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社悉尼6月27日电 专访:澳语言学家呼吁更多澳大利亚人学习中文

杰茜卡 李倩影

澳大利亚语言学家、南昆士兰大学教授沃伦·米奇利日前在接受新华社专访时表示,澳在外语教学方面明显落后,应将资源集中利用,发挥澳多元文化国家的优势,推动外语教育的发展。他呼吁更多澳大利亚人学习中文,否则澳发展会面临停滞不前的风险。

米奇利说,21世纪是亚洲的世纪,澳在学习与之相关的外语方面严重落后于其他国家。在选择学习传统欧洲语言还是学习与澳紧密联系的亚洲语言之间犹豫不决,会让澳发展滞后。澳并没有利用好其作为多元文化国家的资源,并以此推动外语教育发展。

米奇利在研究中发现,日语、法语和德语是澳学校中最常见的外语课程,但有些语言并非澳社会中最常用的外语,也不是当前能为澳提供经济机会的外语。中文作为澳当前使用频繁的外语,与澳未来发展息息相关。

米奇利认为,对亚洲语言的陈旧观念阻碍了澳大利亚人学习与其发展“更相关”的外语。因为那些曾认为很重要的语言,如希腊语和德语,现在只有相对较少的社区使用,但是澳教育制度没有跟上全澳人口结构的变化。

“我们完全被过去束缚住了,要改变当前外语教育制度需要花费很长时间,其困难程度犹如让远洋邮轮调头。20世纪70年代后期,日本是澳大利亚重要的贸易伙伴,因此日语学习受到重视,日语也是当前澳学校中学习人数最多的外语。尽管日语仍是一门重要外语,但它已不再是唯一重要的外语。社会发展日新月异,但语言教育系统却迟迟跟不上。”米奇利说。

在米奇利看来,不能一味认为欧洲语言是唯一具有丰富文化内涵的外语,同时也不能认为包括中文在内的亚洲语言只有在商贸方面具有学习价值。“一般来说学习中文等亚洲语言有助于商业经营,但学习这些语言也能了解其蕴含的丰富文化。”

米奇利也承认,虽然大众意识到学习包括中文在内的外语的重要性,并认为学校应把中文列入课程,不过许多人因学习中文等外语时遇到困难而放弃。

就读于悉尼科技大学的米夏埃拉·韦斯顿说,学习中文时遇到的困难差点让她放弃,“因为难度太大,所以学习中文并不是我的首选,但是我爸爸说服我去学,加上我认识到中文能让我的就业前景变得更好”。

在通过了所有中文课程之后,韦斯顿说庆幸自己坚持下来了,这个决定让她在毕业时就找到了工作,雇主说钦佩她坚持学习高难度语言的毅力。

由于学习中文时可能遇到的障碍,澳大部分学生没有选择中文作为选修或专业。但米奇利认为有很多方法可以让中文学习变得更简单和有趣,只是它们还未被澳教育部门所采纳。

“中国移民是澳最大的移民群体之一,其母语多为汉语普通话,华人社区拥有庞大的资源。如果我们能把资源利用起来,就是一个双赢的局面。对学生来说,他们有机会与以汉语为母语的移民沟通交流,不再局限于教科书式的学习;而这些移民也能为社区服务作出贡献。”

米奇利说,对于普通澳大利亚人来说,学习普通话的理由是显而易见的。除了能获取更多商业与贸易机会以外,外语教育是在像澳这样的多元文化国家中构建社会和谐的最好方法之一。

近年来,随着中澳关系的发展,越来越多的中国人和中国企业来澳,学习中文也变得越来越热门。目前澳新南威尔士州、昆士兰州、维多利亚州和南澳大利亚州均设有中英双语学校。墨尔本大学汉语教育专家简·奥顿博士此前撰写的报告《培养澳大利亚人汉语技能》指出,2008年全澳有319所中小学开设中文课程,90740名学生学习中文。到2015年,全澳开设中文课的中小学增加到1030所,学习中文的学生达到172878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