街友们,大家好!每个周末的意大利艺术时间又和大家如约见面啦!华人街小编本周给大家带来的作品原作位于佛罗伦萨乌菲兹美术馆一楼,它的名字叫做——《长颈圣母》。
时也运也,小鲜肉变恐怖大叔的短暂一生
《长颈圣母》,这幅作品被认为是样式主义绘画的代表作。和同一主题文艺复兴高峰时期作品相比,其打破的是文艺复兴以来的精确比例与和谐原则,华人街小编拿出来两张最具有代表性的对比,帕米尔贾尼诺《长颈圣母》和拉斐尔《圣母圣子图》:
时也运也,小鲜肉变恐怖大叔的短暂一生
1)  人体比例被怪诞地延伸与拉长;
2)  加入了很多符号性但难于被解读的符号,如背景处的高圆柱;
3)  宗教的地位被严重拉低,如画面右下角的神的出现。

时也运也,小鲜肉变恐怖大叔的短暂一生
帕尔米贾尼诺(Parmigianino   1503一1540年)出生在意大利的北部名城帕尔马,哈哈,华人街小编最近真是频繁写关于帕尔马的文章哇,他是家中的第八个孩子,他2岁的时候,他的父亲就因为一场瘟疫而去世,在父亲死后,帕尔米贾尼诺(Parmigianino)由他的叔叔抚养长大。叔叔是当时一位谦虚的极具天赋的艺术家。在叔叔的熏陶下,也开始了作品的创作,18岁的时候,自己的第一幅作品完成了。

时也运也,小鲜肉变恐怖大叔的短暂一生
帕尔米贾尼诺曾在罗马住过数年,从罗马回到故乡帕尔马不久,创作了他的名画《长颈圣母》。在罗马,他必定认真研究过拉斐尔的作品,在《长颈圣母》中,我们可以感觉到拉斐尔般的优美韵味,但他将拉斐尔式圣母转化为新的类型。犹如象牙一般光滑的拉长了的四肢,有气无力,象征着一种美的理想,它与自然的距离,如同拜占庭人物与自然一样遥远。人物场景也是随意构筑的,一排巨大的圆柱,毫无目的地占据画面的中景,前面站着一位与圆柱不成比例的先知人物。画家似乎故意要打乱我们的期待,阻止我们用日常经验的标准去衡量画中的一切。在这个意义上,我们能够理解手法主义的含义了,它主要指一种“人为”的风格。“人为的”是一个中性词,而它的贬义就是“矫揉造作”了。然而,《长颈圣母》是用明显的“人为”风格表现了一种超凡入圣的完美视像。
时也运也,小鲜肉变恐怖大叔的短暂一生
为了追求优美雅致,又不遵循古典艺术的常规,画家帕尔米贾尼诺把圣母的脖子有意夸张拉长,恍如天鹅的脖子一般。他笔下的圣母还有瘦削的双肩、纤纤的细指、颀长的身材。甚至连小耶稣的身体、圣母身边站在最前面的天使的腿,都经过拉长变形,显得怪诞而不合常理。空旷的背景中立着无顶柱,干瘦憔悴的先知手持书卷站在柱下。

这一切有失常态的造型不是由于画家的疏忽,而是为破除常规而有意为之。油画《长颈圣母》中整个透视也显得很不协调,左边似乎以仰视角度画成,右边则更像在俯视角度下完成的。整幅画非写实的主观的色彩相当浓厚,这种“人造”的风格就是样式主义一词的本意。正是这一点,同今天的现代艺术有某些相似之处。帕尔米贾尼诺可以说是最早的“现代派”艺术家。

时也运也,小鲜肉变恐怖大叔的短暂一生
圣母子的题材是西方宗教绘画中常见的题材,中世纪艺术受到宗教的桎梏,艺术作品带有明显的宗教痕迹。但是文艺复兴以后,人文主义思想的宣扬,使得宗教绘画中对于圣母和圣子的描绘慢慢褪去浓重的宗教色彩,开始从一种高高在上的神的形象,走向了人间。帕米尔贾尼诺短暂而又丰富的一生集中于16世纪的意大利,这正是欧洲文艺复兴最为鼎盛的时代,科学的人体比例、透视关系已经逐渐的走向成熟,帕米尔贾尼诺作为一位极具天赋的艺术家,他从帕尔马到罗马,四处游学,能够有机会近距离的欣赏达·芬奇、米开朗琪罗、拉斐尔等大师们的艺术作品。帕米尔贾尼诺的既有学习大师的优势,也很难突破大师的程式,因此他在掌握科学的比例法和透视法的基础上,开始创造出一种更具个人风格特色的绘画。《长颈圣母》便是典型的代表,虽然这是一幅没完成的作品,但确实是一直延续着15世纪以来的科学地比例方法,运用网格线来实践完美的结构和比例。这样一来,虽是圣母的形象,却不再是高高在上的神一般的存在,而是遵循了文艺复兴以来的以人为本的艺术理念。这幅作品中,圣母那修长的身躯,温柔细腻的脸庞,宠溺的看着怀中的孩子。一位善良、美丽的母亲,取代了神圣庄严的圣母。她就像是一位普通的母亲,把自己的孩子抱在腿上,静静的看着怀中的孩子,圣子耶稣静静的躺在圣母的膝盖之上,一种温馨静谧之情跃然画面之外。透过温馨的表面,深入看一下画面中的人物形象,圣母和圣子都有着拉长的四肢,不太协调的身体比例并不符合我们现在的审美,但是这正是为了凸显出这幅作品的宗教意义,而不仅仅是为了作为装饰性出现。
时也运也,小鲜肉变恐怖大叔的短暂一生
帕米尔贾尼诺打破了中世纪以来绘画的很多传统的规则,比如裹在圣母头上的头巾不见了,中世纪常见的象征圣母高贵形象的光圈和背光也消失了,而是以优雅精巧的头饰代替。在《长颈圣母》这幅作品中,巴米尔贾尼诺运用夸张的手法将人物的比例拉长,但是又保留了拉斐尔塑造的圣母的鹅蛋般的脸庞和削肩的形象。圣母玛丽亚以一种半虚坐的状态出现在画面的中央位置。面容安详,轻歪着头看着怀中的圣子,脖子的比例也被拉长了就像一位高贵的夫人。纤长的手指一手拦着怀里的圣子,一手轻轻搭在胸前。怀中的孩子从面容上还比较娇小,但是四肢已经是与头部比例不太协调了。圣母的动作异常的轻盈,孩子好像要从圣母怀中滑落,但表现的结构又是那么的稳定,圣母纤长的脖子,宽松的衣袍,与横卧在怀里的孩子正构成一个稳定的三角形。圣母一脚踮地,一脚微微抬起,以一种坐的姿态呈现在画面总,但是从她双腿的弯曲程度,又很难确定她是要坐下还是要起身,总之是一种不太舒服的姿势,但是艺术家高超的处理技巧却让我们自动的忽略了圣母的姿态,而是将注意力转移到了她的上半身。她太美了,高贵优雅的头饰,鹅蛋的脸庞,撩人的手指,湿衣技法对于衣服褶皱的处理,微微突起的乳头,充满了感性的色彩,却也正暗示着圣母哺育信众的能力。 从纯美学观点,我们也许能从这个方面品味这幅作品,将其看做风格化的优雅行为。然而,我们的反应却完全被画作散发的不稳定感遮蔽。

时也运也,小鲜肉变恐怖大叔的短暂一生
这幅画的构图,确认这个世界永远在边缘徘徊的状态。但是作品的重点仍然是个矛盾,它引起的赞美,来自于丝毫没有减弱的不安感。在玛多娜的胸部下面,衣服皱褶构成一个尖角,还有非常微妙的曲线,在她的肚脐周围形成一个圆,赏画者因此而摇摆,摇摆在圣母的性感外表和画作本身的宗教目的之间。这幅女人的画像,被承受和传承圣道的教会平衡。蜿蜒的线条,既表现身体的曲线,又表现覆盖着身体的裙袍。画作中起伏的节奏,让陷于冥思的信徒不再迷惑,同时又提醒我们那险恶的,像蛇一般的恶魔,就潜伏在我们的生活中。

时也运也,小鲜肉变恐怖大叔的短暂一生
然而令人唏嘘不已的是,辗转回到帕尔马之后,帕尔米贾尼诺的心理落差很大,回想起自己在古典文化之都罗马的光辉岁月,再看看家乡满大街的小吃摊和成群结队的酒囊饭袋,更是难以抑制心中的愤懑。于是,曾经那个风度翩翩的少年不见了,出现在人们眼前的是一位胡子拉碴、未老先衰的失意青年。帕尔米贾尼诺和拉斐尔、乔尔乔涅一样,是短命的画家。帕尔米贾尼诺37岁离世。瓦萨里在《名人传》中曾记录,在帕尔米贾尼诺生命结束之前,他对炼金术着迷,整天沉醉于其中,竟忘了清理自己,“胡子满面,长发过肩,心不在焉,简直成了一个野人”,与衣装讲究的自画像中的画家判若二人。
感谢大家一直以来对于我们华人街的关注~!街友们,谢谢!!!

(华人街闲聊意大利版块原创编译:杨贤政先生,编辑:末代华侨,来源: 网络,图:网络,转载请注明意大利华人街:huarenjie00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