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海芬:

1987年吉林大学文学院中文系本科毕业。

现任泛欧国际传媒公司董事长、《法国侨报》社长、法国侨报俱乐部主席、法国华侨华人会常务理事等职。


钱海芬:讲好中国故事

2016年9月采访法国巴黎华人治安维权大游行(左一)

钱海芬:讲好中国故事       
       5月16日晚,钱海芬千里迢迢回到阔别30年的母校,以15年中国记者和15年在法生活的积淀,为吉林大学文学院的老师和同学们带来了一场题为《法国生活之我见》的精彩讲座。

讲座上,她态度温和、气质优雅,语言习惯中透露出她南方出生、东北求学、法国生活的丰富经历。

在当天下午,作为吉林大学法国校友会筹备组主要负责人,她刚刚结束了与张向东副校长的座谈,彼此交换了对法国校友会筹备工作的看法和意见。


钱海芬:讲好中国故事

与张向东副校长座谈





钱海芬,这位走出去的江苏宜兴人,曾担任《杭州日报》主任记者,浙江电视台驻巴黎特约记者,法国索邦大学客座讲授,并曾在欧洲最大华文报纸之一的《欧洲时报》和香港主要中文报纸之一的《星岛日报》法国公司分别从事过两年的记者工作。

2008年,她成立泛欧国际传媒公司,担任董事长,并在2012年“报业寒冬”论甚嚣尘上、报业断崖式滑坡席卷全球的时候,逆势而为,创办了中法文的《法国侨报》,关注在法华人的工作生活,并努力为中法文化传播搭建桥梁。

身上流淌着勤劳诚实的农民的血液,让她至今为止,即使身在法国文化区生活,仍乐于亲手种植蔬菜,并对自己栽培的香椿、韭菜等津津乐道。同时,中国法国工作30年,她的人生深入地与文化产业交织在一起,这是她当初离开老家江苏宜兴去吉大求学的时候没有想到的。

钱海芬:讲好中国故事

采访巴黎政治学院副校长


钱海芬:讲好中国故事 

吉大岁月

一小包豆腐干换一顿大餐

钱海芬:讲好中国故事

33年前的一天,一位眉目清秀的南方姑娘,带着一小包家乡的豆腐干,来到老吉大家属区的一栋小楼门前,准备拜访自己的老乡:著名化学家、教育家、中国科学院院士唐敖庆先生。年近70的唐敖庆先生热情地将这位小老乡迎进门,详细地询问了她学习生活的情况,并为她准备了一桌丰盛的大餐。

厚厚的眼镜片下亲切的眼神,一小包豆腐干换一顿大餐的场景让钱海芬至今难忘。

后来,逢年过节,她常常把其他江苏的老乡也带到唐先生家里,唐先生对大家总是客客气气,热情招待,宛如一位大家长。

后来,1986年,唐敖庆先生调任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员会首任主任,离开吉大。

1987年钱海芬毕业分配的时候没能当面与唐先生致谢告别,让她至今留有遗憾。5月16日,她再次回到母校的时候,特意到唐敖庆教学楼门前的雕像旁再一睹先生之风采,以示怀念和感谢,着实令人动容。

另一位对钱海芬的人生产生重要影响的师长是吉林大学北京校友会名誉会长贾玉亭老师。

80年代,贾老师时任吉林大学文学院中文系党总支副书记,对学生们的学习和生活关怀备至,在大家心目中很有威望。

“毕业30年了,我仍旧和贾老师保持着密切的联系,不论我和我的家人何时到北京,贾老师和家人们都会热情接待。贾老师也时常用微信跟大家分享正能量的信息,贾老师是我最尊敬的老师、最亲切的兄长。我也曾在索邦大学担任过中文教师,我一直想,做老师就要像贾老师一样,给身边的人带来温暖和善意。”

优秀的老师对学生的影响和帮助是一生的,在钱海芬刚刚有成立吉林大学法国校友会想法的时候,第一个请教的就是贾老师,贾老师作为吉大校友工作的专家,在校友会前期筹备和后期活动等方面都给予了她很多非常重要的建设性意见。

鸣放宫、理化楼、七舍、八舍……

老吉大的校友们都对这些标志性建筑念念不忘,年轻时候的故事让这些建筑有了声音,娓娓道来,在这无数个梦开始的地方。

“那时的时光很慢”钱海芬说。是啊,正如木心先生在诗中所写的那样:

清早上火车站

长街黑暗无行人

卖豆浆的小店冒着热气

从前的日色变得慢

车,马,邮件都慢

一生只够爱一个人

钱海芬:讲好中国故事


钱海芬:讲好中国故事 

敢破敢立

没有完美的个人只有完美的团队

钱海芬:讲好中国故事

多年前,离家独自北上求学的经历让钱海芬懂得了团体和合作的重要性,这种意识在她日后工作和创业的过程中都有体现。

1987年,她被分配到《杭州日报》工作,在从事了半年的夜班校对和排版工作后,正式开启了记者生涯。

1989年,钱海芬跟她老师陈勇合作采写的一篇描写引钱塘江之水疏通清洁大运河的报道《江河第一吻》荣获浙江省好新闻一等奖,这距离她开始跑新闻才过了一年的时间。

好学,勤奋,一直是钱海芬的人生坐标。

尽管初出茅庐的她陆续获得过很多新闻奖,但是她依然觉得不够。因为是中文系毕业的,没有系统学习过新闻,尽管她自学了当时她能找得到的新闻教材,但是依然觉得不够。听说浙江大学(当时叫杭州大学)为在职新闻记者专门开设研究生班的消息后,她第一个报名,利用业余时间,1995年--1997年,她边工作边读完了新闻研究生。

2001年,她采写的充满人性美好感情的《和我们的城站合个影》,又在众多媒体中脱颖而出,获得了浙江省好新闻一等奖!浙江省的新闻研究机构还就这篇文章专门做了探析。

后来,她特别跟报社领导要求,分别跑城建、交通、旅游等部门的新闻,有机会到香港、澳门等经济条件更为发达的地方采访,这些经历都极大地开拓了她的眼界。

1994年4月20日,中国实现与国际互联网的全功能连接。1998年3月31日中华人民共和国信息产业部正式挂牌,中国的互联网有了领导组织。互联网开始慢慢改变中国的政治经济和中国人的生活状态,也同样在改变着传媒业的生态环境。90年代的杭州,互联网创业之火已被点燃,就在杭州日报社旁边的一栋小楼里,有一个叫马云的人开始做网络。

1999年,杭州市决定筹建门户网站——杭州网。钱海芬受命挑起大梁,全面负责杭州网的筹建工作。她在到北京中新网、广州日报和深圳等地实地调研考察后,她建立了一个15人的团队。

网站建立后会不会对报纸形成巨大的冲击?这一个新鲜事物到底能存在多久?很多人心中都打着鼓,在报社领导的致辞、鼓励下,钱海芬发挥她敢破敢立的勇气和智慧,带着这个小团队从网站logo设计到网站字体大小再到网站框架搭建等工作,事无巨细反复琢磨,两年后,杭州网正式上线。其中,团队中的大部分至今还留在杭州网工作,已成为杭州日报报业集团的骨干力量。

2001年底,因为家庭的原因,钱海芬移居法国巴黎,在《欧洲时报》和《星岛日报》分别从事了两年的记者工作。《欧洲时报》和《星岛日报》当时是法国非常有名的两份华文报纸,四年的国外记者经历让她对“海外华文媒体”这个概念有了更为深入的了解。同时,她也在法国索邦大学做兼职教授,教国际经济系硕士生的学生们“如何和中国人打交道”的专题课,让她受益良多。

2007年,钱海芬与浙江电视台国际台开始合作,成为了浙江电视台驻巴黎的特约记者。因为合作的需要,2008年她成立泛欧国际传媒公司,公司刚刚成立时只有三人。

泛欧传媒发展到现在,已构建了包括报纸、杂志、电视、互联网及移动互联网的全媒体平台。然而,目前运营这些项目的工作人员也只有6人而已。就像钱海芬说的,没有完美的个人,只有完美的团队。现代企业讲求互利共赢共同发展。泛欧传媒的很多业务都采用外包的方式,与某一领域内相对较好的企业合作。在国内,她牵手《今晚报》创刊今晚报法文版,在法国,她积极联络当地侨团,保证《法国侨报》的出版发行。2017年3月8日,她又与看中文化产业的华商、侨领合作,顺利完成集团的第一轮融资。

钱海芬:讲好中国故事

向巴黎3区区长介绍法国侨报


钱海芬:讲好中国故事 

海外华文媒体

讲好中国的故事

钱海芬:讲好中国故事

2012年1月,在全球面临难以预期的报业寒冬的时候,钱海芬领导的泛欧国际传媒公司出版了中法文的《法国侨报》,在那儿之前的2009年,拥有27年历史的法国中文报纸《欧洲日报》宣布永久性停刊,惜别华人读者。华文媒体作为海外媒体中的“非主流”,确实承受着巨大的经济和社会压力。

钱海芬说,报纸的特性使其具有史料记载的功能,报纸将是后人了解今天社会非常好的载体。同时,《法国侨报》的法文名字是《Le pont》,Le pont是法文“桥”的意思,也是“侨”的谐音,她想表达的是,华侨也是中法友谊的桥梁。

“心中有阳光,何处不灿烂!”是钱海芬选定的公司的座右铭。

在钱海芬写的一篇文章中也提到,海外华文媒体应更有效地“说明中国”。因为海外华文媒体与中国有许多天然联系,最了解中国,应更全面准确有效地“说好中国的故事”,客观报道中国经济社会发展及其对世界的贡献,客观表述中国的正当诉求。置身西方文化与中华文化碰撞交融的大背景中,作为现代大众传播媒介重要组成部分的海外华文媒体,不仅肩负着将海外信息与中国信息互动交流的任务,更肩负着服务华侨华人的任务,发挥着沟通中外友好交往的桥梁作用。

就是秉持着这样一种理念,钱海芬将《法国侨报》办得有声有色。《法国侨报》是法国目前唯一一份中法双语报纸,发行量达到1.5万份,主要发行地区为巴黎,并通过邮寄延伸至里昂、波尔多、斯特拉斯堡、尼斯、戛纳等法国主要城市,覆盖读者群体超过10万人次。

除了对团队管理有方,并且能有效与侨团、国内媒体展开合作之外,报纸的内容才是报纸生存发展的根本。钱海芬主编的《法国侨报》深刻关注在法华人的生活状态,经常为在法华人的切身利益奔走呼喊。

2017年3月26日晚,旅法华侨刘少尧在位于巴黎19区的家中被法国警察开枪射杀。一时间,舆论沸腾,数千名华侨华人举行集会,人们手持寄托哀思的白色玫瑰,高举各类标语牌,呼吁“正义、真相、尊严”。《法国侨报》紧跟时事,制作“2017刘少尧事件特刊”详细报道了此事件的来龙去脉和广大中法人民对于事件的态度看法。其中,法国华侨华人会主席、著名温籍侨领任俐敏在活动现场致辞称:

我亲爱的同胞们:覆巢之下岂有完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