街友们,大家好!周日的意大利艺术时间又和大家见面啦!昨天我们讲到了华人街小编生活的热那亚,那么今天我们按照传统延续这个话题,说一说热那亚城里皇宫里珍藏的几幅名画。说起热那亚的首席大画家,还真不是意大利人,他是一个比利时人,被誉为巴洛克宫廷肖像画的缔造者——范戴克。
巴洛克宫廷画像缔造者,热那亚的骄傲——范戴克
范戴克在 14 岁时便当上鲁本斯(Rubens)的首席助理。在大师的影响之下,他修改了早期羞涩、粗犷的风格,而开始使用细致的色调。 1621年,他前往意大利,在热那亚和罗马停留了极长的时间,并且创作了许多出色的肖像画,它们在个性的刻划上虽不如鲁本斯来得有力量,但对被画者的特性有敏锐的掌握,他表现了一种永恒的格调,反应出他内在的忧郁。1627年,范戴克回到安特卫普(Antwerp),1630年被布鲁塞尔的西班牙皇室封为宫廷画家,并且画了许多肖像,又完成了多建教堂所委托的杰作。 1932年,范戴克迁至伦敦,被英王查理一世封为爵士,,命为首席画家。他在英国九年间的肖像画作品相当不少,其中最为有名的是国王查理一世的三幅肖像画、《查理一世的三个孩子》等等,这些作品为英国肖像画的伟大传统创设了一个典范。

巴洛克宫廷画像缔造者,热那亚的骄傲——范戴克
范戴克《爱丽纳‧格丽玛迪侯爵夫人》(Marchesa Elena Grimaldi)1623年
1620年,范戴克做了自己第一次的旅行,他旅行到了伦敦;在那里,他接受了一笔宫廷的奖金,并于 1621年,到意大利学习绘画。 1622年到 1623年,范戴克初访热那亚,并为港都的贵族阶级画过许多大画像,这幅画《爱丽纳‧格丽玛迪侯爵夫人》即为其中之一。在热那亚时代的肖像画中,范戴克将当时盛极于港都的之宫廷式优雅风格融入到他的画作之中,因此即使是他晚年在英国完成的肖像画作品,亦无法凌驾此时作品中所散发出的魅力。范戴克在这幅画中即充分表现爱丽纳.格丽玛迪侯爵夫人的贵族式意象与优雅的魅力。

巴洛克宫廷画像缔造者,热那亚的骄傲——范戴克
范戴克《参孙和达利拉》(Samson and Delilah)1628年.
在这幅画中,范戴克在探索一种略带忧郁的表现方法,采用鲜艳的色彩,这样的配色方式使黄色放射出金色的光芒、红色宛如烈火、肤色则有了新的透明度。位于构图中央的是参孙,他的上方是一名俯身的武士,身穿飘动翻飞; 浅蓝色披风,正聚精会神地捆绑参孙。参孙和武士的位置和姿势恰好将画面分成两半,他们的左面是身穿明灿绉褶的白衫,腿上覆盖着一件红色披风的达利拉,她伸出一条胳臂,像是后悔莫及的样子;右面是一群士兵,他们的动势呈倾斜状,正从画面边缘朝中央倾斜过去,身上金属般的棕色铠甲衬托出黄色和红色的披风。

巴洛克宫廷画像缔造者,热那亚的骄傲——范戴克
范戴克《圣家族逃往埃及途中的休息》(Rest in the flight into Egypt)1630年
关于圣家族逃往埃及途中的休息这个绘画题材,历代画家们一向都是将它描绘成自然界与各个人物之间保护者和被保护者的关系,而范戴克也不例外在几个主要人物的背后安置一排茂密的树木,目的就是要表示出这些树木在掩护这个神圣家族。他把这些人物都纳入一个直角三角形内,它的斜边从左上到右下将画面空间切开来,上方留给风景,画出天空和树木叶丛。圣母和怀中的圣婴形象,则呈现一贯被使用的金字塔形,让人联想到意大利文艺复兴的绘画风格。
这幅画中运用色彩的方式是很义大利式的:圣母穿着红色的衣衫、脚上盖着绿色的披风,与圣约瑟和背景的褚色、绿色和栗色都搭配得十分和谐,而圣婴耶稣身下布单的白色,又使圣婴从这些色调中凸显出来。画中圣约瑟聚精会神、圣母注视着远处,而圣婴虽然在圣母怀中睡着,但是手的姿态则呈现出很谨慎的样子,几乎像是请祂们不要再休息,继续朝埃及走去似的。

巴洛克宫廷画像缔造者,热那亚的骄傲——范戴克
范戴克《尼古拉斯‧拉尼尔像》(Portrait of Nicholas Lanier)1630年
尼古拉斯‧拉尼尔是查理一世的宫廷音乐家,其后亦为查理二世服务,他同时擅长于绘画及铜版画,因此经常奉命采购宫廷御用的美术品。范戴克在本质上虽是上流社会的肖像画家,但他对于心理的观察却毫不惰怠,因此这幅画除了说明拉尼尔是一位朝臣之外,表现出其应有的威严仪态。

巴洛克宫廷画像缔造者,热那亚的骄傲——范戴克
范戴克《查理一世狩猎像》(Charles I of England at the Hunt)1635年
《查理一世狩猎像》这幅画的色彩十分优美、处处流露出范戴克丰富的技巧和高贵的情感,画家大胆地将画中主角偏离中心的特殊构图方式,使得这幅肖像画成为范戴克最出色的作品之一。
画中显示查理一世的右手拿着象征国王权威的手杖。由于查理一世个子矮小,范戴克在为国王画这幅肖像画时,采用低视角的手法使他看起来充满安稳与自信,十分威严。至于他的骏马似乎也了解主人的地位,而把头低下,向他致敬。在国王头上上方伸出的树枝,宛如华盖亭亭,当起遮阳伞来。
巴洛克宫廷画像缔造者,热那亚的骄傲——范戴克
范戴克《查理一世的三个孩子》(The Three Eldest Children of Charl 1635年
在这幅画中,查理一世的三个孩子都有着一副白晰而红润的脸孔,他们的举止优雅而高贵,衣服则隆重华丽并且闪耀着亮光,所有这些描述都显示出画中人物的贵族特质,即使从地毯的花色描绘也可以看出这些特质。

巴洛克宫廷画像缔造者,热那亚的骄傲——范戴克
范戴克《查理一世的骑马像》(Equestrian Portrait of Charles I)1637-1638年
这幅气派的国王肖像,是描绘同时扮演军事和棈神领袖的查理一世,骑着强壮优美的骏马,身穿盔甲的姿态。姿势是仿照英格兰国玺上描绘的君主出征之姿,查理脖子上挂的是代表最高荣誉的嘉特(Garter)勋章。这幅画对于国王来说是一件最佳的宣传作品,因此被挂在宫殿长长的回廊转角处,画家在设计画的构图时,便立意要带给接近的人压倒性的印象。
画中树上挂着一块精致的雕板,上面用拉丁文写着Carolus Rex Magnae Britaniae,意思是大不列颠国王查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