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月底,刚刚度过30岁生日的阿根廷球星梅西将和女友安东内拉·罗库佐步入婚姻殿堂。经过多年的爱情长跑,这对世界足坛的金童玉女终于迎来了人生最重要的仪式。梅球王在情场和在球场一样顺利,而他与安东内拉青梅竹马的爱情故事也必将成为一段佳话。

训练早退 梅西只为见安妞

“梅西,你有女朋友吗?”

“是的,我有女朋友,她在阿根廷。”

2009年1月,梅西在做客西班牙一家电视台的某档节目时被主持人八卦了一下,而他也在正式场合第一次承认恋情。从那时候开始,安东内拉这个名字被世人所知晓。

生活中的梅西低调内敛,甚至有点害羞。但他也是一颗多情种子。

关于梅西与安东内拉相识的年纪,流传着两个版本。第一个版本是他们在5岁时就相遇并相识了,第二个版本则是两人相识于9岁,因为安东内拉是梅西在纽维尔老男孩训练营一个名叫卢卡斯的小伙伴的妹妹,他们经常一起玩,一来二去梅西就喜欢上了安东内拉。

不管是什么时候相识的,反正梅西在很小的时候就选择了安东内拉,并认定她会成为自己一生的伴侣。

据熟悉梅西的人说,尽管那个时候还小,可梅西已经开始给安东内拉写信。不仅如此,梅西儿时教练多明戈斯接受采访时回忆说,梅西训练的时候经常会早退,目的就是去见安东内拉。

后来,梅西为了治疗生长疾病去了巴塞罗那,安东内拉留在了罗萨里奥。尽管天各一方,但梅西一直想着那个叫安东内拉的小姑娘。

有报道称,梅西离开阿根廷后,安东内拉有过一段新恋情,但只持续了三年时间。梅西和安东内拉重新走进彼此世界源于一次意外。在这次意外中,安东内拉的朋友丧生,她非常悲伤痛苦。得知这一消息后,梅西第一时间飞回阿根廷陪在她身边。安东内拉以为梅西忘了她,而梅西则表示他依旧是以前那个不太会说话的矮个子男孩。

安东内拉正式成为了梅西的女朋友,他们彼此相信找到了此生伴侣。

富家千金 甘做梅西贤内助

不夸张地说,梅西和安东内拉真的是天造地设的一对。

和大多数太太团成员不同,安东内拉属于贤妻良母型。在媒体上,你基本看不到她的采访,尤其是谈论梅西的。她默默无闻地站在梅西身后,守护着他们的爱情和家庭。

现在的梅西很有钱,一年挣个几千万欧元不在话下。可是,安东内拉在乎的并不是他的钱。要知道,刚认识梅西的时候,安东内拉就是富家女,她的家族经营着一个连锁超市。

安东内拉在乎的是和梅西青梅竹马的感情。作为世界第一球星的女友,尽管拥有双重学位,可安东内拉却安于在家,做梅西的坚强后盾。

在这个球星绯闻不断的年代,不管是梅西还是安东内拉身上,都很难找到让外界关注的爆点。以至于在金球奖颁奖典礼上,安东内拉和C罗一次握手都让外界发现了新大陆似的,来了一次不怀好意的狂欢。

安东内拉和巴萨太太团成员关系很好,尤其是苏亚雷斯的妻子,他们两家人经常一起接送孩子上学。

这样的安东内拉自然让梅西非常满意。梅西曾说过,安东内拉温柔贤惠,对梅西的家人和父母都特别好。梅西的父母对这个儿媳妇也特别满意。需要指出的是,梅西的母亲以前对梅西的感情方面看得很严,一次在超市,一个姑娘想要接近梅球王,差点被他的母亲用平底锅给拍了。

2011年,梅西和安东内拉的感情也出现过疑似危机。当时有报道称,梅西的外公对外透露他的外孙恢复了单身状态。不过,很快梅西就与安东内拉出双入对粉碎了谣言。除此之外,类似的谣言还包括巴萨体能师摸了安东内拉的脸,不过事后都被证明子虚乌有。

球场之外 球王晒娃秀娇妻

6月24日是梅西的生日。今年这一天,安东内拉在社交媒体上写道:“生日快乐,我一生的挚爱。我们爱你。”

这里的“我们”,除了安东内拉,还有两个儿子蒂亚戈和本杰明。

尽管梅西和安东内拉还没有完婚,但他们已经有了两个儿子。大儿子蒂亚戈2012年出生,小儿子本杰明2015年出生。和所有当父亲的人一样,梅西在蒂亚戈出生那天幸福地表示,“今天我是全世界最幸福的人。”

所以,和很多做了父母的人相同,梅西和安东内拉的日常就是晒娃,顺带用他们的恩爱虐狗。

不踢球的时候,梅西大多数时间都和安东内拉在一起,两人还会结伴去接孩子放学,一路上有说有笑甜甜蜜蜜,遇上球迷提出合影要求,梅西会满足他们,而安东内拉甚至还充当起了摄影师。接上蒂亚戈后,两人各自拉着儿子的小手走回家,其乐融融。

说来你也许不信,作为梅球王的贤内助,安东内拉其实对于足球并不是特别热爱。有时候,梅西刚刚在一场比赛中上演了帽子戏法特别开心,可是他回到家,安东内拉并没有表现出同样的开心之情,结果他只好跟着儿子去看动画片了。

即便如此,安东内拉还是会不遗余力地支持梅西。

过去这些年,每次金球奖颁奖典礼,只要梅西出现,安东内拉必然会出现,两人之般配和谐羡煞旁人。

同时,在很多巴萨主场比赛中,也能找到安东内拉带着儿子给梅西加油的身影。她坐在球员家属看台,为梅西进球、球队胜利喜笑颜开。不过安东内拉去看阿根廷的比赛时就没这么轻松了。2014年世界杯时,在阿根廷与瑞士的淘汰赛中,球队久攻不下,看台上的安东内拉急得不停咬手指头。

专题撰文/新京报记者 肖万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