街友们,大家好!又到了和大家讲意大利最近新闻热点的时间,上周威尼斯市旅游事务委员会委员宝拉•玛尔(Paola Mar)近日在采访中向意大利媒体透露:为了调控威尼斯圣马可广场(Piazza San Marco)的客流量,未来游客们想要进入威尼斯圣马可广场,可能需要提前预定购票才可以参观。倘若这条法案得到法律通过,普通游客想一览这个美丽水城变得难上加难了。要旅游的同学抓紧了啊,过时不候啊亲!
威尼斯——商人创造的美丽会客厅
今天华人街小编的话题,还是围绕着这个千年古城,世上唯有的美丽水城——威尼斯。威尼斯是意大利特殊的一个存在,威尼斯作为意大利的一个城市,它只有短短150年历史。1860年埃马努埃尔二世才把这颗亚德里亚项上明珠收入意大利的口袋。在此之前的将近 1000 年,它是威尼斯共和国。威尼斯早在公元687年,比查理曼帝国分裂还要早上一个世纪。那个时候欧洲是啥情况?一片黑暗,哪有什么国家这种概念存在,那是最混沌的中世纪早期呢!可是在威尼斯这个地方,它已经红红火火地办成了一个国家。
威尼斯——商人创造的美丽会客厅
直到今天,在意大利的政治格局当中,威尼斯人扮演的是一个很不稳定的因素,它经常要搞独立,有点像今天的苏格兰在英国当中的地位。当然,有的街友要问威尼斯人可能独立吗?华人街小编给出的答案是绝对不可能。因为现在威尼斯老城里面,纯正的威尼斯人大概不到六万人了。什么原因呢?还不是因为旅游业太发达了,在这儿住家太不划算啦,连菜都买不着,所以还不如把房子租给其他的旅游业者,自己就搬走了。所以,这个城市实际上处于衰落。
威尼斯——商人创造的美丽会客厅
今天威尼斯毫无疑问是全世界最迷人的旅游圣地之一,但在历史上它却因为资源极度贫乏,是谁也不愿落脚的蛮荒之地呢。当时的欧洲西罗马帝国一塌糊涂,被北方的蛮族入侵,反复洗劫,家国残破。那自然就有一些人在神父的带领下,就开始逃散,这段历史在欧洲历史上称之为大逃散时代。一帮人逃来逃去,就逃到了今天威尼斯的地方。就是亚得里亚海的那个胳肢窝那个地方,西边是亚平宁半岛,就是意大利的本土,东边是巴尔干半岛。这些难民发现海水侵蚀自然形成了一些围堤,难民就在这片浅海地区填海形成威尼斯城。可以说在大逃散时代,很多人是由于被逼无奈才来到了威尼斯潟湖这个地方,然后落脚生根。土地不够用了,所以往海里开拓。

华人街小编再给大家补充一点,潟湖就是在大海的一些浅滩区,因为海浪的拍击作用,渐渐地就自然形成一道堤坝。这个堤坝一旦围合之后,里面就围出一个湖来。大家一想就明白了,这湖是咸水湖啊,里面全是海水,会有一些小岛星星点点地露出海面。这种地貌只有沙石和贝壳,不可能种出粮食来啊。按说到了这种鸟不拉屎的地方,留给当时罗马人的,就只剩下来了两个选择:第一是直接当海盗,那个东西来钱快;第二才是做生意。那为什么威尼斯人没当海盗呢?还不是因为道德水准高,而是因为地形不允许。威尼斯这边是浅海,而且海岸线比较平直,大船不方便进出,船只也没法躲藏,实在是没条件。在这个独特的地形上,必须去做生意,形成那种商人各自为战、斤斤计较的那个性格,但是又必须形成一种非常团结一致的集体生活的样式。所以就难,所以就拧巴。但这一拧巴,还真就造就了威尼斯人很独特的智慧。由于地理限制,资源贫瘠,为了生存,威尼斯人只有选择与周围进行贸易于是只能发展商业。没想到,威尼斯商人成为这座城市的瑰宝,创造出了辉煌的商业文明。

对比那个时期的佛罗伦萨和威尼斯,是一个很有趣的课题。 他们号称“文艺复兴双花”。地域相近,文化趋同,政体类似。对于威尼斯人来说,创造一个具有优异统治力的政体,是件由不得他们卖弄意识形态的切实课题。这也是为什么建基在信任人类良知的佛罗伦萨共和国体制于1530年瓦解后,不信任人类良知的威尼斯共和国政体仍能存活近300年的道理。威尼斯长盛不衰的秘密是——不卖弄理想,不相信人性,彻底的现实主义。
威尼斯——商人创造的美丽会客厅
首先在宗教上,威尼斯与基督教和拜占庭帝国(东罗马帝国)之间是非常复杂的关系,一方面,威尼斯人本来就来自罗马,他们在宗教上是基督教徒,但是当时更为强大的是拜占庭帝国,那么要与之进行贸易,投靠它的利益明显就会更大嘛,所以威尼斯就有了这样奇特的“精神在罗马,身体在拜占庭”的关系网。我们今天来威尼斯最大的看点圣马可大教堂,典型的拜占庭风格的建筑,哪里和意大利其他著名的城市一样哇!另外一点,威尼斯的宗教有一种叫圣物崇拜,就是崇拜很具体的东西。在整个基督教系统里面,圣马可的地位是非常高的,仅次于耶稣和十二门徒。后来圣马可在埃及传教的时候被迫害致死,当地基督徒就把他的尸体给保存了下来。到了公元 828 年,威尼斯商人闻风而动,赶到埃及,用重金买下了圣马可的遗体,然后突破艰难险阻运回威尼斯。圣马可大教堂就是为这个遗体建的,把圣马可的遗体葬在了祭坛下面。今天到威尼斯去旅游,会看见到处都是狮子的塑像,威尼斯电影节的最佳影片奖也叫金狮奖。狮子是什么?就是圣马可的形象标志物。本来仅仅是一个草创的城市,但是现在有了精神标志物。威尼斯人为什么要搞圣物崇拜?因为那个东西是死的,它不可能再煽动宗教热情,来动摇这个国家的根基,增加风险。还有我们今天特别要注意的圣马可大教堂的四匹铜马,那可是威尼斯商人特性的典型代表,这是第四次臭名昭著的十字军东征从东罗马帝国掳掠来的,没错,就是从东罗马帝国哦,这里面故事太有意思了,我们有机会华人街闲聊和大家讲。
威尼斯——商人创造的美丽会客厅
表面上看,商业活动是在人类社会和整个大自然的不确定性中展开的,所以商人挂在嘴边的口头禅就是要冒险。可是转念一想,一个人天天喊着要冒险、要冒险,这恰恰反证他是一个胆小的人。就是商人这个物种的真相恰恰不是冒险,而是冒险的反面,他所有的智力都用于干一件事,就是减少和分摊风险。威尼斯人是商人,而且是海商,船舶贸易本身就是巨大的风险的载体。人类历史上很多商业上的制度也是由威尼斯人发明的,所有制度的发明和创制目的只有一个,叫减少风险。最早的海商法就是威尼斯人发明的。海商法的本质就是什么?就是通过对于船上和岸上、码头上任何一点细微的人际关系的调整,把风险降到最低。再比如说,威尼斯人当年发明了一个商业制度,叫有限合资制,一直使用到今天简单说,任何一艘船上的任何一款货,它都有两个合伙人,一个主要负责出钱,他用钱来承担风险,人是在岸上待着的。还有一个人,他少出钱或者是不出钱,他主要是用人身来承担风险,他在船上去经营和买卖这些货物。那一旦挣了钱两个人分,怎么分呢?多出钱的反而要少分,多出人的反而要多分。
威尼斯——商人创造的美丽会客厅
威尼斯从头到尾保持了一个政体,就是共和制。构建一个国家无非是两种,一种是自上而下,就是有皇帝的,或者是独裁者的;一种是自下而上,那就是民主制。共和制都不是,它是混搭的。为什么威尼斯搞出那么奇葩的混合政体的共和制,而且一玩就是一千多年呢?威尼斯人是商人,没有闲工夫搞意识形态思考,他们所有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一点,就是这个国家不能进入政治的惊涛骇浪,要防范风险。怎么做呢?就一个字,叫防。防一切人,防聪明人,防老百姓,防精英。威尼斯所谓的特权阶层,其实特权是虚的,空有其名。他们如果说有特权,那就是打仗和纳税的特权必须身先士卒,其他在法律上的特权是一概没有。确实,威尼斯人用一整套制度把这个阶层给防住了,那最主要的手段是什么呢?就是强行卖国债给他们。威尼斯人每隔几年就要搞全国的财产大调查,把所有家庭的家底摸得一清二楚,然后发行国债。你钱不是越多吗?你必须买得越多。所以,在威尼斯一千多年的历史上,虽然出现过野心家,但是从来没出现过叛国者。越有钱的人,他的财产很大一部分是体现为国债,一叛国,这部分财产那就灰飞烟灭,所以没有叛国者。聪明之极的体制既参考了人性,又稳定了所有人的共同利益,造就了威尼斯的繁荣。

说了这么多威尼斯的历史,大家有没有对威尼斯更多的好奇和动心呢,想要去旅游的朋友们,还不趁着新法案没通过赶紧安排行程来一探究竟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