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国际

美国枪支暴力问题难解(深度观察)

美国是世界上民间拥有枪支数量最多的国家,占到全球民用枪支的近一半。枪支暴力是美国最严重的社会问题之一。根据美国“枪支暴力档案”网站的数据,截至7月10日,今年美国已有8934人死于枪支暴力,17060人受伤。“我们都知道枪支暴力事件后的‘典型循环’——大规模枪击,接着是愤怒,然后什么都没有。”反对枪支暴力组织“没有今天就没有未来”的联合创始人迪伦·莫里斯对美国政府控枪不力深表担忧。

“美国没有地方可以免受枪支暴力的影响”

美国“枪支暴力档案”网站当地时间5日晚公布的统计数据显示,7月4日美国“独立日”当天,全美共发生128起经核实的枪支暴力事件,导致58人死亡、133人受伤。

由于美国民众在“独立日”举行众多庆祝集会活动,出行人数大幅增加,每年的“独立日”前后已成为枪击事件高发期,引发民众不安。据美国媒体报道,芝加哥在今年“独立日”假期期间有11人死于枪支暴力,55人受伤。4日,在俄亥俄州东部奈尔斯市的一场聚会上,一名23岁男子被枪杀,警方随后逮捕了一名15岁男性;在克利夫兰市,一名10岁女孩4日遭枪杀。宾夕法尼亚州发生一起驾车枪击事件,导致一名19岁男子死亡和另外6人受伤。在马里兰州的托尼敦,一起因“路怒”引发的枪击事件导致一死两伤……

“独立日”之后,美国各地依然枪声不断。美国肯塔基州弗洛伦斯市警方6日说,该市一处私人住宅在举行生日派对时发生枪击事件,造成4人死亡、3人受伤。美国密歇根州底特律市警察部门7日表示,当日凌晨该市东部一个居民区发生枪击事件,造成至少2人死亡、19人受伤。

美国伊利诺伊州政策研究所近日刊文指出,2023年,平均每900名芝加哥市民中就有1人遭遇枪击,平均每5000人就有一人死于枪击。《美国医学会杂志·网络开放》刊发的一份调查报告显示,约半数40岁以下芝加哥人经历过枪支暴力,其中6.46%自称曾遭枪击,年龄中位数为17岁;50%称曾目击他人遭枪击,首次目击枪击年龄中位数是14岁。论文第一作者、剑桥大学犯罪学研究所博士查尔斯·兰菲尔坦言:“我们想过芝加哥人经历枪支暴力的比例会很高,但没想到有这么高,这一发现令人震惊且不安。相当一部分芝加哥市民可能因目击过枪击事件而生活在创伤中。”

美国预防枪支暴力的非营利组织“为每个城镇带来枪支安全”主席约翰·费恩布拉特表示:“一再发生的枪击事件提醒我们,美国没有地方可以免受枪支暴力的影响。”

“枪击事件的致命性和严重程度大幅上升”

枪支暴力是美国社会痼疾。去年3月27日,美国田纳西州纳什维尔一所学校发生大规模枪击案,造成6人死亡,其中包括3名儿童。《田纳西人报》在该枪击案发生一周年时评论说:“我们让孩子们更安全了吗?对不起,没有,一切都没有改变。面对令人震惊的枪支暴力问题,我们似乎没有采取任何有效解决措施。”

美国枪击暴力日益升级,一个重要原因是非法改装的全自动枪支数量激增。美国联邦政府部门表示,格洛克开关、连发阻铁等改装零件的大量增加,使普通人能够将合法购买的半自动枪支改装成攻击力更强的全自动武器,从而助长了枪支暴力。

美国酒精、烟草、火器和爆炸物管理局日前发布报告说,2017年至2021年间,美国警察部门收缴的改装装置数量增加了570%,枪手使用改装枪支制造了多起大规模枪击事件。美国《芝加哥论坛报》说:“美国枪支暴力正在发生致命转变,大容量弹匣和格洛克开关导致枪击事件的致命性和严重程度大幅上升”。

《田纳西人报》专栏作家凯瑟琳·威利发表文章认为,美国法律纵容人们携带枪支,这不可避免地导致枪支暴力一再发生。美国去年发生了656起大规模枪击事件,在田纳西州等枪支管控法律较为宽松的州,大规模枪击事件的发生频率更高,儿童被枪杀的概率比全美平均水平要高36%,“这是可悲的现实”。

美国国家医疗保健管理基金会指出,2018年至2023年期间,美国每年平均发生603起大规模枪击事件,而从1994年以来,美国鲜有针对枪支暴力的大范围联邦立法。英国广播公司的报道指出,“控枪议题对美国社会而言极具分裂性,民主党和共和党在控枪问题上的立场日益两极化。共和党一贯支持民众拥枪,而民主党则支持控枪。在当前美国政治极化背景下,双方更难妥协。”

“这场危机正在影响整整一代美国人”

美国凯撒家庭基金会网站日前刊文指出,枪支暴力是“美国最致命、最昂贵的公共卫生危机之一”。据美国国家医疗保健管理基金会统计,2010年至2020年期间,美国枪支暴力造成的死亡人数增长43%,给医疗保健系统带来沉重压力。《美国医学会杂志》上发表的一项研究报告估计,枪支暴力每年给美国造成5570亿美元的经济损失,占美国国内生产总值的2.6%。

弗雷德·古滕贝格的女儿杰米在2018年佛罗里达州帕克兰市道格拉斯高中枪击案中被害。古滕贝格在《美国残杀》一书中痛批枪支暴力是美国的“国家耻辱”,他说,与其他发达国家相比,美国的枪支暴力纪录令人沮丧,枪支法律改革本可以减少枪支暴力死亡人数,但政治因素阻碍了这一进程。

美国《国会山报》发表文章指出,枪支是造成美国儿童及青少年死亡的主要原因之一,美国每年有超过4000名儿童和青少年命丧枪口,1.7万多名儿童遭枪击受伤,据估计有300万儿童暴露于枪击事件之中。“无论是在学校、社区还是在家中,目睹枪击事件都会对儿童和青少年产生毁灭性影响,这场危机正在影响整整一代美国人。”

华盛顿公平增长中心的安德烈·戈博指出,美国枪支暴力泛滥的后果几乎渗透到美国社会的各个方面,从宏观经济、投资和商业机会,到个人与社区持续的心理创伤与负担。而控枪议题日益政治化,这从国会大厦中围绕该议题的激烈立法斗争中可见一斑。美国加利福尼亚州民主党联邦众议员贾里德·赫夫曼说:“枪支暴力是美国特有的危机,美国国会面对这一危机无所作为的态度是不可取的。”

(本报华盛顿7月10日电)

人民日报 记者 李志伟

【编辑:李润泽】