,可能会被要求接受欧盟当局的直接监管。在必要情况下,相关金融机构将不得不把欧元结算业务迁往欧盟境内的地点。

另外,媒体先前报道,欧盟正在酝酿一项方案,要求银行为其在欧盟的业务建立控股公司,配备独立的资金池。这可能将是打向伦敦的另一记重拳。

【利益平衡】

尽管大多数金融机构声称希望留在伦敦,他们同样必须确保能够在欧洲联盟继续运作。《纽约时报》评论,花旗的决定表明金融机构正在试图在两者间寻求一种平衡。

花旗在欧盟雇用大约1.9万人,其中大约6000人位于伦敦。《纽约时报》援引消息人士的话报道,花旗大多数投资银行和交易岗位都将留在伦敦。不过,花旗将在法兰克福获取经纪交易执照,以便可以继续在欧盟从事交易和投行服务。

除花旗外,其他金融机构也在酝酿向海外转移工作岗位,但大多数类似计划涉及的人数都不多。然而,这未能阻止法兰克福和法国巴黎等欧盟城市采取激进策略诱惑商界高管,希望能最终吸引成千上万工作岗位。

德国外国银行协会会长斯特凡·温特上月说,英国“脱欧”可能使法兰克福在今后两年间新增3000至5000个工作岗位。

游说机构美因河畔法兰克福金融中心预估,今后5年间,大约1万个工作岗位将从伦敦迁往德国。

在通往德国的道路上,花旗并不孤独。《纽约时报》报道,日本大和证券、野村证券、三菱住友金融集团和英国渣打银行都蠢蠢欲动,打算在法兰克福设立分支。(卜晓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